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iya

凡有所相,皆为虚妄。

《太傻天书》笔记一

“思维创造一切,恐惧是一切矛盾的根源”

“思想是一切创造的根源,和谐的思想只会创造和谐的生活。而你的思想本来就应该是纯净、和谐和没有病毒的。纯净思想会创造同样纯净的生活经历,你在内在如果没有疑虑和恐惧,你在生活中也不会经历疑虑和任何的艰难,更不会有任何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

“那些引导你向内察觉自己,理解自己,恢复你的创造力,让你不再成为受害者,不再被外在恐惧所束缚,给你带来内在的平静和真正的自我认识的事物,必然是引导你走向解放与觉醒的,这些清理你大脑的病毒的过程是真正的反洗脑。”

“当然,也有一些引发你内在觉悟反洗脑的过程,一些音乐与艺术,一些现实主义的电影和文学,一些引发人们反思生活和人生的书籍等等,那些让人离开这个世界的喧嚣,回到自己意义的思考和探索的东西,你理解他们给你带来的平静,那些事物无一不在教导你放下你的追逐,回到你的内在,这是真正的让你走向你问题预设的自我纯净的途径。”

“首先,梁启超应该没有说过“佛教只是心理学”,“只是”,这个词语就是一种否定和贬低。你在贬低或者否定任何事物,其实都是在贬低或否定你自己。”

“当你在太傻第二步,打开你真实的眼睛,你可以看到你的每一个创造实现的过程,无论是治愈疾病,还是创造成功,这个过程都会和你观察一颗种子如何慢慢发芽、开花、结果一样,是不可否认的真实,那个时候,你就自然不会再有什么“受害者”的思维模式了,你更不会相信,你以前觉得无关紧要的那些混乱思想,只是想想而已。因为你是如此清晰地看见,自己的思维是如何真实地阻碍一切和创造一切的——你所有想过的,都变成真实的了——也就是这个原因,《太傻天书》才会如此地强调对细微思维的察觉与锻炼。”

“未来是什么呢,未来只是时间,只是在时间中你自己写下的一个剧本,对于任何一个能完全与太傻沟通,并知道自己获得的信息本质的人,如果他确实是想帮助这个世界,他是绝对不会用这种沟通去作任何的预言的。因为他知道,时间是最大的幻觉,预言本身就是对幻觉的肯定,对人们散播的未来是如何如何的信息,不仅仅不会帮助这个世界,反而会加深人们对时间的恐惧和依赖,并强化这个世界受害者的思维模式。”

“所有现实主义的作品,都是某种让人无法接受的残酷,但是,那又是真相。但是,大脑最不喜欢的就是“真相”——但是,每一次的真相,都是对你大脑病毒的智慧、勇气和努力就能成功的幻觉的讽刺。”

“想想你哪一次信心满满的投资,不是彻底地失败?哪一次努力和渴望了好多年的事情,最后带给你的不是失望?而那些不经意之间做的事情,自己无法理解的“太傻指引”下的事情,却都以最合适的方式改变着你的人生,这些都是“真实的现实”的力量。”

“不管一个人觉得自己会多么明智地区分现实和想象,而实际每个人是怎么被自己的那些想象所深深地束缚,并不断给自己制造麻烦的。”

“别给自己计划了,你只要记住,如果所有的计划都会落空,又何必计划呢?如果所有的选择都是自找麻烦,所有的选择都一样,你又何必去费心选择呢?现在你再理解我们之前说的“无需选择”,你会有什么特别的感悟吗?”

“你也许觉得,你和所有人都可以很轻易地不会在现实生活中进入幻觉,分得清到底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幻觉,真的是这样吗?当一个男生看到漂亮的女生,就一见钟情,愿意为她上刀山下火海,并觉得为这样的爱付出一切都值得的时候,他们真分得清现实与虚幻吗?

