堤風音

日文接案翻譯、巴哈花精諮詢師、駐點按摩師、業餘國標舞者。想在這裡說說翻譯、說說花精、說說情緒。翻譯工作或花精諮詢問題請洽:sakuiatingur@gmail.com

[隨筆]翻譯的愛與飯碗需要平衡

發布於
最近在FB翻譯與譯者社團裡一則貼文引爆了少見的討論熱度。
一位出版社編輯(應該是X邦)徵求有雙專業的翻譯,英翻中,但是是以「中文字」計價 0.6元。

引用了雪倫的「翻譯圈吵什麼」一文,來寫寫自己的看法。

這話題在翻譯社團幾乎是月經文了,但也不是一篇都需要對著案主窮追猛打,尤其很多編輯都在社團裡,翻譯是靠人脈吃飯,沒必要跟機會過不去。(我個人也在社團潛水已久。)

雖然沒比較沒傷害,日文翻譯的行情不知為何居然比英文還要低。普遍一本書的價格足夠活個一、兩個月,但跟接口譯、國外案子的同行比起來還是差很多。

我大概是入行全職第五年接受這件事,愛不能拿來當飯吃,只好想辦法增加斜槓收入,來維持我對書籍翻譯的愛與專業。

但絕對不是看到低價案就把案主罵爆,就可以改變低薪啦,看看台灣慣老闆滿天下(ry

思考怎麼從大方向或自己能做的方式改變文化,可能還是比較實際一點。

以上是回覆在雪倫文章下的想法,另外想寫一下自己對於業界的解讀。

入行七年,出版量大概是小咖等級,但偶爾也能在圖書館或書店看見自己的名字或筆名。

翻譯是個說出來好聽,有名聲,卻賺不了錢的行業。尤其筆譯,職業傷害重,人在電腦前待久了,交際障礙,運動量不足,思想也容易跟著身體一起僵化。

我大概在兩年前體會到這種生活的極限,我算是做任何事都喜歡平衡、適當,過度的社交跟過度的離群索居都會造成壓力。但我認識許多同行,基本上很多人與其說是喜歡這種生活(雖然真的有人喜歡),更像是習慣或屈服。

高中就決定往翻譯前進,在日文系打滾的同時,不忘打聽各種翻譯業界的現實面,我自認比很多年輕譯者更早面對翻譯界的缺陷,但實際入行以後,仍然度過了不少快樂時光。

然而,那是建立在精神的滿足,飯碗不足仍舊會逼人面對現實。

尤其是出版領域,這是一個注重精神、心智的業界,提起金錢會被鄙夷,但沒有金錢要怎麼成就一個行業?資本社會與科技快速進步的時代,光守著舊有的精神潔癖,不以開放的心態看待知識領域電子化或影像化,很容易被讀者拋棄。

個人認為,這才是出版業界、翻譯業界真正該正視的問題。我不認為筆譯會跟著出版業一起凋零,因為世上還存在著人,有人,有人心,有不同語言,翻譯需求永遠不會消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翻譯圈吵什麼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