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6495 
Sanso

在“非正常”国家里做一个记录者

此文于2018年4月24日写就,后因审查被删。最近在中文网络上发生了两件事,前一件不算大,后一件正在发酵中。他们看起来毫无关联,但是内部却可能拥有一个共同的死结——“记录者伦理困境”。第一件事是有一个vlog博主去朝鲜拍了一支vlog。先引用之前和人聊过vlog后总结的一些话: ...

6
Sanso

《盲国萨满》观后

这很像一部长篇民族志影像化后的作品,走出放映室感觉自己看了一本类似《西太平洋的航海者》这样的巨著,值得长呼一口气。对好这一口的观众来说,饶有趣味;但好像对更多人来说,没有太多叙事起伏和影像技巧的4个小时,真的有点如坐针毡。没有读过太多宗教学和政治学,以下的感想可能有点幼稚。

Sanso

社会运动中的二元关系:勇与谋,个人与群体,抗争与时局

首先祝愿香港人最后能真的争取到一个更好更健全的社会。此次社运支持的话已经老生常谈,自由、民主,都是必须要争的,连大陆官方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都有这两个词。极权政体发展经济民生效率的确高,避免了扯皮,但要崩塌也就是一瞬间,因为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人都会犯错,制衡才可以降低错误发生概率。

Sanso

未命名

暴力的定义是什么?我个人认为是所有造成伤害的权力的压制。香港的警方的权力来源是手上的武器和背后的政府,以此镇压伤害群众,这是暴力;示威者伤害大陆人的行为也是暴力,权力来源是彼时彼刻的群体对个人。还有更广泛的暴力,恶法是暴力,审查是暴力,校园霸凌是暴力,网络攻击是暴力,性骚扰也是暴力。

1
Sanso

大陆粉丝文化里的政府威权表现

首先感谢matters这个平台,看到了很多现在很难看到的理性讨论,正如我的简介所说,是来逃难的。讨论之前,个人立场先说明,此立场不免渗透在我的讲述中。个人并不看好当前大陆政府,偏向自由主义,无法接受任何言论审查和因言获罪;并支持民主,三权分立和第四权(新闻)都应有效存在,是人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