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

香港养寇自重,中央将计就计

前文所讲,香港已经落入一个困局。黄营开局顺利,但由于战略失误(以后我会进一步分析其战略错误),逐渐失去了沉默大多数的支持,变成了困兽之斗;蓝营本应更多发声,但是绝大多数建制畏首畏脚,没有明确表达止暴制乱,变成了隐形人、木头人。

总之,黄蓝之争,已经严重影响了香港人之间的感情和市民的日常生活,一个家庭因为政治纷争而感情破裂的,不在少数。

经过这几个月的观察和思考,我认为这场纷争存在一条隐藏的发展脉络:

  • 香港(包括司法、行政、执法等等部门)一直在养寇自重,并没有强烈的止暴制乱的意愿。
  • 而中央则看穿了这一心思,顺水推舟,将计就计

以下给出分析。


我认为,香港的黄营只有两种,一种是明黄,包括和理非、勇武等等,另一种是暗黄,就是港府。

暗黄,通过包容和视而不见等方法,让明黄们不断成长,并且添油加醋,不断累积明黄的怨气和仇恨,增强其战斗力和战斗信念。

来看看这几次诡异行为。

(1)禁蒙面法

宣布“禁蒙面法”是10月4日,主流的媒体解读是,林郑去完国庆阅兵之后,领了中央的命令,回来立马就宣布“禁蒙面法”。然而真的这么简单吗?

首先,先看看立“禁蒙面法”时的背景。当时民阵依然在不断申请周六和周日的游行,虽然警方没有发不反对通知书,但是黄营依然每周末继续上街(周一和周五是很平静的)。当时,暴力已经有升级的态势,但还没发展到大规模的程度。而且这种间断式的游行,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星期,基本没有太大的新意和改变。这就说明了,如果一直保持这种间断式游行,运动的动能会因为人群觉得没有新意而慢慢下降。

有明确消息传出“禁蒙面法”的时间大概是10月2日或3日,但值得注意的是,正式宣布“禁蒙面法”的10月4日是周五。这意味着,当港府宣布“禁蒙面法”后,虽然生效日期为10月5日(周六),但是当时大多数游行都是警方不允许的,因此在10月5日(周六)当天,很容易推测出,也是没有太多勇武会遵守该法律。

但就是因为在周五宣布该法案,给了周六和周日两天时间黄营宣泄,让勇武有足够理由升级暴力。

更合理的做法是在周一宣布法案,周二到周五做缓冲,让消息充分发酵,并且等到周末黄营出动时,怒气也会消退很多,而不是给一个火上浇油的理由,让黄营第二天就可以打砸。

连蓝营的屈颖妍都要发出感叹

白天,我們的特區話事人用她的最高行政權力,在三天長假期前,宣布動用《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3時開記招宣布,4時刊憲,半夜12時才生效。
我未見過這麼愚蠢的人,這般愚蠢的做法。
高官決定 拖泥帶水
不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嗎?
還是年年考第一的學霸,坐在台上一字排開這班高官,每年吃掉納稅人過億俸祿,你們做個決定都拖泥帶水,竟然沒想到有種做法叫「即時生效」,竟然讓6點後話事人「小強」們有一夜空隙,把香港盡情破壞,再有三天假期,把學生都送到街頭。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港府不太对劲。

(2)林郑看望被水炮车喷到的清真寺

10月20日,警方的水炮车喷到了尖沙咀的清真寺。结果第二天21日,林郑就带着当时警队一哥卢伟聪和众多高官,前往清真寺赔罪和问候。

同样是在冲突中受伤的,但是林郑从来没有去看望和问候以下三个对象:

  • 在冲突中受伤的警察
  • 被打砸的中资企业,如小米、中行等
  • 被打砸的美心等蓝营港资企业

清真寺附近就有尖沙咀警署,但林郑也没有顺道过去鼓励一句警察。容我再次引用一下屈颖妍女士的文章

還有躺在醫院的受傷警員、被「私了」的百姓,他們有的被腐蝕液體所傷導致九成神經線壞死,有的多處骨折動彈不得,有的頭顱被重擊後遺症數不盡……這些都是替特首你擋雨擋災的人,你可曾看望過他們?可曾對他們說過「對不起」?
特首啊、一哥啊,我們不是介意你們去清真寺,我們痛心的是,為甚麼你們只去清真寺?

