Scorpion

讀過傳媒,又修金融,皆不精通 目標是把個人簡介寫的有趣一些

我與歐洲(五):矛盾

最後一周上班,沒有更多新的工作了,百無聊賴的檢查表格的函數和幼稚到不行的代碼。不知道怎麼,做著做著就走神了,突然想算一下自己人生的比例。如果按照人生從16歲開始開始算,我在德國度過的時間佔了人生的50%,哪怕從出生開始算,在德國度過的時間也將近佔了人生的25%,這個比例,根據德國的股份公司法案(AktG)都可以作為少數股權履行否決權了(Sperrminorität),這數字算出來,連我看了都覺得不可思議。我今天不得安寧,思來想去,是什麼原因,讓一個很矮的小姑娘,不遠萬里,跑到一個平均身高至少比自己高二十幾三十公分的國家,一個人住了7年。最後得出結論,是陰差陽錯。

相比德國在我人生里佔的比例之大,工作在我生命里佔的比例實在是少。年近而立,拿得出台面說的工作經歷竟然只有半年,要是非要把什麼打工都算上,最多也就一年多些。一個在中學的時間都是玩樂過去的人,一個一直以來除了玩別的都不會的人,上學的時間佔了生命里的90%,非常矛盾。

我原本以為離職我是不會傷感的,畢竟因為一些特殊原因必須回國一兩個月,接下來有的忙的。而且我在一個行業對口但是專業並不對口的團隊裡,又是外國人,語言雖然交流還可以,比起本國人還是差別太大,能做的實在有限。但是一些關係不錯的同事一直說,你走了太可惜了,如果你必須回國也一定也能找到很好的工作,你在德國畢業,又在這裡實習,根本不需要擔心。歐洲慣例,加上我早就開始不要臉了,毫不謙虛的說了謝謝。然後回頭心裡都會嘀咕,德國的競爭跟中國的競爭根本不是一個數量級的,還是不能太自信。

回望這7年,確實是沒想到的。首先沒想到的就是,當時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覺得,大概我會認識一個人(甭管是哪國人),然後戀愛結婚在國外定居。雖然出國前是痛下了決心好好學習的。看著一起學德語的同濟復旦的學生,談及自己的學校,哪怕是正在批判也隱約的帶有自豪,實在是羨慕,我也想擁有。因此也料想了肯定會單身一段時間,但是單身這麼久,確實是人算不如天算。然而,我到現在都沒有 「讀了一個名校,並且有不錯的成績,跟人聊天的時候無意中提及的那份自豪」 帶來的體驗。

其次沒想到的是,是特別想在歐洲認識一些香港或者台灣的同學,跟他們聊一聊。在遙遠的他鄉,敞開心扉,摒除成見,從文化到政治。沒想到,連中國同學都沒有,一開始,邊上除了德國人,就是歐洲人。從東德搬到南德,完全不曾涉及那些稍微國際化一點的北部城市諸如漢堡,杜塞。尤其實習的半年的時間里,深深感受到套著資本主義外殼的社會福利主義國家的巨型集團實在是太有錢了。雖然工作壓力不會因為員工福利好而得到緩解,德國人開會吵到臉紅耳赤依然是永恆的日常(相比之下其他國家的人不會這麼針鋒相對),項目預算永遠是不夠的,steering committee做report依然是被罵到狗血淋頭。但是作為微不足道的實習生,比起一直聽說的996,中環和華爾街又都住在機場,甚至只和本地中小型企業里相比,這裡的工作日常實在是太人性化,太舒服了。無可奈何之下,也沾染上德國人的一些習慣,準時下班,按時休假,上下級差異不大,還有bürokratie(bureaucracy)。也曾想過利用最後時間申請內部職位,留下來。

但是離職的倉促,都來不及細想,也是始料不及。但是我又想,其實也並不是這麼不可預料,我的性格,好像並不太適合德國,更不太適合這種「德式國企」的生活,食之無味,棄之可惜。這段時間里,經歷了不少只有獨自生活才能遇到的事情。焦慮,也抑鬱,也大悲大喜,最後焦躁不安的性子被歐洲總體平緩的節奏滋潤,今時今日與自己和解,實在心存感激。但是我也懷念燈紅酒綠,紙醉金迷,比起不需要奢侈生活的德國人(因為他們的社會環境足夠奢侈了),我畢竟不是他們。

文化烙印這種東西,你不得不接受。除非作為主體的個人願意從原生文化里(完全或者大部分)獨立,有意識的往另一個文化靠攏,否則你永遠是亞洲人。我並不討厭這種身份和文化,也談不上獨立。並且,我感受到的文化里,還有非常多,以前我認為人人如此,現在才愈發覺得珍貴的東西。例如,因為粵語的緣故,比起普通話,我更喜歡「方言」,就算聽不懂也會想多瞭解。又例如,我首先是通過tvb接觸的社會和政治制度,在非常年幼的時候甚至追問我媽,為什麼我們遇到不滿不能像香港一樣遊行(當下來看,啼笑皆非)。再例如,我從小就處在一個跟同學們高談闊論政治問題的環境,從香港回歸,到南斯拉夫大使館,再到911,童言無忌,甚至中了幾分。雖然接觸了非常多香港的東西,18歲以後,卻一直往北方跑,現在普通話說的比粵語還流利。我好像一直都在撕裂自己,最後成了一個矛盾體。

最近看到內網和外網上雖然完全相反的,但都愛恨分明的情緒。現在比起童年那個指點江山的自己,更接受了complex而不單純是complicated的人生,許多事情,不是單獨個人或者幾個人從某幾個角度能說清的,於是更難作出判斷和評價。想起曾經那些在課間的高談闊論和想要改變世界的勇氣,又是怎麼都生不出一絲反對。這大概也是矛盾之一,但是慶幸的是,這陰和陽已經不會經常起衝突了。

我與歐洲(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