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雲

「孤獨感使人擱淺,連結是救贖,我們都是命運共同體」 閱讀|電影|歷史|語學|生活|流行文化|國際時事 https://ko-fi.com/sarenechan 如你願意支持我繼續努力,可以請我一杯茶🍵 Patreon, Medium, 方格子同步更新 @sarenechan14

《梅克爾傳》書摘

讀她的故事,明知道她的際遇和手段都不能輕易被複製,卻還是設想着效法她的氣度和視野。要是說她最讓我欣賞也最有共感的優勢,就是她願意為了崇高的目標,把自我放在一邊,而權力只是成就信念的手段,所以不會沈醉在手執大權的氛圍。在任何時代,這都是難能可貴又不可或缺的才能。因為權力使人腐敗,再微小的權力,都有令人自我膨漲的可能。懂得謙卑,同時不畏懼爭奪權力的骯髒,對矢志爭取自由民主的香港人來說,很值得學習吧。

近來友人問我讀了甚麼書,我都會說前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傳記。這陣子讀的書也不算少,但得着最深的,必數《梅克爾傳》(台版譯名)。作為女性,能在傾向父權及保守的政壇平步青雲,引領德國擠身高度發展國家的行列,更成為歐洲以至全球的模範,其智慧和毅力可見一斑。

讀她的故事,明知道她的際遇和手段都不能輕易被複製,卻還是設想着效法她的氣度和視野。要是說她最讓我欣賞也最有共感的優勢,就是她願意為了崇高的目標,把自我放在一邊,而權力只是成就信念的手段,所以不會沈醉在手執大權的氛圍。在任何時代,這都是難能可貴又不可或缺的才能。因為權力使人腐敗,再微小的權力,都有令人自我膨漲的可能。懂得謙卑,同時不畏懼爭奪權力的骯髒,對矢志爭取自由民主的香港人來說,很值得學習吧。

謹在此擇錄書中特別有意思的段落。


執政能力

梅克爾為何能有這樣的成就?她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答案就在她的出身。能在警察國家活下來,不被極權暴力摧毀,其實已是一大成就。這也可解釋梅克爾個人和政治上的韌力。
「我從結果開始思考──從期望的結果,然後逆向進行……重要的是,在兩年後能得到什麼樣的結果,而不是我們明天會在報上看到什麼。」
德國民眾對自己的總理大為激賞:她深藏若虛、不喜歡表現自我、不會裝模作樣、勤奮不懈,真正在乎的是取得結果,而非功勞。
她和多數政治人物不同的一點是,她是情感獨立之人:她未曾像柯林頓或她的前任施洛德、柯爾那樣渴望人民的愛戴。這位現代史上最有權勢的女性完全可以安心地做自己。她從未對權力上癮,以後也不會懷念掌權的日子。即使現在全世界注目的焦點已轉到她的繼任者身上,世界舞台又有一批新人上場,她也不會若有所失。

權力

為了實現她的服務目標,梅克爾很早就知道她將需要權力,而她不認為權力是骯髒的字眼。她解釋說:「權力本身並不是壞事。權力是必要的。有了權力,你才能去做一些事情。如果我想做某一件事,就需要合適的工具;也就是說,需要一個團體的支持……權力的反面就是無能為力。如果無法執行,再好的想法都沒有用。」

她在一九九五年召開的一場新教教友大會中解釋道:「最困難,也最重要的就是……愛。如果你讀聖經,讀約翰福音,發現經文中並未提及愛是富含感情的話語,而是告訴我們,愛是實際行動。這種愛是無條件、無畏的。愛是服事。」關於她個人和政治生涯的世界觀,這是最明確的表述。
「如果你愛自己、相信自己,了解自己,你才能具備愛的能力,也才能去愛別人……只有當你清楚自己是誰,才會有愛。」

信念

當時的美國財政部長鮑爾森對默克爾的評價:
「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女人:尋求共識,深藏不露,但是有堅定的信念。」

平權

她自己對抗性別歧視最強大的武器就是獲得成功,然後刺激別人一起努力。不管是領導或其他方面,她都不會利用自己的權勢和名望迫使別人接受自己的觀點。
梅克爾最重要的生存機制就是冷靜超然,不會被感情左右,能客觀地看待政治,把自我擺在一旁。


中國

中國隱匿新冠病毒最初在武漢爆發的消息,她並不像其他領導人那樣驚訝。她很清楚,控制消息、否認壞消息是一黨專制國家的作法。
中國不會走上民主化的道路──這一點再明顯不過了。

特朗普

至於華盛頓吹來的邪風,除了表示驚愕,她別無他法。這個狂暴的時代不是她選擇的,她也不會為了適應這個時代而放棄自己的核心信念。
她從不對他說教,避免提到太多事實讓他招架不住,並且用低調的方式解釋給他聽。她保持冷靜,真的不耐煩時頂多翻個白眼。她知道怎麼應付動不動就用言語轟炸別人的男人。她像馴獸師,用低沉、沒有起伏的語調跟川普說話,先用英語,然後用德語。
川普嫌英國首相梅伊「呱噪」──因為她喋喋不休、百般討好他──但他說他可以「一整天聽梅克爾說話。」

普京馴獸師

普亭活在一個幻想的世界裡,周遭都是小人,只說他愛聽的話。他會誇耀說他接到來自白宮的電話。」
通常,前半個小時左右,她會靜靜地聽他發牢騷,訴說西方對俄羅斯的打擊──有些是真的,但大部分是他想像的。梅克爾了解普亭需要發洩。等他講得差不多之後,她會告訴他:「弗拉基米爾,聽我說,世界上其他國家不是這樣看事情的。這樣不會對你有利。」
然而,他的虛張聲勢是梅克爾應付得來的。德國駐華盛頓大使哈珀(Emily Haber)觀察梅克爾的談判方式,說道:「她用最簡單、幾近幼稚的語言重述對方的話,讓對方的戲演不下去。普亭滔滔不絕地講述他的『國家利益』或『過去的怨恨』,梅克爾則把他方才說過的話化約成三言兩語,如此一來,他的話聽起來就沒那麼冠冕堂皇。」她的目的是讓對手說出自己到底想要做什麼,去除多餘的詞藻,才能好好談判。

移民

梅克爾素來喜愛歷史,必然很熟悉另一個閃亮的夏天。一九三八年七月,美國總統羅斯福召集三十二個國家在日內瓦湖畔、著名的法國溫泉小鎮埃維昂(Évian)討論如何處理從希特勒魔爪逃脫的德國和奧地利猶太人。最後,他們決定袖手旁觀,讓數百萬猶太人死在納粹手裡。梅克爾下定決定,她絕不容許歷史重演。

挺身而出

對梅克爾來說,用話語煽動人心是一種危險的天賦。她堅持用直率的溝通方式,不僅只是她缺乏口才,而是因為許多德國人對希特勒那慷慨激昂的演講記憶猶新。
對她這樣的語言懷疑論者又不善言辭的人來說,用話語去激勵別人當然不是一種自然的模式。但民主需要有人出來擁護、捍衛,安格拉.梅克爾只得挺身而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