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iya

凡有所相,皆为虚妄。

婚礼致辞

很不幸,我结婚了。

乍看这是个如偿所愿的故事,因为新郎是我整整暗恋过10年的人。

那为什么是不幸呢?肯定不是因为那句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更不是因为我是一名女性啦。或许是想替在座的各位伤心吧!毕竟心中的梦中情人嫁人了,幻想破碎了。(全场欢笑)

不幸,或许是我们这些理想主义,作家、诗人、歌者、哲学家,最后都不得不眼睁睁得目睹现实吧。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碎的声音。仔细听听残酷玻璃渣的声音,扎心。

谢谢在座的各位好朋友远道而来,谢谢茨威格、荣格、庄子、王勃、欧阳修,我认识你们真是太多年头了。在这个难得的日子里,让我们举杯痛饮痛哭吧。茨威格,谢谢你送我的新书,《昨日的世界》,第一篇太平世界,你引用了歌德的诗。“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忽然被投进这大千世界,无数波涛从四面想我们袭来,周围的一切使我们兴趣昂然,有些我们喜欢,有些我们厌烦,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我们感受着,而我们感受到的,却又被各种尘世的纷扰冲散。”我很喜欢这首诗,此刻,我也有些微微不安。有时间,我会好好看的。荣格,我前几天还梦到你,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谈论梦、谈论潜意识了。是啊,我们都超迷于超脱现实的事物。庄子,你在你妻子死的时候鼓盆而歌,名声都烂透哩!可是,我还是顶顶羡慕你,你是我无法企及的最好的伙伴。虽然我们常常斗嘴。欧阳修,我的哥儿,还记得我们一行人在醉翁亭里醉饮的日子吗?往事真是不可追啊!

今晚,就让我们就一醉方休吧!好吗?

我最爱的人,新郎没有到。

新郎还没有来,宾客纷纷议论,时间已经过半,为什么新郎迟迟不来。

荣格,你和新郎是多年好友,帮我去看看他吧。他昨天在南山上播种,回来的时候还兴致勃勃做了首诗“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我猜他是昨晚太兴奋,睡过头了。

茨威格,薇依刚发来电报。她还在机场,因为新冠疫情,手上持了绿码和48小时核酸也没办法到现场。听说,一下飞机就被送进酒店隔离了。很不幸,我们已经7年不见了。

我在山谷看到新郎逃跑了,留下了礼服和一封信。

信上写了什么?好友们纷纷探头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原谅我的不告而别。我去寻找我的自由和桃花源!——陶渊明

嗷,不幸的预言成真了。

在惊呼和窃窃私语声中,音乐响起,庄子在吹迷笛。大家像失忆了似的,完全忘记了发生的不幸,随着欢快的节奏跳起了舞。张蔷唱起了那首bye bye disco。每个人都开始晃动身体,舞动起来。

而那位新娘,也就是我,在一切未料到的盛况中,突发心脏病,当场死亡。

没有人记得这个故事,每个街道都流传着一个神秘的故事,女人在婚礼上突然死去,而那个夜晚,每个人都发了疯似地舞蹈起来,整夜都没有散场,舞会持续到天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