这种双标,让人不得不怀疑港府的立场。

参考微博@eprom的解释,对港府来说,喷到清真寺是意料之外的,而警察受伤、打砸中资港资企业都是意料之内的,也就无所谓道歉了。

(3)东九龙指挥官的命令

这件事我不知道真假,但这是香港警察在微博上发布的(11月9日):

根据部分港警的说法,相比于东九龙的绥靖政策,西九龙警方可谓是抗暴的中流砥柱,无论是催泪弹数量、橡胶弹数量、出勤时间等等都完爆东九龙。

对于警队的高层(以下简称42楼),手下的这种差异是绝对可以注意到的,但是42楼却视而不见,并且在中央已经强调香港要快速止暴制乱的情况下,还允许东九龙保持这种姿态去抗暴。更关键的是,根据部分港警的说法,警方在执法的时候,实际上被下了多道限制命令(紧箍咒),比如装备被破坏、强制在车内不准出警等等。

我不得不说警方高层存在暗黄

而新上任的警队一哥邓炳强,在上任前一晚就包围了港理工校园,并且连续围困了好几天。这种态度跟之前一哥卢伟聪在位时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

这也证实了港警在微博的一个说法:不需要出动解放军,香港警察是完全有能力止暴制乱的,只不过被多种紧箍咒限制住了。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新一哥的上位,香港警方的口号也从“服务为本,精益求精” (We serve with pride and care) 改变为“忠诚勇毅,心系社会”(Serving Hong Kong with Honor, Duty and Loyalty)。

我从内地人的角度来看,这是从小区保安的形象进化成为了人民警察

(4)双标的香港法官

一方面香港警方抓捕了大量暴徒,包括打砸抢烧、烧毁国旗、污蔑国徽等等;另一方面,香港法院做的最多的只有两件事:

而一名内地男子在美国驻港领事馆大闸喷漆,只喷了三个字“中国必”,还未喷到“胜”字,就给抓去法庭,判了四星期监禁,并即时入狱。

香港法官黄不黄,请读者自行判断。

补充一下,特首有撤换香港法官的权利。

(5)高院宣布禁蒙面法违反基本法

这是最诡异的一件事情。

当港理工大学被警方重重围困,里面的暴徒都写好遗书的情况下,突然高院宣布了禁蒙面法违宪。

这会导致什么结果?消除了黄营的顾虑,当晚出来反包围警方的黄营数量一下子变多了

人大法工委随后发布声明,只有人大才可以有基本法解释权。

而香港的大律师公会也跟着发布声明:

「任何言論主張香港法院不能裁定法律條文是否違反《基本法》,是限制香港法院一向享有的獨立司法權,亦違反《基本法》,破壞《基本法》賦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高度自治權」

大律师公会是黄营支柱之一,人所皆知,但高院在这个特定时间点宣布禁蒙面法违宪,出乎了我的意料。

这场斗法还在持续,可以肯定的是,暴露出了更多暗黄


前面讲了好几个香港各届没有明确止暴制乱的证据后,下面讲讲为什么中央是将计就计。

(1)中央有暴乱的明确预期

首先,中央对于香港的这次暴乱,是有明确预期的:

“这是值得高兴的日子,但不用太兴奋。它回来了(指香港回归),至少是名义上回来了。不过人家政治、司法、行政自成一套,本质上就是和当年的租界没区别。这不是贬低它,而是有话直说。这种单方面的事实独立,再结合我们处于弱势的意识形态地位,最终只能导致一个结果,就是:
它发展的好了,是它民主自由、法制健全,抗拒我们干涉的结果;
它发展遇到困难了,就是它自由受我们限制、法制被我们破坏、经济被我们拖累的结果。
总之,无论回归后,它是好是坏,都极有可能把我们当作对立面,进行导向型攻击。我本人,一点也不看好两边能互利互惠地作为一家人过日子。”
——李欣欣,原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研究院,原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社会研究局副局长,1998年4月《回归后续发展的几点预测》

