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草之庭】堤風音

日文接案翻譯、巴哈花精諮詢師、駐點按摩師、業餘國標舞者。想在這裡說說翻譯、說說花精、說說情緒。 象特市—每日花精冥想與生活:https://liker.social/@sakuia 翻譯工作或花精諮詢問題請洽:sakuiatingur@gmail.com

【思考隨筆】快樂的定義

發布於
原文寫自2021/6/17。做花精師這幾年,一直有個疑惑。每一個到手上的個案都帶著心傷,彷彿忘記他們曾經快樂過。

我從小就很擅長「快樂」,不是裝作快樂,而是真心對周遭事物感到好奇,探索愉快的事,為此可能會主動冒險,曾經帶著朋友跑去工地邊緣探險。(好孩子不要學,超危險) 然而,不知道是從什時候開始,有許多人告訴我,妳不可以這麼快樂,旁邊的人很難過,你應該要一起陪著悲傷難過。小時候的我也算聽話,又喜歡人,自然乖乖收起自己的快樂,陪那些難過的人一起難過。

但是「悲傷」一點也不開心,陪別人一起哀傷,並不會真的讓他們開心、快樂,為什麼我不能用「我」的方式,帶他們一起快樂?內在小孩的疑惑,從兒時就存在。我並非那麼有同理心,而是不懂得分辨「我」或「其他人」的差異,彷彿只能變得跟他們一樣,我才能活在群體中。

錯了,大錯特錯。

花精師的功課,沒有先認識自己,怎麼去認識別人?分不清自己,自然也分不清他人。功課做完了,我找到兒時的自己,最原始的自己,看什麼都可以很開心,如同小小的紫花酢醬草,可以隨處活在都市、山林、田園,不跟人比較,自得其樂,永保最純真的快樂,靜靜綻放。

我會不會苦惱?我苦惱過,但無論任何苦惱的時候,我都不曾忘記讓自己變快樂的方式,那對我來說,猶如呼吸一般,只要看一看喜歡的書,玩一玩喜歡的玩具,就能重新再去面對苦惱。

不逃避,也不耽溺於痛苦。

為什麼我必須對自己的快樂感到內疚?出身在一個有愛也有吵鬧的熱鬧家庭,熱鬧又冰冷;我與母親情同好友,與父親形同陌生人;喜歡什麼就做什麼,從來不會被阻止,卻也不需要為了獲得什麼放棄自己。

自由與信任,就是我活得快樂的泉源。

或許有人覺得我就是沒吃苦,過得太開心,怎麼能在那些痛苦的人面前講這種白目話?但如果我扼殺了自己,要怎麼告訴他們,我有方法讓他們變得很快樂?這簡直本末倒置。

這是一種倖存者偏差,或者自大,或者傲慢,或者不食人間煙火。但換再多名詞,都無法壓抑「我」。

我想用自己作為證明,在這個互相比較的時代,仍然存在不受他人束縛、不用執著正確錯誤的「快樂」。

今時後話

凌晨時分,是我個人思緒最輕靈的時候。這時間剛睡醒,很多靈感選在這時間降臨,對自己的想法也最誠實、最不受他人影響,所以我很喜歡在這時間記錄自己的思考。

有時回過頭來看,自己始終懷抱一份稚嫩,自我、卻又樂於分享。曾有朋友久違多年再見到我,第一句話是:「你怎麼都不會變?」

這句感想,或許就是我的本質。多變,即為不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舊文】花精是什麼?

[花精筆記]人生轉角無數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