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馬闖紅燈

對歷史政治科技感興趣,感覺自己的想法在大陸可能不被認同,所以來到了這裡

從厚黑學聊聊中國的思想禁錮

發布於

幾年前,聽到妻子和她的表妹打電話,表妹夫工作中不太順利,遭到了領導的批評,海航的,說他不會辦事,讓他回家看看《厚黑學》。早就聽說過這本講面厚心黑的書,於是我就想,我這些年混的這麼慘,窮的叮當響,是不是因為臉皮不夠厚,心不夠黑?趕緊讀一下,學習學習,萬一開竅了,可以多賺點錢,在家裡也能抬起頭來。

讀著讀著我就發現,這哪是一本講升官發財的書,分明是一本批判儒家文化的書。儒家文化統治了中國兩千年的思想,直到近代中國開始學習西方的文化,才漸漸從這種統治中走出來。可惜,及時經歷了民國和共和國幾次思想革命,中國思維裡的儒家文化依舊根深蒂固。

儒家文化到底如何?傳承還是批判?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儒家文化從孔子開始,真正的興盛是在漢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封建權貴通過一場場的造神運動,打造了一個堅不可摧的聖人神話,劃定了一個人人都需要遵守的規則,劃定了一個圈子:想出人頭地就必須遵循這個規則。儒家的“四書”真的講了那麼多東西嗎?做什麼事情都能搬出來這幾本聖人之言。四書統共加起來也沒有多少字,怎麼就成了傳承了兩千年的鐵規矩。兩千年不發展的了?到清朝還在通過考兩千年前的知識取仕?

實際上,早期的儒者講了很多對的道理,但是經過統治階級的神話,就變成了無法進步的學說,各個朝代的讀書人沒有那麼笨,自己一點想法都沒有,要嚼人剩下的饃,只不過都是把自己的理論變成了對經典的註解。你看他們講的是聖人之言,實際上講的都是自己的道。一句“格物致知”,儒學家們講了兩千年,來一個人格一遍,甚至格東西能格出來自身修養,人應該像梅蘭竹菊一樣培養自身等等。統統都是假借儒家這個人造的神,講自己的話,就是在假傳神諭。明明都是明白人,都是聰明人,講的也都很有道理,為什麼非得把自己思考的結果說成是別人的道理呢。“格物致知”,多簡單的一句話,就是研究事物發展本身的規律。是講了兩千年中國人才明白這個事嗎?不是,就是這些人都在假聖人之言,講自己的道,讓自己站在法理的至高點,黨同伐異。在這一點上,真的要對中國人講一句佩服。扯大旗扣大帽的事情真的是信手拈來。不光是古人,即使經歷各種新文化運動之後的中國也是這樣。

上高中的時候,國學復甦,我們一大家人在一起看電視,碰到圍了一桌子的學者給電視機前的我們講王陽明的心學,聽著聽著就有人開始說了:”從某種角度來說,王陽明的理論也有唯物主義的一面“。我的天,為了政治正確,愣是把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唯心主義思想之一給扣上了唯物主義的大帽子,王陽明聽到你們這麼說,拿竹子打爛你們的頭,老子信的是孔夫子,不是馬克思。唯物和唯心都是重要的哲學分支,兩種哲學都學習一下,思考一下,都是很有好處的,沒有必要為了政治正確的事,胡說八道。

說道馬克思,我是一個堅定的馬克思思想的擁護者,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社會的剖析非常到位,提出的影響社會發展的矛盾和因素我也非常讚同,他提出了社會主義可以解決這些問題,其中有計劃經濟和按勞分配,但是受到時代的限制和當時的社會科技水平,我覺得他說的社會主義是不對的,蘇聯的計劃經濟形式在我看來也不過是另一種的空想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確實可以解決資本盲目擴張的問題,但是盲目的計劃卻更加可怕。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我們開始學習收集各種各樣的社會信息來進行分析,從而制定活動計劃,達到市場的良性發展,這不就是市場經濟嗎?馬克思由於受到時代的限制,他傳下來的社會主義理論缺少了最基本的社會發展基礎。沒有信息技術提供的數據分析、數據挖掘,是無法做出正確的市場計劃的,看看歷史就知道了。從這種角度來看,現在的絕大多數商業活動都是有計劃的,越完善的計劃成功的概率越高,所能帶來的利潤也就越大。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計劃經濟和自由市場並不矛盾。有計劃的經濟活動可以再市場競爭中佔據有利地位,從而促進社會生產力的發展。蘇聯的那一套計劃經濟缺失了計劃中的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就是對市場的合理分析,只會是空中樓閣。計劃經濟應該從屬於自由市場,而不是替代自由市場,沒有了自由市場,整個市場活動不過是少數既得利益者的自嗨。

再來說一說社會主義的另一個特點,按勞非配,用最通俗的語言來表達,就是憑本事吃飯,你們在這些個宣稱自己是社會主義國家中看到過嗎?反正我是沒看到,全是靠權力關係,反而是大洋彼岸的美國,吸引了全世界的人才過去,如果不是一個憑本事吃飯的社會,這些人會去嗎?這些個連知識產權都不保護的政黨和國家有什麼臉說自己是是按勞分配,有什麼臉說自己是社會主義。只有建立完善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才能真正的達到社會主義的按勞分配。

我非常崇拜馬克思,但是時代在進步,馬克思的理論也需要不斷進步,空想的社會主義永遠都只能在夢中,必須立足與社會發展的實際情況。或許我的邏輯錯誤,思想淺薄,但我希望有更多的人來研究馬克思留下來的哲學思想,而不是像中國古代的儒學家一樣,扯著大旗講別的事。我們可以問問那些天天張嘴閉嘴就是馬克思的黨員,看過馬克思寫的幾個字,還記得不記得怎麼辨證的分析問題解決問題。

新冠疫情發生,依靠強大的政府控制住疫情之後,到處宣揚自己的社會主義優越性,在我看來那不叫社會主義優越性,那叫專制制度的優越性,扯著社會主義的大旗,帶著馬克思的大帽子,造幾個無產階級革命家的神,控制著所有的輿論,幹著專制集權的事。你那不能叫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而是專制資本主義,真正的社會主義社會階段正在其它地方形成,利用市場分析,數據挖掘合理的制定生產計劃,尊重知識產權,越有能力的人分配的越多,真正的憑本事吃飯。

真正的社會主義不會和民主自由相悖,她只代表整個社會科技和經濟發展的水平,而且也絕對不會由工人階級建立,而是由擁有知識產權的知本階級建立,共產黨是錯誤的方向,只有知本階級才能代表未來社會的先進性。任何扯著社會主義的大旗建立的專制政權都不會持久發展。或許社會主義社會應該改名叫知本社會。

中國人假傳聖旨,扯虎皮扛大旗的本事從古至今從來都沒弱過,以前是孔夫子,現在是馬克思。思想控制,輿論導向,裝的很像。可惜只有真正的民主自由才能讓社會進步,真正的進入社會主義階段。

我是一個馬克思的崇拜者,我認為對馬克思最大的崇拜是不斷的學習和思考,而不是只聽共產黨教你的那一套。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