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iya

凡有所相,皆为虚妄。

《This is my only romance 》2

其实,我并不知道“我们”的未来,我也不知道我和你。有一点绕口,未来是如此不确定的一件事情,我只能知道此刻的心意,我无法保证未来。这并不代表许诺未来的人就是愚蠢的,至少她们许诺的时候,是真心实意这样觉得的,那就够了。

我知道自己,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和每一个人相处,我都需要时间,去观察我眼前的这个人,去了解这个人的品性、缺点和优点,去逐渐打开自己的心。

在那些人当中,我很在乎遥远的你。不知道为什么过去这么多年,我还是在乎着。当我给你发信息的时候,我会频繁地看你有没有回复,以及观察我自己心的状态。

有时候在漫长的等待中,我会去回避“没有收到回复这件事情”本身,假装跳过、不去思考过多。当你回复我的时候,我的心态转变至,我始终是幸运的,谢谢你回复我。唯有和你聊天的时候,我把很多微小的举动都赋予了意义。你的一举一动,仿佛都在牵动着我的悲喜。

 

有些时候,我会很失落,为总是没有和你聊得尽兴而失落,为我们好像总是聊得很浅显而失落。

我想起我总是在对话里说:哦,话题又终止了。是啊,直戳这一点的我,现在想起来真是令人讨厌,我现在觉得是曾经的我太在乎了,看得太重了。

我觉得我和别人的相处是舒展的,是不需要过分上心的。可是唯独和你,我好像会留神一些,耗费更多的心力,于是积攒很多的失落。

我觉得我们应该都是那种很被动的人,都是等待对方主动的那个人。我们也同样放不下自己的自尊,所以在爱情面前,我们很少能够真正勇敢一回。而一次勇敢,仿佛就耗费了我们所有的力气。我有时候在想,为什么其他人能够很轻而易举做到的事情,为什么我总是需要想很多,想很多之后可能还是做不到。唉,我,可真是怯弱如鼠(把我们删掉,毕竟我并可能并不知道你)。

我经常在猜,你到底喜不喜欢我。这个举动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解读:在想“你是不是喜欢我”的我,是在喜欢着你的呢?(真是绕口系列二,请多读几遍)。

经常在猜的东西,比如:你基本很少主动找我聊天,反正我印象里没有几次(斤斤计较中),所以你其实并不喜欢我。或许,于你而言,感情,在你的生命中没有那么重要。

我经常在想:你为什么对我坦白你的脆弱,这个举动代表了什么呢?只是恰好吗?我对你来说,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呢?你看,《再见爱人》里有三十六问,我可真是一点都不少。我有很多很多的疑惑,都在寻找解答。我也知道,有些疑惑,难以被解答。

我经常在想:你好像总是谈论你自己,你好像都没有关心我。我好像也是如此。我们都不是那么会关注、关心别人的人,我们都不是能够放下“自我”去看见别人的人。我们也并不懂得关心别人,用话语去治愈别人。曾经的我,应该是很爱谈论自己的(现在也依旧是)。可是,在和你聊天的时候,我产生了希望你能有那么一刻关心我的念头。我多希望,你在谈论自己的时候,能问一句,你还好吗?我想要知道你的境况。是啊,在爱里,我们要一点点学会并懂得表达自己的需求,所有的在乎、爱意,都要让对方感知到。

 

在过往的很多时刻,我都会想起你。想起你说“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过和你一起,或许我的生活也能丰富多彩起来。”你说的瞬间,我也存留了很多。我自问,我希望它成真吗?我一边希望着,一边又对这样的瞬间真正来临产生一种心惊胆颤和无法应对。我也不知道我骨子里在害怕什么?狗狗露出肚皮,可能会被主人轻轻抚摸,也有可能被伤害。我想,应该是这个原因,心惊可能是潜意识地保护自己。但,这应该是一个课题,无论未来会获得什么,同等的回应也好,被伤害和被拒绝也好,仍需要努力向自己在乎的人袒露真心。

 

不管未来的我们如何,我都希望,始终有人能够欣赏你、爱你。无论这个人是不是我,或者是你自己,又或者是其他人,我都想衷心祝福,祝福被欣赏的你。

Oh,my god,进入二重反省。如果信件给你造成困扰或不适,我希望你主动和我说stop,说:你的举动让我很困扰,云云。嗯,晚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