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馬闖紅燈

對歷史政治科技感興趣,感覺自己的想法在大陸可能不被認同,所以來到了這裡

新的科技革命要开始了

發布於

最近有几个科技类的新闻刷屏了:马斯克的SpaceX把载人飞船送上了太空,波士顿动力的机械狗正式开卖。结合我还没有看完的一本书聊一聊我所见的科技发展。

全球化这几十年中国在奋力追赶世界的脚步,尽管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也出现了很多庞大的企业,但是确找不出有几个这么震撼人心的创新公司。我的老板在美国读的博士,我也因此接触了很多美国公司的实际情况。在此之前很难想象在美国的小公司的创新力度。在中国已经被集中力量办大事这个规律洗脑了,以为创新就是需要一个庞大的组织来推动,很难去理解美国的创新都是由小作坊开始的。甚至在第一次发现这种现象后天真的以为中国的创新在未来会超越美国。

直到翻墙出来看了一个叫做一剑飘尘的视频,他的想法给我很大的启发:中美两国的科技发展差距是受到制度和文化制约的,一个思想禁锢的集权社会是不可能超过崇尚自由思想的民主社会的。结合他推荐的一本书《科技想要什么》,美国的创新为什么如此有活力就一下子明了了。

在之前,我所总结的科技发展规律是只有从某个角度能够降低成本的科技才会大规模发展,成为潮流,这也是我对我所开发的项目的主要评价标准。比如3D打印技术降低了产品初期设计的成本,我们可以用低廉的价格打造样品,而不需要开模。VR技术降低了体验生活的成本,我们在家用游戏设备就可以体验刺激的反恐战争,并且没有安全风险。火车飞机等交通工具节约了大量的时间成本。所有我能想到的流行科技都会在某一方面降低成本。所以当我考虑一个项目的时候首先就是对比成本。对于看着很新奇的想法总是嗤之以鼻。知道我看到了《科技想要什么》这本书。

这本书描述了一个如同生物进化一般的科技发展过程,每一个新奇的想法就像一次没有方向的基因突变,在没有经过积累和选择之前,就是一个意义不明的变异。每一次小小的变异积累,通过选择就成为了瞠目结舌的作品。

就如同我迷信成本一样,中国的科技发展摆脱不了对权威的迷信。中国对于权威的迷信,和权威过大的权力导致了中国的创新永远都是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跑。评判科技发展的是一群不懂行的领导。这些专制制度的狗腿子能够想到的标准大概就是国外已有的东西,那么这个社会又怎么可能有足够的动力创新。听过推特上有人说,中国是只能做法律允许的事情,而美国是可以做法律禁止之外的所有事情。专制社会对思想的禁锢使它根本不可能超过崇尚自由思想的民主社会。

学习远比思考更节省力气,抄袭远比创新更省成本。跟在别人屁股后面更安全。

我本人也是计算机行业的从业人员,未来有几个可以预见的科技革命已经开始了。这些都是几年前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第一个就是商业公司发送的载人火箭。可以预见未来会有大量的资本流入这个领域,航天的商业化会开启人类殖民太空的新时代。星球大战未来不会只是科幻片。很庆幸自己见证了这个将会影响人类的历史时刻,也很失望没有机会参与未来的太空旅行。

第二个就是机器人。以前我是不相信人类和机器人大战这样的科幻故事会发生在现实的,计算机的算法都是人类写的,又怎么会自己思考。但是了解了现在的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原理之后,我发现未来像终结者这样的故事未必不会发生。现在的机器学习过程是一个对人类观测来说是一个封闭的过程。我们提供算法和数据,计算机给出的结果是我们不能预测的。现在计算机主要在学习数字化的数据,当有一天计算机可以学习抽象的文本时,当计算机学习了我们教给他的历史政治文化等知识后,我们很难预料计算机能否产生对这个世界的独立意识。就如同教小孩子一样,每一个人成长起来的思想都和我们所教的不同又息息相关。假如一个计算机学些的都是好的一面,那么就会成为善良的计算机,如果学到的都是人类黑暗的历史,那么很难保证这个计算机是否会仇视人类。就像我相信人类社会会更好一样,我也相信未来机器人会和人类和谐相处。受到不同教育的机器人也会分化,与人为敌或与人为友。机器人统治人类可能不会,但是战争似乎不可避免。我曾在一部网络小说看到这样的桥段:人类遭受了不可逆的生化灾难,于是将自己的文字历史这些文化交由机器人传承。这样的画面给我很深的震撼。之前一直觉得网络小说比之经典文学如同快餐和盛宴,现在想想有的网络小说还是很值得我们去细细咀嚼。

科技的进步不可阻挡,自由的社会进步的更快,我相信我们很快就要面对新的技术革命,我也有幸可以见证历史。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