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

楚囚。

疫情观察 - 美国疫情反弹

發布於

在持续关注了三个月的疫情后,一场突如其来轰轰烈烈的BLM运动,让我感到有点身心俱疲。因此这阵子也没有那么上心了,毕竟当你意识到,每天数以万计的感染,几百上千的死亡,对于一个国家其实都不如政治斗争来的热情,你一个局外人还着什么急呢。如果说我还保留着一点克制的关注,那也更多的是为了一种观察的需要。

BLM已经暂时告一段落了,只有一些左派依然翻出警察的陈年故事来提醒人们美国的执法者有多糟糕。但川普和他的支持者却也没闲着,竞选大会重新启动起来,几百上千人聚在一起共享自由的喜悦,几乎没有一个人带口罩,social distancing也仿佛已变成一个历史名词。这就是为啥很少见右派攻击左派搞运动传播病毒了,因为他们更可能在传播病毒(而不是控制病毒)上是一对竞争对手。

https://www.npr.org/2020/06/23/881641178/after-disappointing-tulsa-rally-trump-campaign-moves-to-arizona

不过目前看大规模户外聚集活动对病毒传播趋势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这种举动的示范效应,对人们警觉心理的涣散作用却是可以想见的。不知道是凑巧还是真有某种联系,美国的感染人数和检测确诊率在五月全面reopen之后其实是呈缓慢下降趋势的,到了六月的第三周,多数州却观测到了明显的反弹。考虑到民众自觉social distancing是控制病毒最好的武器,感染率在下降后反弹,当然不是什么神秘事件,只能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放松了警惕。既然所有的政客都在鼓动大家上街和聚集,那平时战战兢兢的还有什么必要?该吃吃该喝喝,该开的Party也开起来……

全球的疫情在经历几个月的稳定后再次极速攀升,除了美国,南美和南亚似乎突然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短时间控制疫情看来是一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此很多人认为北京最新疫情数据不可靠,似乎要出现第二个武汉才正常。虽然我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度很低,但基于几个月来的认识可知,控制疫情其实并没有那么难。前提是作为一个整体你愿意拿出多少来牺牲。中国人的牺牲是可以无限被党国挖掘的,而韩国的经验日本的经验台湾的经验甚至欧洲的经验表明,只需要每个人自愿献出一点自由就可以了。

美国欧洲每日新增感染趋势 /CNN

如果少数人不愿意这么做,那么就强制他这么做。这就是政府该干的事。现在纽约州疫情基本控制了,南部和西部各州却在暴涨,州长Cuomo考虑对外州来人实施强制隔离。一些网民在怀疑这不可能。有人举例说中国就是这么干的,得到的回应是极权主义才这么干。然后就有人列出台湾也是这么干的,澳洲也是,新西兰也是……这些人似乎忘记了他们的开国大佬汉密尔顿说过这样的话:

明智而热情地支持政府的权能和效率,会被污蔑为出于爱好专制权力,反对自由原则。……(但)政府的力量是保障自由不可缺少的东西。……

软弱无力的行政部门必然造成软弱无力的行政管理。而软弱无力无非是管理不善的另一种说法而已;管理不善的政府,无论理论上有何种说辞,在实践上就是个坏政府。

(《联邦党人文集》,转引自包升刚《政治学通识》)

美国新增病例趋势(颜色区分不同区域)来源:reddit网友bgregory98

当危机来临时,需要民众让渡更多权利给政府,政府则责无旁贷的妥善利用这种让渡。但是遗憾的是,这两种条件在美国都没有很好的表现,致使整个群体深陷泥潭,难以脱身。当然,这是从外人的角度得出的结论。至于当事民众怎么看,我也无从体会。一个美国同事,在家上了三个多月的班,高兴的告诉我们下个月准备休summer vacation,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