这段话完美符合了香港社会的思考逻辑:好事都因为我,坏事都因为你。

事实上,在港台,共产党这个名字是一种超自然解释。当遇到什么困难或问题时,只要说一句“这都是共产党造成的”,仿佛一切都能完美解释了。

我不想说这是被迫害妄想症,但这种思考逻辑确实存在,而且是超自然性的。

(2)中央有香港争取普选的明确预期

其次,中央对于香港人争取双普选这件事,也是有明确预期的:

重点在这句话:

香港人不会向英国人要选举权,却一定会向中央政府要选举权。

香港黄营很喜欢跟外国人说一句话:

中央答应了给香港普选,但没有给,这欺骗了香港。

实际上,这话只说了一半,另一半是:

香港答应了自行立法23条,但没有立,这欺骗了中央。

(3)中央对于暴乱的应对措施

我看到Matters上面有人传毛泽东在西藏叛乱时下的指令了(出自《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八册》),其实这张图几个月前就在微博流传,现在才传到Matters好像有点慢。

部分学者也是持这一观点,等待香港问题完全暴露,香港社会完全失控后,中央再出手解决(解决方案在最后部分):

在八月和九月份,很多香港人就预言,中央会在国庆节之前解决问题,因为中央爱面子。

又有香港人说,中央会让林郑立刻下台,结果几个月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种对中央的认知偏差,后来都被狠狠打脸了。

实际上,建制、港府、法院,无一不是心怀鬼胎。中央不是不了解,而是将计就计。而中央实际做了哪些事?

  • 9月18日,上海市发布《进一步促进外商投资的若干意见》,其中提到放宽或取消金融机构外资股权比例,对上海金融市场的开放给予进一步的政策支持。
  • 发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
  • 澳门金管局表示,为配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研究在澳门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的证券市场”。
  •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会议推出“16条惠港措施”。

可悲的是,这几条新闻,都没有在香港引起非常大的热议,反而内地讨论得热火朝天。

部分香港人还活在自己的世界,以为自己是宇宙中心(前香港终审法院法官列显伦原话


这里,我想补充一点,我这里没有点名林郑是暗黄的一份子。但是港府种种怪异操作,都没有表明止暴制乱的真正决心。正如屈颖妍所说:

特首林鄭月娥曾經說過:
「我甚麼都沒有,只剩下三萬警察……」
那種孤苦伶仃、那種風暴中獨佇的淒涼,叫人憐惜。
沒想到,轉個臉孔,出席電台節目取悅黃絲說的,又是另一番話:
「我支持警隊嚴正執法,不等於盲撐每一個警員的每一個行動。」
劃清界線的心寒,三萬警察應該感受到。

有人可能会问,既然港府如此,为什么中央还继续支持林郑当特首?

有几个原因:

第一个:

第二个:现在香港就是烂摊子,没人愿意承接,必须先打扫干净。

第三个:让港府继续表演,暴露更多隐藏的反动派,从而为未来的建设和发展提供参考。


最后,在中央多次强调止暴制乱的情况下,香港各届还是拖拖拉拉,纵容暴徒,目的是什么?

四个字:养寇自重

一方面希望中央能给予香港更多利益,安抚香港的老百姓;另一方面,摆出一个软弱姿态,把责任丢给了中央:“我无能为力解决问题,中央你就同意他们吧,不然后果会更严重。

也就是说,港府才是“揽炒香港”的根源所在。

而中央只有一个态度,郑伯克段于鄢。并且内地从香港内斗中获得了更大的利益,这一点将在以后分析。

以史为鉴吧香港人。

黃營自敗、藍營非勝

中共最爱勇武派

當激進建制成為看齊標準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