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雲

志願是活得像個人。 閱讀|電影|歷史|語學|生活|流行文化|國際時事

坦誠的矛與盾

發布於

參與社會運動是個不斷審視及形塑自我的過程

許多人說,抗爭運動已經完了。無可否認,自從禁絕群眾活動後,人們能夠公開表達聲音的渠道變得越來越少,回歸「正常生活」的人也越來越多,推動社會變革的渴望與熱誠已大不如前。不過,對我而言,即使公表的社會運動經已停滯,內心的運動卻反而越演越烈。我開始發現,參與社會運動是個不斷審視及形塑自我的過程

運動途中,除了發掘到新的潛力以外,對個人傾向和弱點都有更深刻的體會。發覺我比想像中更急切影響他人,期望可以為社會帶來(眼中)正面的改變,故此會對他者的行徑和想法特別敏感,只求引領反思、帶來改變。我也學習到要正視黑暗面,與之對話。即使未能即時改進,至少也學懂跟它和平相處。從一個事事愛逞強、害怕展露缺點的人,到學會承認缺點,面對自我與他人的批評,我對自己變得很坦誠。我也相信只要對自己足夠坦誠,就不必懼怕打擊,因為我比別人更熟悉我的弱點。

了解自我是個很有趣的過程,當我越認識自己的黑暗面,對別人的黑暗面也自然有更尖銳的體會。畢竟,我們都是人,我們都有類似的陰暗面。只不過,要把這份對坦誠推向他者,自是難上加難。我發現,原來除了極權以外,很多人都忌諱坦誠。坦誠原來就像武器一樣,會戳中痛處,使人被迫面對辛苦壓抑下來的陰暗面。

我也不例外,坦誠需要勇氣和韌力,坦誠會累。可我知道,坦誠面對自我之後,將會變得更堅強,坦誠會是我的盾。

就像早的時候,我也曾陷入過無力感的深淵。儘管對社會現狀深感不滿,卻無法撇開視線,被憤怒和悲傷的情緒壓得喘不過氣。曾經覺得任何行動都沒有意義,最終只會以失敗告終。也因此,看到仍在推動改變的他人,會覺得他們很傻很膠,甚至貶低他們的努力。

後來我剖開內心,發現比起社會現狀和正在努力的人們,更不滿的始終是無能為力的自己。與其內心苦苦掙扎,何不踏出一步,為改變社會盡點綿力,總比落入懊悔的循環要好。即使改變不了別人,至少改變了自己,那麼世上就至少多了一個願意變得更好的人啊。坦誠戳破了心魔,讓我有所成長,是我的矛與盾。但願更多人會接納坦誠走進內心,讓坦誠變為你的矛與盾。


明天10月25日晚上8時(香港時間)將舉行聲援12位被中共扣押港人的網上集會,希望同道可以多多支持,喚起關注。對最心痛被捕人士處境的親屬朋友來說,也是一份重要的鼓勵。

#save12hkyouths


一場運動,將許多很平凡的人,推到很前很前。

「總要做點甚麼」是迷思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