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草之庭】堤風音

日文接案翻譯、巴哈花精諮詢師、駐點按摩師、業餘國標舞者。想在這裡說說翻譯、說說花精、說說情緒。 象特市—每日花精冥想與生活:https://liker.social/@sakuia 翻譯工作或花精諮詢問題請洽:sakuiatingur@gmail.com

【國標舞日記】跳舞與療癒

發布於
又一週課程結束,整期個人課來到一半。

今天的課程跟之前不一樣,著重在跟舞伴的連結與距離,還有女士在舞蹈中的份內工作。一個連結,將身體交給舞伴,對我來說卻莫名困難。直視舞伴,不要逃避對方的視線,面帶微笑,走進男士懷裡,輕放卻不能依賴,信任自己與對方,找到安全感與自信。

老師說,現在的她是我的鏡子。我看著她要像看著自己一樣,喜悅、安心、自信。我當下滿頭問號,我才發現,我現在的舞蹈裡沒有這些東西。
好難。我在舞蹈中一直是焦急的。跟不上節拍、害怕踩錯步子、在意他人的眼光、害怕他人窺見自己的錯誤。

下了課,教室外一陣暴雨。急忙與老師道別之後,我騎著機車,心想:這雨下得真好,沒有人能發現我滿面淚水。

我沒有大哭,但是眼淚跟突然到來的驟雨一樣,落個不停。

這陣情緒的洪水,就如同我一直以來的自我療癒時刻,傾瀉、流淌。哭就是哀傷嗎?倒也不是,只是內心的脆弱堤防又一次潰堤,無數的情緒從破口衝出來。

老師問我,我在跳舞上追求什麼?我當下回答:「我想把舞跳得很漂亮。」
我想起《人魚紀》結尾的一句話,「跳舞就是走路。人生要的,不就是走路走得漂亮。」這句漂亮很模糊,是想讓人人覺得自己漂亮?還是讓自己能夠讚賞自己?

我自覺內心很矛盾,想要舞台,卻害怕他人的目光;想要安穩,卻不斷追求挑戰。但我尋尋覓覓,終究只是尋得老師的一句話:「安心」。
安心地做自己喜愛的一切,跳舞、翻譯、療癒他人,不想受任何人影響、拘束、控制。沒有人能給我這份安心與自由,只有我才能給予自己。
如果我沒有安心、自由、熱情,要如何展現給他人?時隔十餘年,我的內在依舊空蕩,宛如漏斗,想填進去的東西在不知不覺漏光了,但我還剩下什麼?

才怪,抬起頭來,看看自己。這種空洞只是錯覺,腳下走的,是我為自己選擇的道路,身邊是自己選擇的人們,手邊留有真正想要的東西。那我還缺什麼?該做什麼?把目光拉回自己身上,看著自己,正確地檢視自己。旁人就是鏡子,映照出自己的不足與優勢,相信自己做得到,就能做到。嚮往什麼,就去做,去思考怎麼做,不懷疑,不害怕。
拿出耐心,當下的失敗只是漫長人生的一個時刻,別忘記目標,別忘記初衷。

我在舞蹈中感受到自己,這才是我跳舞的理由。每走一步,每一個旋轉,每一次抬腿,都在療癒、釋放、展現。不是為他人而跳,是為自己走得更漂亮、更優雅。與人相伴,更不能忘記自己,時而親近,時而遠離。無論跳舞或是人生,大概都是如此。

繼續挖掘、打磨自我,最後會看到什麼?答案大概還要走上很久很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