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州司马

来来去去

酒店独坐

下次再也不想为单位到TX县出差了。谁求我都不做了。因为厌恶中国式的饭局。因为厌恶中国式的迎来送往。因为厌恶中国式的谎话连篇和虚情假意。中国式的表面文章、形式主义。

没有几个人说实话,说的全是某一种氛围里最的话。李妮原来不错,提了个副院长以后,也开始官话连篇。虽然比别的人好一些,但不再是原来的李了。

假如总得有人做某些事,那么卢义还可以。可能因为是外面进来的,也可能是数学系出身。学数学的,纯粹一些。其余几个,不想提了。关键不是我周围这几个,我估计哪里都一样。

我居然在这种氛围里生活工作了20年,想想对不起自己,作践了自己。给老董发了个短信。说他是真正的“赤子之心”。老董回我明天去美国。他老婆两个孩子都在美国,下一代是美国人了。

陆说家里在装修,没有见到面,很失望。怀有想见某人的一颗心,那么天南海北都能见到的。没有那颗跳动的”心“,哪怕一墙之隔,也见不了面的。算是我一相情愿。

夜已深,孤独如同淮河之水,一阵有一阵。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