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故我在

写来写去

“疯县”杂谈

疯县就中国,中国就是疯县。

疯县是1.0版,徐州是2.0版,江苏是3.0版,中国就是Windows XP版。

在中国国内看问题,宏观的东西一下子太多太大,看不过来的时候,就要解剖麻雀,一根筋一块骨头条分缕析,一清二楚。看待非常微观的东西,太细小太琐碎,老眼昏花,看不清楚,就要放大了看。摆到国家、历史或民族的层面去看。无论大还是小,望远镜还是显微镜,原理都是一样的,就是光学的原理。这个光,就是智慧,就是判断力。

大到企业、政府或学校,小到一个科室、团队甚或班组,人心的运作模式都是一样的。

中国人作为群体的几个特征:

第一,中国人远比西方人复杂,2000年前秦灭六国,统一度量衡,文字和货币等,但人心从未统一过。大家各想各的事。五胡乱华时代,后来的蒙古人或满洲人,杀人无数,浮尸漂橹,但人心从未站到一处。抗日战争,要不是珍珠港事件引发美国参加的太平洋战争,把中国人的抗日战争拉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成为其中一部分。中国人的抗日战争,结局如何很难说的。一盘散沙,不能怪老百姓的。事出有因的。历次外敌入侵,中国老百姓抵抗很少的。因为外敌不见得比所谓的“父母官“坏到哪里去。

第二中国人好内斗。这跟当下中国的内卷也有关联。中国人要获得利益,都是从同胞身上坑蒙拐骗来的。很少通过正当途径,获取利益。为什么人人想当官?特别是穷地方。就是因为当官了,就可以合理合法的做个“贼”,贪污腐败,偷国家的钱、偷集体的钱、偷学校的钱,偷邻居们同事们兄弟姐妹们的钱。中国统治阶层从未想过到美洲、到”边鄙之地“弄块殖民地捞点好处。哪怕中国老百姓都去了,上层人对那些“化外之地”也是没有兴趣的。一个中国人只要静下心来想一想,你认识的人里面,跟你一起吃过肉、喝过酒的熟人里面发财的,他们的财富是从哪里来的?全是敲竹杠,欺压良民、串通分赃,坑蒙拐骗来的。

第三中国人的矛盾处理都是在嘻嘻哈哈”你好”“我好“一片融洽里完成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时候极少。杜月笙那种狠角色,也不是天天杀人放火,反倒是以”大善人“展示在大众面前的时候居多。在中国,人与人互相设防,谁也不信任谁。这种情况在发生战争的时候很糟糕的。为什么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因为最狡猾的躲在几里外的营帐里,下棋饮酒,美人歌舞,还无耻地自吹“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儿子被抓壮丁的父母们,心里头跳出一万只草泥马来。

第四中国人彼此的信任也是有的,大都建立在血缘、奶缘、学缘等基础之上,都是从小养成的,长大成人以后的中国人互信很难。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媳妇女婿七姑八姨小舅子小外甥甚至干爹干妈。中国人亲属称谓语远比西方语言复杂有原因的。古代掌握大权的,都是太监和宫女。现代呢?“太监”换了名称叫“秘书、司机或警卫”。“宫女”改叫“主持人、女记者、女秘书或合伙人”。事情还是那个事情,名头换了而已。原因没别的,就是这种带有人身依附性质的主仆关系,时间长了很容易建立起信任关系。你看看周围,哪个领导不是属于这种情况。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