当然你会说,那是人类美好的愿望,但是,所有的美好的愿望的本质还是恐惧和分离呀。这些最后都会成为囚禁你自己的牢笼。”

“你不管怎么计划,怎么选择,怎么趋利避害,最终你都是给自己制造麻烦,你一旦开始选择,你不可避免就将陷入矛盾和痛苦。

有一些时候,你忘记了选择,无从选择的时候,却往往得到最好的结果。就好像你的前世的经历,你最后几十年的平静生活,唯一的原因仅仅是你没有选择,也不必选择,或者说,你做出了“太傻”的选择。当你选择把位置让给你妻子的时候,你是出于爱。爱的选择,就是太傻的选择。其实你会发现,那个时候,你从未经历选择的犹豫,在爱中,你不会选择。你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伟大的事情,更不是因为什么海誓山盟的伟大的爱,你仅仅是在成为你自己。这就是太傻的生活原则“无需选择,成为你自己”。”

“这不是预言,只是规律而已,现在的规律,现在的力量,决定一切的未来。”

“你的大脑病毒肯定很失望,但是记住,让你大脑病毒失望的东西,往往就是现实。失望也是一种分离,它是期待的表达。太傻是不会失望的。”

“同情和怜悯也是一种分离,即使你认为这是人类最伟大的情感,但是,同情只是扭曲的爱。真正的爱,是没有区别的爱。既然没有区别,你又何必去怜悯呢?”

“正确地对时间的使用模式是:只在当下一刻,成为自己,无需思考,无需追逐,无需选择。”

“你能想象这种不依赖时间、不依赖大脑所谓经验的生活吗?你在欣赏音乐的时候会去期待下一个音符是什么吗?你会去判断每个音符的好坏对错、善恶成败吗?你没有思考,你仅仅是在欣赏,让音乐像流水一样流过你。这就是当下的感觉。记住这种感觉,这也是我们经常说的“当下一刻”的力量。你生活的每一刻都可以处于这种当下,这也是一种行动中的冥想。你的大脑停止,所谓分离的思想都被清空,大脑病毒也因为失去养料,而慢慢地死亡。”

“在谈到真实和虚幻的区别的过程中,我会教你如何睁开你的内在的眼睛,真正地去看,你会看到一个真正世界的样子。在未来的课程,你会学会如何穿越时空、如何治愈疾病、如何透视心灵、创造各种体验等等。但是,这些都只是一些小小的玩具,当你真正具备这些能力的时候,你是没有兴趣去使用他们的,因为你已经处于一个更宏大的真相中。”

“创造规则是无法作弊的,因为你其实根本无法欺骗宇宙和你自己。你每一刻的每一个举动,每一个思想,其实都是在向宇宙宣称,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拥有什么,你到底缺乏什么。你如果真的愿意像寓言里说的那样,把所有的钱,甚至再借一百倍的钱,都花掉也不介意,你最后的结果肯定是收到比你花掉的钱多得多的钱。”

“首先你要放弃你的判断和选择,尤其是根据读书的进展而判断、比较不同人的进度,放弃批评你自己和别人。你读很多书的时候,并不是因为那本书适合你,只是因为书的宣传告诉你,多少多少人读了这本书,多少多少人因为这本书取得了成功,于是你开始模仿,开始追逐,然后你的大脑病毒又不停地把这些书互相比较,不停地和你分析,这本书好,或者这本书不好,你也不停地分析,这个人比我知道得多,还是比我知道得少。”

“比较、评判和选择,是你的大脑病毒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在这些比较和评判中,你会陷入内疚和恐惧,又会有期待和追逐,在大脑的一团混乱下,你当然什么也学不会。也许你觉得,以前阻碍你读任何一本书、学任何一门新知识的原因,是你的毅力不够,或者决心不够,恰恰相反,就是你自己的毅力和决心在阻碍你。因为你一开始想到毅力和决心的时候就开始进入分离的思维模式了,你自己的毅力和决心只是在肯定“虽然这本书很难,但是我要努力读完”,当你觉得难的时候,你就会体验到难,你只会体验到你已经相信的,你自己制造了你困难的体验。然后你就很可能无法读完。其实这些过程都一样,是你自己阻碍了你自己,而那些阻碍的根源的力量是你大脑病毒的比较、评判和选择——这是我们这一次谈话要重点解决的问题。

你读这本书也是一样,不要觉得这是多难的事情,不要一开始就告诉自己:“我一定要读完。”这些概念都是在给你自己制造障碍,似乎读完这本书真的是需要凭借巨大的勇气和耐心才能完成的事情。”

“虽然我们谈真实和虚幻,我们还是要首先和你肯定,你是存在的,我是存在的,这个世界也是存在的,你面前的这张桌子和这瓶水也是存在的。而且很明显,我和你是有差别的,你和这张桌子也是有差别的,这个桌子和这瓶水也是有差别的。这个世界就是差别的存在,没有差别就不可能有这个世界。而你的大脑的核心功能就是理解差别。”

