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5 篇作品累積創作 32770 
木田

寒夜裡的孤星淚

某夜,發現自己身處黑暗的街頭,聽到某一大厦中有一單位傳出女孩的哭聲,哭聲很淒厲,我立刻跑上樓,努力找哭聲來源,在樓梯轉角,看到一位滿身傷痕的女孩,卷曲踎在地上,不停說哭著說:「嗚…嗚…我…我唔敢…唔好打…嗚嗚……」我立走上前想抱起她,發現她已昏倒,我高聲叫:「妹妹!

2
木田

花開花落

洋紫荊聽到窗外蟬鳴,提醒初夏已到了,走到花園中,看到春殘花落,舖滿地上,被踐踏被摧殘,怪不得黛玉要手把花鋤葬花!試問誰憐惜曾經絢麗無比的花兒,當盛開時遊人讚賞不已,拍照不斷,當花鈿委地無人收時,便落絮紛飛,散落溝渠、散落槽底,變為殘花化泥塵!

15
木田

書展後記二

書展 疫情在十一月中旬反彈,最高紀錄達過百宗確診,書展只好延期至一月,一月疫情仍然嚴重,於是再延期至過農曆新年後。幸好疫情穩定下來,便決定在2月20日開始,一連四個周六舉行。事前一天早早到圖書館佈置場地,張女士等花心思把場地佈置得更吸引,原先估計參加導賞者不多,所以按計劃導賞只開兩場,每場最多十人。

15
木田

書展後記一

書展結束後兩星期,忙碌過後,曲未終時人未散,後續工作仍在繼續。我們一眾工作人員,包括十數位義工還在總結是次書展。書展最後一天的擁擠情況還歷歷在目,場內人頭湧湧,場外長長人龍在排隊,在球場繞了一圈,有人訴說等了一小時還未進場。不管是高層人員,或是籌劃者之一的我,也出乎意料之外,竟然這樣受歡迎。

5
木田

歡樂年年?

臨近農曆新年,電台照慣例播賀年歌曲,前天聽到一首耳熟能詳的一首《歡樂年年》,唱者是上一代電視紅人鄭少秋、汪明荃。歌曲雖以熱鬧為主,配有鑼鼓等樂器,旋律頗為動聽,以粵語唱出,既有傳統廣東小調味道,也有風雅的韻味,俗語所說是很「襟聽」的賀年歌,是繼《王小二拜年》後一首令我喜愛的賀年歌。

30
木田

疫境/逆境

可怕的新冠病毒自年初至今新型肺炎肆虐差不多一年,這年來香港所發生的事,苦多樂少,一波又一波的疫情,似乎看不到盡頭。最令港人擔心還不是病毒來無踪去無跡,而是國安法的實施,這是有形的鋼刀,放在頸項,動輒得咎,各大專院校的教授們,大都像患「失語症」,對這威脅港人之惡法隻字不提。

9
木田

十年生死兩茫茫

母親溫柔的手牽著我的手不經不覺母親離開我已十年,回想十年前大除夕的早上,那天天氣特別寒冷,清早收到女傭姐姐電話,說母親沒反應,我請她立刻叫喚救護車。我便乘的士往醫院。家住新界,距離母親住處頗遠,心急如焚的我,總覺的士司機駕車特別慢,不停地說:「我趕時間,可否快些?

14
木田

從教育局長的「偉論」想到離經叛道者的創意思考

可以發揮無限創意的小朋友最近教育局對一名老師打壓,以最嚴厲方式懲治該位老師,就是用停牌手段使老師終身不能再涉足教育界。一眾教育高官在記者面前說該位老師甚麼有意地、有計劃地、有預謀地把港獨思維帶校園,荼毒孩子……等之類的「偉論」。現先不談那些教育官,有沒有以客觀的態度,審視那位老師所得到懲罰是否合理。

10
木田

電影《花木蘭》雜談

動畫電影《花木蘭》今天網上熱談近期上映的真人版《花木蘭》,我未看過這電影,不敢評論。現在談卻是1998年上映的動畫片《花木蘭》。導演是班‧克洛夫特,貝瑞‧庫克。電影中所呈現的中國文化場景是出於美國人對中國的想像。我相信廸士尼公司有做調查,但始終出於自身文化的判斷,對中國人的描述,失實之處多不勝數。

13
木田

讀《中國學人》發刊辭〈說學術研究之歷程與其成果〉有感

六期的《中國學人》期刊為了出售《中國學人》要寫一段關於只出了六期的期刊簡介,便把唐君毅先生那篇發刊辭〈說學術研究之歷程與其成果〉讀畢。那篇文章的副題是「學術之顯與晦與當前中國學術研究所處之時代情勢」。這刊物創刊於1970年,那年國內正是文化大革命期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