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工作者;传播学、心理学爱好者;前新闻从业者。

破裂的老墙

那些用以巩固权力的墙,几乎无一例外被历史拆除。

从前,墙分两种:一种用来遮风挡雨,比如家居的房子和院墙;一种用来巩固权力,维持统治,比如秦始皇的万里长城。现在,墙又多了一种类型,用来阻断信息交流,拿乱七八糟的宣传愚弄民众。

家里住的房子不用多说,要不然大冬天的,露天而宿,差不多的人都会被冻死。原始人都知道找个洞穴,何况历史传承下来的建筑史,都成为了一种美学和力学的完美结合与体现。

当然,大而无当的房子基本是用来炒的,不是用来住的。于是,房价也缓慢演变成一堵墙,用以阻止那些低收入者安居乐业,用以驱逐那些低端劳动人口远离都市,腾空市中心。从而让他们付出更多漂泊不定的生存代价,进一步加大推倒巩固权力的墙的力量。

现在来说一说类似秦始皇修筑的长城一类的墙。

“秦始皇修边墙,累死了孟姜女的丈夫万喜良”的民间故事大多数中国人都耳熟能详。劳民伤财的万里长城一方面阻挡了北方游牧民族的入侵,巩固了政权。另一方面,也让社会和文明的交流与发展陷入停滞。因其修筑为国内普通民众带来的苦难,秦始皇的万里长城并不得民心。于是在其儿子秦二世的时候,秦国政权就被农民起义瓦解掉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民心向背很重要。如同历史上的文化名城,能找到未经战火洗礼的,少之又少,甚至可能都不存在。所谓的城池固若金汤,其实也只不过是在并临城下时,糊弄上司,愚弄百姓,自我安慰。结果历朝历代建政后,却依然都把高筑墙作为保障政权延续的不二法门而日益加固。

终于,满清末造,船坚炮利的西方列强用战火叩开了闭关锁国的清政府,并间接催生了中华民国的建立。

时代向前,及至今日。新中国改革开放近四十年,市场化经济也搞了二十多年,从互联网开始国际互联,也走过了二十多年的初创、发展阶段。如今网民数量世界第一,占据全球网民的三分之一比重。

基数如此庞大的互联网用户群体,却无缘国际互联网中最常用的Google、Facebook、Twitter和Wikipedia等工具和服务。诸多“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以及堂堂而皇之的刺眼“404”,都在昭示国家互联网防火墙的存在。包括你所有的网络言论,都正处在墙的过滤之中。没有人知道你是一只狗,但墙知道,甚至还知道你正处在的位置和实名认证后的所有私人信息。

纵观历史,墙的作用在维护民众利益时,正大于负;在维护政权统治时,负大于正。虽然一时之利存在,但在历史的审判面前,墙倒众人推,是迟早的事。

即时(2017年10月25日 星期三 8:36)于北京理工大学

2 篇關聯作品
0
0

回應2

只看衍生作品

評論區域升級啦!

現在「回應」包含了評論和關聯本作品的衍生創作,你可以選擇「只看衍生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