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雲

「孤獨感使人擱淺,連結是救贖,我們都是命運共同體」 閱讀|電影|歷史|語學|生活|流行文化|國際時事 https://ko-fi.com/sarenechan 如你願意支持我繼續努力,可以請我一杯茶🍵 Patreon, Medium, 方格子同步更新 @sarenechan14

讀書筆記:許寶強《回歸人心:極權臨近的香港文化經濟學》

發布於

《回歸人心:極權臨近的香港文化經濟學》(簡介及試讀可按此)一書成書於2018年,在今天急遽變化的社會政治環境,極權已成為現實。不過,現實歸現實,我們卻未必能夠準確認識我們的敵人、極權主義的本質。正所謂知己知彼,通過許寶強老師平易近人的筆觸,讀者可以了解到門檻較高的社會學、政治學學說,配以香港的實際情況作分析,反思社會現狀和我們的生活方式。

書中分成四大部分,先闡述一國兩制之死與人心「回歸」中國(中共)的現狀,接着分析民主政治的衰落與極權政治的崛起,然後講述香港奉行「新自由主義」製造出貧富差距的問題、卻把問題推卸在綜援等福利養懶人,最後指出民間社會自我保衛的可能性。

個人對極權政治的部分感受頗深。書中引述了著名思想家、提出平庸之惡概念的 Hannah Arendt 所分析的極權主義特性,包括:

極權主義不執着特定意識形態

  • 就像極權國家奉行的所謂共產主義,實行上不過是為當權者服務的資本主義。意識形態對當權者並無意義,能有效維繫管治、維繫既得利益的,就是好的意識形態。

極權主義實行現實政治,為求「勝利」(包括任何形式的勝利),可以不擇手段、前言不對後語,故必然反智、反道德

  • 口交部的發言、以至五毛和小粉紅的出征,就完全印證了這一點。為得到口水戰的勝利,他們可以違反一切邏輯及理智,自說自話而自得其樂。所以跟反智的人談理智、無道德的人談良知,是不可能成功「感化」他們的。但是,為了保持理智和理智,也為了吸納更多人加入抵抗極權,我們必須堅持對荒誕現實作出批判,鍛煉自己不要變得麻木。

如果有具體政治計劃,就意味有黨國以外的權威,故極權政體不可能有具體政治計劃;假如有確切的政策、意識形態,就會阻礙被管治者的絕對服從

  • 換句話說,當有具體的政治計劃,人們就會把計劃內容當成標準去行事,評估實行政策是否符合計劃。於是,假若黨國領袖的言行跟具體計劃有任何出入,民眾就會意識到矛盾之處,繼而批評領導,而領導的話語就不是管治的最高標準。
  • 由此可見,在極權底下爭取政改框架,注定徒勞無功、自欺欺人。

任用傻瓜和騙子,這是對忠誠的最大保障

  • 傻瓜不會威脅到最高統治者的權位,騙子不可能得信於人,無怪乎當權者全是不諳世情、毫無管理智慧、良知泯滅,甚至有反社會人格障礙的人了。
  • 這也是具有學識和政治智慧的建制派,永遠也不可能當特首的原因。但是,假如我們同情和相信這些腦袋正常的建制派,甚至一廂情願把他們當成手足,愚笨無知的就是我們了。

極權底下,不可能有法治。因為具體而公正的法律條文,正如具體政治計劃一樣,會威脅到統治者的權威。可是,法治無論死或不死,我們都需要捍衛法律、憲法的合理性。書中引述曾因批評極權政府而入獄四年的捷克思想家哈維爾,指出「把法律看成只是一個偽裝,沒有可靠性,因而不屑向它訴求,實際上只會使法律作為偽裝和官樣文章的性質變本加厲,默許法律成為假象世界的組成部分,令那些利用法律佔便宜的人,可以從容地享有這種藉口。」

就像法律列明了被捕人士有權找律師、未滿16歲或精神上無行為能力者應在成人陪同下落口供等,儘管有人自立為王、無法無天,並不等於我們該接受這個荒謬的現實,我們仍應按法理據理力爭。捍衛法律的行動,仍然值得尊重和支持。


最後,書中指出,政權把人性改造成只顧賺錢的螺絲(港豬、離地者),藉此消除港人對中央的威脅,以求個體對政權的絕對服從。而社會運動及各種形式的抗爭,無論是高度政治化,還是追求性別角色的解放、永續發展、公平貿易、宗教自由等,以至今天常講的良知主導消費模式,對抗的正是這種只求賺錢的馴服意識和社會現狀。我們亦透過抵抗極權的荒謬,去維護我們的人性。因此,對於政權的謊言和胡言,我們不應麻木,而應時刻保持學習和思考的熱情和動力。Ideas are bulletproof。而清醒的頭腦、拒絕麻木的心緒,正是抵抗極權的基礎和根本。


延伸閱讀:

邢福增:許寶強《回歸人心:極權臨近的香港文化經濟學》讀書札記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讀《酒神的抗爭》--如何突破無力感、堅持真誠地抵抗?

抵抗的義務——面對不義,我們有何選擇?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