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

教育工作者;传播学、心理学爱好者;前新闻从业者。

教育

教育本身应该是一个主动行为,有基础的语言、逻辑等摄取资源加工信息的工具驾驭能力;还需要有一定的传统文化、社会文化、政治文明素养,知晓、明辨是非;更重要的是,你还需要有坚持自己、相信真理的智慧、手段、能力和勇气,从而成为一个真正独立、自主、自由、尊严的人。这些都需要一步步进行学习。希望你健康快乐,在我和妈妈的陪伴、学习下,我们一起成长。对了,还需要记住一条:没有任何人、任何组织有权垄断话语权。

教育的问题,此前文字中有过阐述,只是简单了点,今天集中说。

从事外围教育工作11年,我对中国大陆的教育越发失望,最近终于近乎绝望了。

从1990年代的豫西南农村教育开始说起,整个受教育史不堪言及。一入育红班就是各种红歌学习,直到现在,我都清晰记得那些革命老歌。

小时候学生不听话,老师说说都是轻的,男女老师没有动手打过学生的,一个学校里估计很难找到两个。

学习内容中尤其以文科的洗脑为甚,且严重脱离社会现实——为什么数学题会有水中船一头放水一头进水的操作?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大学,概莫能外。

唯一真正算得上教育的一段时光,在于当时的班主任语文老师每个月都带我们出去放风,学习写作真切的见闻感受。也就是那时候开始,我决心成为一名见证、记录历史的记者。

而传媒行业快速堕落,则不仅仅是这十年来与社会文明开化一起的加速倒退,更多在于那些传媒教育工作者被强权教化,被法律之名教化,被恐惧骚扰教化,被现实生活教化,背叛职业操守,成为政治的附庸、流量的附庸。那些兴起的所谓自媒体,基本无关社会宏旨,最多不过是擦边球的带货销售员而已。

回到教育本身,近期这个行业发生了巨变。先是社会教育培训机构被严厉的政策打压,处于疫情高位经济的行业被拦腰斩断,各地却开始出台白名单制度,向核准入市的机构进行权力寻租。教师培训行业以及其他类似行业现状,都表明了政府机构的此类操作前车之鉴。

这种打着为人民减轻子女培训负担幌子的与民争利之举,实属无耻之尤。

不两天前,教育部举行发布会,公布一系列强化意识形态领域控制的举措。比如党史、党课进入中小学,比如党的思想全面渗透。这种操作只会加剧目前本就没有任何公民社会基础的盲目崇拜之风盛行,且为高涨而狭隘的民族主义火上浇油。

学生们从小到大都看不到社会的真实,加之严格的社会舆论管控、国家防火墙阻断与世界真相的连接,偏信则暗是必然的结果。

今天中国的教育、宣传与当年的纳粹德国几乎如出一辙,甚至在严苛、高明的手法上,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些只是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极小的一部分。整体的社会教育环境和氛围,则带来更加潜移默化的恶劣影响。

从幼儿园到大学,老师侵犯学生的新闻不时爆出;社会人员闯入校园,砍杀学生也不再少见多怪;整体舆论黑化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这些词汇终于再不见诸报端;香港公民社会文明正在加速毁灭殆尽,唱首歌、画幅画都犯法的白色恐怖已然降临……

而好的教育应该什么样?我也来尝试回答一下。

从小到大的学习,你爷爷奶奶都没管过我。没上学时,我就光着屁股,全村乱窜,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地里偷瓜,欺负女孩,打遍周边几个村子的小孩儿,没有敌手。

念书后我被感召,直到大学毕业进入报社,才跟前辈记者们学会说脏话骂人。直到十二年前,在搞编程的室友帮助下,我才第一次翻墙出去,破了国家防火墙的网,国际互联,我一夜都没怎么睡觉,终于解答了为什么国外领导人那么多丑闻,而我们的却总是那么伟大光荣正确的疑问。

随后便一发而不可收拾,自由的鸟儿再难关到笼中,自我教育开始全面起步,智识加速成长。

当然并不是外网说的就都是对的,而兼听则明说的就是此时。你需要有查证的多方信源,需要有整理事件言论综合分析的能力,更需要有得力的可信任的工具,而不是人云亦云,更不是红卫兵一般,舍弃常识、道德和法律底线,丧失理性,歇斯底里。

教育本身应该是一个主动行为,有基础的语言、逻辑等摄取资源加工信息的工具驾驭能力;还需要有一定的传统文化、社会文化、政治文明素养,知晓、明辨是非;更重要的是,你还需要有坚持自己、相信真理的智慧、手段、能力和勇气,从而成为一个真正独立、自主、自由、尊严的人。

这些都需要一步步进行学习。希望你健康快乐,在我和妈妈的陪伴、学习下,我们一起成长。

对了,还需要记住一条:没有任何人、任何组织有权垄断话语权。如果有这样的人和组织,一定要提高警惕,远离他们——包括我和妈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