“差别是一种现实存在,例如你不能上街不看红绿灯吧。红绿灯是一种差别,但是,只要你不给这种分离附加上任何情感的观念,例如喜欢绿灯,厌恶红灯,这些差别就不会对你有任何阻碍,这是差别本身的工具性,这些都是真实,而且是你在这个世界必须体验的。”

“大脑的误用是:画家必须用画笔、画布和颜料作画。画家是唯一的创造者,其他的都只是工具。但是,有一天,画笔中毒了,被一群病毒所控制了,画家自己被画笔打晕了,画笔把自己当成了主人,这个被病毒占领的画笔,每天基本不做画,因为没有画家,他什么也画不出来,于是画笔开始忙碌另外的事情,他每天给100种颜色,做哪一种颜色更美的排名,或者哪几种颜色的组合更高级,指挥着这些颜色在相互的斗争中,让它们自己表演各种戏剧,演出了一幕幕的颜料世界的悲喜戏剧,最后的结果就是,画家在沉睡,画笔在画布上乱涂一通。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现实。那个画家就是在每个人身上沉睡的你的本来的自己,画笔就是你的大脑,画布就是时间,那些颜料就是你的世界的各种差别。而那幅画,就是你的生活经历。分离是什么呢?分离就是你给100种颜色的排名,好坏对错,是非善恶,这些都是那些病毒指挥着画笔做的,他们自己觉得最有意思的事情。”

“你自己的大脑就是在这分离的思维体系中给自己建造了一个坚固的监狱。”

“在这个监狱里,你从来都没有真的做任何的判断和认知,你只是在不停地根据已有的预设观念进行一个不断强化你预设观念的游戏。这个游戏的本质是:你只会相信你已经相信的,你只会看到你只能看到的——这也是监狱的本质。因为你一开始就构建的是一个基于分离的虚幻的体系,于是你在这个体系中,也只会相信虚幻,你还不断地强化你的虚幻,同时,你会将所有真实的事物,阻挡在这个监狱之外。”

“大脑根本没有认知能力,是完全根据预设的知识来工作的,那这些预设的思维模式来自哪里呢?

——你的大脑不会预设任何事情,它只是不加辨别地接收外在已经预设好的概念。本质上,你之所以信或者不信一个事情,唯一的原因仅仅是外在的大众普遍的信或者不信。

因为你的环境会变化,大脑的预设的观念也会不断地变化。我们反复强调,大脑不会认知,只是无分辨地接收而已。

事实是,在人们对自己的认识模式的问题上,对大脑的依赖和依旧的固执和偏见上,其实没有任何实质的变化。

“怀疑,不是怀疑一切,而是,对究竟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真实与虚幻的根本的判断方式的反思。”

“合一中无需选择。一旦选择,必然分离,并因为分离而矛盾。”

“我们之所以说,对错好坏善恶都只是一个幻觉,核心原因在于,每个人自己的标签系统是不稳定的。每个人只是在用一个根本不稳定的自我标签系统判断这个世界。所有的人际关系的矛盾均来源于此。你要的,别人可能不要,你觉得他要,但是他其实不想要。女人觉得家庭幸福更重要,男人觉得事业成功更重要。即使一两个标签可以妥协,不可能所有标签都妥协。这就是基于分离的标签系统的不可调和的矛盾——不管你在生活、事业、家庭中选择什么态度,多么能忍耐或者接受,只要你还在分离的标签系统中,这些矛盾都是不可调和的。”

“也就是在这个精细地消除你思维中的每一个分离的过程中,你一块块地拆除了大脑病毒几十年在你大脑中建造的那个预设思维的监狱。没有分离,这个监狱就不可能存在。但是,你既然已经建造这个监狱几十年了,你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拆掉,你只有在每一刻、一块砖一块砖地拆除,你才能一步步地走出那个分离的监狱,慢慢清理掉大脑病毒,走向合一。你也会自然地因为思维的合一,清晰,没有杂念,而创造你外在的和谐、富裕和健康的实相。当你清除了内在的恐惧,外在的匮乏也会自然消失。而富裕、轻松、自然与爱是这个世界本质,万物本来无所缺乏。在这个过程中,你自然会体会真正内在的快乐。”

“不要去批判你现在的工作和生活,因为没有一种工作比另外一种工作更不钩心斗角或者更不竞争激烈。如果你仅仅是批判,在批判中去追逐另外的工作,你肯定会经历更多的失望和痛苦。这是任何的分离不可避免的结果。例如,你不干金融了,也许觉得企业管理咨询不那么钩心斗角,但是,你肯定会发现,企业管理咨询同样有其内在的矛盾和分离的体系,你不可能真的获得任何的满足。”


