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pion

讀過傳媒,又修金融,皆不精通 忙時觀察社會,閒時探索內心 目標是把個人簡介寫的有趣一些

思想碎片(4):应对焦虑的n种方式

發布於


内卷

赖床的时候读了澎湃新闻对项飙教授的一篇谈「内卷」的采访(非常推荐感兴趣的大家也去读一读)。因求职的缘故,最近频繁的跟人交流,也就频繁的听到这个词,不管是已经工作很久的人还是刚毕业的学生,甚至是面临专业选择的大学新生都挂在嘴边。我也不得不,甚至非常乐意的琢磨和思考这个词,尤其是在这个趋势已成定局不能被轻易改变的情况下,对个人来说,有没有什么能突破和改变的地方。

项飙教授对这个词的见解,以及对这个语境下所涉及的人表现出的人文关怀,远超大部分我读过的文章(这么作对比的时候,我感觉到这也是一种「卷」,项飙教授的视角自然是特别值得思考的,其他人的观点,虽然看起来稍嫌苛刻,但是也是众多的哈姆雷特之一,不应该轻易忽视。然而我依然采用这种说法,只是为了表达对他的观点的认同,以及因为他温柔的视角对我个人的焦虑有极大的舒缓作用)。他在采访中提到,与原本在人类学中指「一个社会因缺乏经济意义上竞争,没有发生量变到质变的突破,特别是说没有从一个农耕社会转化为一个资本主义经济」的的含义不同,现在大家对这个词的理解和使用虽然也有走进死胡同的含义,但是其工作原理却是「一个高度耗能的,不允许失败和退出的,高度一体化的竞争」,他认为,在中国这个语境下,是群体压力造成的死循环,因为别人都这么做,所以你也要这么做,甚至做得更好,带着有一种有意的或者是无意识的竞争或者攀比在里头。

回看过去的经历,反思自身,也在思考这段时间的求职经历究竟哪里让我感到不舒服:其一,那些类似去了一所好大学,进了一个好公司这样的「荣耀」带来的夸奖和喜爱,坦率的感到开心的同时,也要意识到这可能是因为符合社会的评价标准,不应该过度的沉溺于其中,尤其不应该为了符合这些标准做不利于自己的选择。其二,自身和这些社会评价标准产生冲突的时候,尤其是当身边可信的人也无意识的用这套标准去判断你的时候,保持清醒的大脑和觉察能力,就不会把自己置于完全不利的状态。其三,在面对他人的痛苦或者平时说话思考时候,更应斟酌说出来的每一句话中有没有无意识且无意义的竞争。一方面造成对他人的二次伤害,另一方面也加深我们对这个评价体系的认同,当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就更加苛刻的对待自己。如履薄冰的时期,稳定的清醒和冷静的判断力是我们的武器。

亲密关系和女性主义

由于疫情的缘故,原本以为在全球化的浪潮里地球村的理想早已实现,其实路漫漫其修远兮,对亲密关系而言是更大的一个挑战。以为找到了亲密对象,又不得不面对这个状态,最后彼此冷静下来逐渐减少联系,才发现自己已经可以这么理性,更加促使我思考作为女性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的亲密关系会面对什么样的景况。

大概是身边的朋友一直在家庭主妇和职场达人之间自由切换,我理想化的认为社会角色的切换是能「轻松」做到的。最近深刻的体验到国内社会对女性和年龄的不友善,突然意识到自己过于天真,这种切换并不是靠个人努力就能做到的,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不可能的。无意中看到有姑娘抱怨男人希望「女生照顾家庭男人征战世界」的陈词滥调,突然想明白了我之前在思考家庭主妇的问题的,基于一个错误的假设,推导出一个错误的结果。

家庭主妇的存在本身是没问题的。有问题的是当一个社会把照顾家庭大部分责任安排到女性身上,男性没有被教育或要求承担家里诸如照顾孩子一类的事务的时候,这个家要不然就完全不属于男人的,「家」于他而已只是一个睡觉的地方。要不然就是女人为男人创造的休息场所,于女性而已,「家」是工作场所,在其中难得安宁。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这都是一个从属关系,而不是共识之下彼此协助合作的关系。而在国内的大环境下,经济能力依然是自由的的唯一保障,那么掌握家庭经济大权的人自然掌握更大甚至全部的话语权。当女性选择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成为家庭主妇,除非双方已经摆脱这个原生环境的影响,否则就是死路一条。昨天不由得感叹,每个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成人的姑娘都应该庄重宣誓,「誓死不放弃能让自己独立生活的能力和权力」。亲密关系在这样的角度看来,是协作,也是战争。

1 人支持了作者

思想碎片(1):兵荒马乱的生活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