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

教育工作者;传播学、心理学爱好者;前新闻从业者。

我们对恶纵容太久了

李文亮去世了。

昨晚今晨,舆论暴怒。

人民呼唤自由。

疫情期间的人身自由被限制,先不论是否有必要,是否错过了最佳防控期,是否有人先期隐瞒,粉饰太平,现状已然是全民买单,全球恐慌。

另一项自由,就是由李文亮去世所引发的言论自由。

事件已经很清楚,李文亮医生先期对外预警,虽然只是在医院的同事群里提醒同事,提醒同事提前告知亲属,注意防范,事后被冠以“造谣”而遭“训诫”。

疫情汹涌之时,接诊中感染新冠病毒肺炎的李文亮医生之死,引爆了愤怒的舆论。如同其具体的死亡时间一样,让人充满狐疑,也让相关部门的公信力信誉扫地。

死者长已矣,生者当自强。

有人愤而怒言,要上街争取言论自由,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因为如果在李文亮医生预警的2019年12月30日就能引起足够的重视,疫情也不会发展到今天,且及早说真话预警的专业医生,却还被打成了“造谣”“训诫”对象。

宪法已有70多年历史(包括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了的具有临时宪法性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言论自由也不是新鲜事物,只是在落实的过程中,我们更多看到的恰恰是对其的践踏和蹂躏。

尤其近几年来,网络删帖已经成为常态,敏感事件时期更是变本加厉,无所不用其极,约谈、刑罚,因言获罪,让人不寒而栗,“道路以目”形容其恐怖也不为过。

加之国家互联网防火墙的建立、加高、加厚,屏蔽了大陆境外的很多不和谐声音,国内的言论审查就变得更加如虎添翼。一个网信办的电话,就能让一个社会事件被消音。小到一场火灾、一场车祸,大到事关国计民生的重大如新冠疫情防控,无一不被严厉管控。

这也是此次疫情防控期间,谣言丛生的根源。很多信息无从查证,熟人社会中,人们宁愿新其有,不可信其无。

我们在严厉的管控下,学会了言论自我审查,为了能够公开发声,很多人会进行自我言论的阉割,以便能够顺利发声。

在目前(2020年2月7日 11:34)的新冠肺炎造成累计31214人感染,26359人疑似,以及637人死亡的严重公共卫生事件面前,那些践踏言论自由,却又无法以实事求是态度公开、透明处理此疫情的人,是会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

而我们,对这种公权力钳制言论自由、颠倒黑白、谎言横行的罪恶,也已经纵容多年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