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草之庭】堤風音

日文接案翻譯、巴哈花精諮詢師、駐點按摩師、業餘國標舞者。想在這裡說說翻譯、說說花精、說說情緒。 象特市—每日花精冥想與生活:https://liker.social/@sakuia 翻譯工作或花精諮詢問題請洽:sakuiatingur@gmail.com

【花精筆記】挫折與龍膽

發布於
龍膽,代表語是懷疑,懷疑的對象看似是外人,實際上是自己。

這一陣子,天天都在做花精冥想,每抽一張牌,每喝一滴花精,就像在剝洋蔥一樣,把自己一層一層掀開。

鳳仙花、忍冬、葡萄、野燕麥、橄欖。

最後是,龍膽。

看到這一張牌,喝下花精,腦中浮現的是許多年以前,自信滿滿又興奮地拿著自己的譯稿,請業界的大前輩審稿。同一時間,我接到心目中的大出版社試譯,拚盡全力交出自己最好的譯文。

就在這一年,我意氣風發準備轉向大眾小說翻譯,然後被悽慘地擊沉了。前輩精準又犀利地指出我的不足,大出版社也直截了當地退回了我的試譯,認定我實力不足。我在翻譯業界的成長從此停滯,時間長達三、四年。這期間,我不是沒做過各種嘗試,我的運氣同樣帶給我許多機會,但我似乎始終無法從那次失敗走出來,一次又一次浪費自己的好運。翻譯曾經是既快樂又新奇的工作,但僅僅一次失敗,就抽空了我的愛。

看著業界其他同行、前輩謹慎、認真接下一份份工作,我不禁思考,我愛這份工作嗎?我的努力真的這麼不夠?我究竟有哪邊需要改變?

我帶著懷疑面對工作,自然而然,機會漸漸不再上門,加深對自己的質疑與沮喪。情緒成為驅趕好運的高牆,懷著嫉妒、恐懼與酸葡萄心理,怎麼有辦法像剛入行時一樣,專心一意地面對自己的工作?

討厭被拿去與他人比較,討厭做看不到結果的努力,討厭面對自己的弱點。

但儘管苦苦折磨自己,又轉換跑道去嘗試別的工作,甚至心生放棄翻譯工作的念頭,四年過去,我仍然在做翻譯。

其實,我只是累了。我的天性悠哉又樂天,跟不上充滿壓力的出版業界,但我仍然喜愛以文字推廣喜愛的一切。

翻譯,就是傳遞訊息。我走上翻譯工作的動機,僅僅是想讓更多人認識自己喜愛的那些圖畫、文字,讓更多人知道那些有多麼美好。

我知道,假如我能再找回我的愛,勇氣會再一次回到我身上,推動我,去尋找實現自己熱愛的形式。

龍膽,是一種苦味極強的藥草,更代表懷疑自我的苦楚。良藥苦口,失敗極為成功之母,儘管我要的不是常人口中的成功,但我仍想找回自己的勇氣,勇於面對自己的弱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舊文】花精是什麼?

巴哈花精系列-楊柳 Willow

巴哈花精系列-岩水(巖泉水)Rock water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