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

聊聊国安法,其实香港被中共抄了底

我一直有这么一个想法,就是绝大多数历史事件,其实背后原因有很多,但由于人类的思维惰性,往往只有一个或两个原因被人记住。

先来看一个视频吧。

视频给出了历年来各省地区GDP排名的动态变化。可以看到,在1975到1995年间(一国两制提出和完善的时间,其实基本上也是在这20年),香港和台湾地区的GDP是遥遥领先大陆各个省份的,两者相加甚至占到了全国GDP的一半以上。也就是说,当时全国总GDP=台湾+香港。所以,一国两制的提出,本身就隐含了一种妥协的意味。

而在1995年后,大陆各省的GDP迅速发展,特别是在加入世贸不久,广东的GDP就超越了香港,而现在,港台的排名已经跌落前五了,被广东江苏山东等省份拉开了很大的距离。换言之,以GDP来衡量的话,自从1997回归之后,香港在中国的重要性迅速下降。这个的动态变化,很容易可以让人简单解读为“因为回归,所以香港平庸了”,从而提出“让荣光归香港”等等口号,意图回到80和90年代那个香港。

事实上呢,香港跟内地有着一种此消彼长的关系。因为香港本身是历史发展中的一个异类。这个异类很大程度是因为当时中国的封闭性造成的。这种封闭性主要由于当时西方国家的禁运(即被动封锁),直到72年尼克松来访和79年中美正式建交之后,才打破了这种封锁。在邓92南巡之后,中国更加加大了开放的程度。而这片大陆对人才和资金的吸引力远远超过了香港,并且资本不需要借道香港就能进入内地,很自然地,香港变得平庸了。

可以类比成清朝当时的闭关锁国(这个是主动封锁),广州十三行成为了当时对外唯一贸易的窗口,因此广州十三行也迅速发展壮大起来。但在南京条约签订之后,清朝被迫打开了更多的港口,广州十三行的独特性消失,其辉煌地位也随之结束。

诚然,回归之后中共政策对香港会有坏的影响,但也有好的影响,但这些影响相比于这种“此消彼长”的根本性力量来说,都可以忽略不计。

总之,内地越封闭,香港越发达;内地越开放,香港越平庸。因此,香港之所以变平庸,根本原因是内地开放了,而不是回归了。

香港只是从历史中的异类,回到了正常的价值地位。只不过这两个时间点几乎重合,很容易可以被错误解读和利用。


谈完了这历史的部分,我们再来讨论一下国安法的影响。

我以前说过,中央对于香港的态度,应该是“等到香港问题完全暴露,香港社会完全失控后,中央再出手解决”。

而国安法提出的背景,是香港GDP一季度同比增速达到了历史新低。

本来抗议对香港经济的影响是没这么大的,但今年的疫情大大加快了这个速度。经济遭受到的影响,比97和08的金融危机还要严重。

价格围绕价值波动,这句话应该大家都听过吧,其实人心也是围绕价值波动的。

如果说,1这个点对应的是1997的回归,那3这个点对应的就是2020的国安法了。

未来香港的经济还会不会更坏了呢?有可能,但是这里已经接近底部了。

因此,在经济增速历史新低的背景下,中央提出这个国安法,实际上是抄了香港的底。

参考之前讨论的回归后舆论变化,十年之后,大家对这个抄底的看法很可能变成:幸亏当时中央提出了国安法,使得香港经济转危为安,重新走上了正轨

是不是很像现在经常看到的对六四看法?

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这种观点,但这是基于普遍人性的讨论。

而这种心态变化,在金融市场见得太多了,炒过股的都知道我在说什么:

先聊到这里,想到什么在评论区再补充。

《港版國安法》:請國際手足出手相助!

港版国安法————一国两制下的香港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

[转载]港媒:中国人大会议议程包括“港版国安法”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