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朱宥遐想飛

你好,我叫Sarah。在這裡我想分享,透過每一次與現象學派表達藝術的接觸,探索生命,創造自己存在的脈絡的故事。 剛剛開始學習「去中心化」這一個名詞 ,驚訝地發現此概念在治療model上的可塑性,希望多多研究! 最愛花道與詩。

【22.2.2022】 我的姐姐是位鋼琴家

​常說為家人看病是最需要耐性的,如她教我彈琴一樣。
我的姐姐是位鋼琴家


她遞給我右手,說右邊的肩膊到手指都感到很不自然,在彈鋼琴時不能夠自由發揮。

我檢查到她的肩胛骨與前胸的肌肉都很緊,把膊頭拉了向前,令到她用力彈琴時,背部未能提供支持前臂,所以她感到很沉重。​我再看看她的手指, 繃得緊緊的,殘留著指尖與琴鍵的互動作用。手指頭脹得通紅,很像把很多的力氣儲起著。

我用林氏手法開始把她手指的終端筋膜解開,慢慢感覺到皮膚下開始有些流動。她由小就開始習琴,至今二十多年。而我從來不覺得她的琴是好聽的,反覆的練習在我耳中只是噪音。​而這些噪音在她搬走時一同離開了。當我再次聽到她的琴音時,是在她的演奏會上,音韻飛揚,如同她手指在琴鍵上舞動一樣輕盈,自在。

我逐一將她繃緊的筋膜解開。

「現在覺得如何?」

「感到膊頭好像能打開了。」

她將肩膊往後畫了個圈,「現在膊頭好像沒有想卡住了。」

「你要把背部與肩膊的肌力練好才能支撐你彈琴的姿勢呀。」

「好的好的~」


​常說為家人看病是最需要耐性的,如她教我彈琴一樣。


祝姐姐 2.22 生日快樂~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的Matters網名與我迷信風水的母親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