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趣

在很没有意思的世界里找寻意思。

休息时聊天。不知怎么就谈到了“佩服”。

我反正是孤陋寡闻的,我就佩服黄维将军!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虽然这是谭嗣同的绝命诗,但是我觉得配黄将军也是不违和的。

引刀成一快,有时候还真是比隐忍27年要容易那么一丢丢吧。

此外,深感无论神马party,心底也还都是对不二臣由衷钦服的。杨靖宇将军也是外寇深深敬佩的。做人嘛,就得这样。

随着长大,渐渐也理解了为何无论黑道还是那谁,都是对出卖和叛变不容的。反倒是死扛的,被暗暗地尊敬。

所以,人生也是,慎之又慎地选,一旦决定了,那就虽九死其犹未悔!

以此为今日之事作誌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