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pion

讀過傳媒,又修金融,皆不精通 忙時觀察社會,閒時探索內心 目標是把個人簡介寫的有趣一些

思想碎片(2):那个30岁就死去的年轻人

發布於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臧克家

她小时候是绝对叛逆和极具反抗精神的人。母亲有一柜子的书,也不阻止她买书,更不限制题材,迷信开卷有益,而且学习是整个家庭里唯一毫不犹豫就会支持的事。在两千块还是一笔巨额的年代,母亲觉得音乐能养人,不顾父亲的反对给她买了个电子琴,把她扔去学琴。她自然是不情不愿的,练琴极其枯燥,一个小时画乐谱,两个小时坐在黑白键盘前不停的犯错,老师拿一根棍子,弹错一下啊就敲一下手背,如果老师的儿子不是一个年龄比她大上许多的大男生,在休息的时候会陪她玩,讲很多有趣的故事,她可能会忍不住哭着跑回家。后来上了初中,班上有一个女生钢琴十级,某次音乐课之后坐在闲置的钢琴前随便来了一曲,本是平平无奇的女生突然受到全班的关注。她在一旁看着,回家莫名其妙大哭了一场。母亲不知道怎么回事,在一旁干着急。她不敢说,第一次尝到那个叫做“后悔”的滋味,羡慕别人的才华,并且知道因为自己懒,错过了一个机会。但是她不知道,在整个人生里,她会不断的尝到这个滋味,并且付出沉重代价。

母亲是极其爱她的,尽管爱的表达方式不如人所愿。父亲是一个自私却不算坏的人,至少对她来说。她的童年,虽然和别的,原生家庭在表面上非常完美的朋友们不同,后面想起来,也并不坏。但是她那会儿还不太懂。她看很多书,情绪感受力极强,屡屡把自己带入悲惨的角色,不是被父母抛弃,就是特别年轻的时候在厕所里发现自己怀孕。她在被子里偷偷看这些书,也尝试写一些文章,被老师当作范文之后,便更喜欢读这些书。她也看其他的书,尤其爱看十万个为什么,她太好奇了,她想去宇宙看看,仿佛挣脱不了茧的蝴蝶,但是她又讨厌蝴蝶,她讨厌她自己。

整个童年,她激烈的与母亲争吵。后来想起来,她是在争取一个清晰的边界,一个不被母亲侵犯的边界,她想做一个独立的人。但是那个年代的家长,通常把孩子当作自己生命的延续,当作自己的一部分,她当时没理解这个矛盾。

第二次“后悔”的滋味,是在文理分科后。她想选理科,家里人觉得女孩子学理科会很吃力,而且本来成绩也并不算好。她没有往外说,她有一个秘密:特别害怕自己的妈妈死去。她的家庭没有任何宗教背景,但是很长一段时间,她每天晚上都会对着窗前的月亮许愿,在胸前画十字,希望妈妈不要离开自己。所以她想学医,可是她不太了解,学医需要从小就很努力,在长辈看来,当时她的成绩实在是不允许这样的任性。她挣扎了,甚至绝食禁言了一个星期,最后放弃。

后面的人生,看起来风平浪静。考上了一所大学,学了不反感的科目,在这个科目里寻求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终是觉得差点什么。她迫切的想离开,现在看来,这是很多悲剧的开始,心比天高的人通常活得不太好。她与很多人恋爱,都是各种意义上的“社会精英”,究竟是爱上那些人本身,还是由于虚荣心被他们身上的光环所吸引,她当时不太了解。

突如其来的改变,是不知道怎么来的一个离开的机会。她确实是很聪明的人,一直有自己的想法,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并暗下决心,这次要抛弃所有的虚荣心,要试试靠自己走。然后经历了很多事情,抑郁过,挣扎过,和自己和解,和母亲和解。不能算是顺利的,只是她天真的以为,如果不像小时候一样偷懒,为了三分闲暇逃避困难,人生就会好过得多。她就能站在那些“社会精英”面前,自豪的,与他们平视,不再自卑,当然,某种程度上,她做到了。另一种程度上,她失败了。

她觉得啼笑皆非。站在这个位置上,明明她已经相当平和,甚至能理解很多过去不能理解的东西,不再把斗争挂在嘴边,却好像回到小时候,而且这次是与社会为敌。她的性别,年龄,种族带来的长相和身高,都在与这个社会对抗。社会说,我不接纳你。她说,可是我就是这样,我觉得你错了。

她想起那句写给鲁迅的话,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

思想碎片(1):兵荒马乱的生活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