“《太傻天书》反复说,我也反复说,你的思想创造了你的一切经历。你只会看到你想看到的。如果你认为一个事情难,你就会体验到难。首先你要清除的是你大脑里对你要做的事情的难或简单的分离概念。”

“你也要放下你大脑里给你预设的那种战斗或者躲避的观念,包括你说的要去归隐才能避开这些社会的洗脑。你不可能通过批判任何事情而消除任何事情的,你也不可能通过躲避而逃离任何事情的。批判、战斗、躲避,都只能说明,你的大脑真的把这些幻觉当真了。于是这些幻觉就会真的变成真的。

从上一次谈话开始,我就在反复说,你要做的很简单:在当下的每一刻,成为你自己。具体上,就是放下所有的选择、判断、归咎和追逐。只有放下,才是走向合一的道路的唯一的途径。”

“你在做的每一件事情,其实都是在表明你自己内在已经相信外在的追逐模式。”

“这里面有个常见的误区,就是在做一些事情之后陷入自我的归咎。就好像很多人购物之前觉得特别想买,买回来以后,又觉得其实没有什么,马上又自我责备一番。注意,所有的自我责备,都是一种攻击,这是你大脑病毒的伎俩。你的自我责备不会真的让你解决什么问题,反而会让那些东西更深入地控制你。”

“我也并不会恐惧什么,偶尔查询一些工作信息的时候,还是会接触到各种弹出窗口,也会收到垃圾短信,路上也会看到广告牌,还有餐厅的电视机也会放新闻,只是我不再对它有兴趣,也不再主动地去看什么新闻或者时事动态。因为我知道,就算再过一百年,这个世界也还是这些新闻,一百年前,也还是这些,好像每个都不同,其实每天都是一样的。”

“你迷恋看电视剧、看杂志、看新闻或者任何你习惯性地进入分离世界的生活模式,不要用什么禁止的方式来强迫自己,那只会陷入归咎,然后未来看更多。你肯定可以找到某些你喜欢而投入的事情,没有那么多分离的因素的。例如投入地工作、听音乐、锻炼等等,都是很好的方式。你做这些事情,你花在那些电视剧上的爱好会自然变少,慢慢不再是你的考虑。这个其实和类似戒烟戒酒戒毒品的方式是完全一样的,你不能靠摔碎所有的酒瓶去戒酒,就算摔碎了,你很快就会去再买一瓶。你要做的是,根本当这个世界没有酒这回事,专心去做别的事情,自然你也就会不再觉得酒有多重要了。”

“真实的事物一个最大的特点是:永恒存在,无关时间,无关观察者,无关角度,无关对象,真实是规律,无论你是否意识到,是否承认它,不管到底是谁在观察,从哪个角度观察,它都在运作。就好像这张桌子,不管谁看,都可以说,它就是一张桌子。”

“虚幻的特点是:它会变化,它与时间相关,它与观察者从哪个目的、哪种方式、哪个角度观察相关。虚幻的事物因为变化而不可能成为规律,如果规律变化了,就不叫规律了。还是例如这张桌子,它到底是好桌子,还是坏桌子,是高级桌子,还是不高级的桌子,其实谁也说不清楚。这些基于分离的观念,都是虚幻的。”

“真正的爱,是没有对象、没有层次、没有多少、也不分彼此的。如果你说,你爱谁多一点,你爱某某,不爱某某,你现在爱,以后可能不爱,这些爱,肯定不是真正的爱。爱是自由,爱是理解,爱是宽恕一切。这样的爱才是你说的爱情、友谊、亲情之类的“有对象的爱”最完整的表达。这就是为什么有人总是在爱中感到痛苦,因为他所感受的并不是爱。不是爱,是什么,肯定是幻觉,是恐惧,是束缚。

“记住,凡是真实不可能存在反面,如果存在反面、存在敌人、存在可能削弱和伤害真实本身的事物,真实就不能称之为真实了。”

“生活一切实相都是幻觉,那如何创造呢?这只是你的误解。是你对实相的认识模式是幻觉,实相本身并无真实和幻觉的区别,只是工具而已。就好像时间,只是你对它的依赖和束缚是你要解决的问题,并不是你要打败时间,你要处理的,仅仅是你的思想究竟是如何看时间。生活的一切经历也是一样,改变你的思想,生活会真实地改变。”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