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世浩|Ellis Chan

隨心亂寫

【觀展筆記】永恆慕夏﹕大師級作品毁於災難策展安排

自從上週開設了Matters的帳戶後,一直想動筆記錄一下日常生活的觀察和想法。今次趁着連假去中正紀念堂Mucha跟Dali的展,滿心期待兩位大師的作品卻被潑來一臉冷水。不過公正的來說,讓我真的感到不滿的是Mucha的策展安排,而非兩位大師的作品。讓我這麼咬牙切齒,巴不得要撰文痛罵的,莫過於它的燈光、佈局和動線設計。

自從上週開設了Matters的帳戶後,一直想動筆記錄日常生活觀察。本身完美主義(往往做出來不完美)的個性,總把這事一拖再拖。原本已經想好寫關於與家人看電影的側錄。不過,今次趁連假去看中正紀念堂Mucha跟Dali的展,滿心期待着兩位大師的作品卻被潑來一臉冷水。不過公正的來說,讓我真的感到不滿的是Mucha的策展安排,而非兩位大師作品本身。


災難的燈光、佈局與動線設計,糟蹋了大師的作品

讓我這麼咬牙切齒,巴不得要撰文痛罵的,莫過於它的燈光、佈局和動線設計。一踏進展場,隨即有工作人員提醒觀眾可隨意走動觀賞,不用排隊。映入眼簾的第一個區域,右側是慕夏早期的作品,左側則是一些當時候啟發到Mucha的日本浮世繪,以及Mucha一家的照片和介紹。這樣的分區安排相當合乎邏輯。可是,策展方把慕夏的作品密密麻麻地陳列,作品與作品之間可能相隔不足一個人的距離。若然這是在人流少、細小空間的展覽,緊湊的排列,絕對能讓觀眾馬上抓住作品間的聯繫。反之,試想像Mucha作為大師具一定號召力,加上策展方鋪天蓋地的行銷(與7-11聯乘、在各大網站的推薦等),可想而知策展方也深明(期望)這次展覽人流不會少得去哪裡。它卻把每幅作品排得像不留任何空隙予觀眾。遺憾的是,這次展覽場內禁止攝影,否則必定讓大家感受一下場內人和作品何其擠擁。

Mucha不少手稿技法相當精細,需要靠近仔細觀看才能欣賞箇中的美。觀眾自不然會靠得很近去觀賞,但他們一貼近畫作,就會擋住其他人視野。另一位觀眾要欣賞下一份作品,就必先待前一位觀眾動身才能繼續。這牽涉到場內另一個災難安排 – 燈光和說明卡。據我現場觀察,場內每份作品幾乎也沒有獨立打燈,並以暖色燈光,以致場內燈光昏暗而且色調失配,令原本細小的作品更難看得清。觀眾觀看每份作品的時間隨之拉得更長。原本地上的距離線,只是勉強「提醒」觀眾不要把臉貼到作品上。奈何在糟糕的燈光下,也難怪不少觀眾要貼着距離線,靠前觀摩作品。

拖後腳的又豈止燈光呢?說明卡更是讓我質疑策展團隊的經驗和誠意。倘若開展前有做過內部觀展,不致如此災難。首先,說明卡上的字小得很可怕,自問本人也不算深近視,但真的很難看得清,就我觀察所見可能每個字只有6-8pt。若然次要資訊是6-8pt,也勉強能理解,但連作品名稱也是6-8pt。有時候甚至連作品名稱也未看得清,就被後面的人潮推着走。撇除字型大小,更讓人不解的是展方更要用上楷體去呈現,使得原本細得看不見的字,看得讓人「懷疑人生」。

其次,更可怕的是,展覽有一部分展示不同美國唱片封面設計,如何受Mucha所啟發。原本那面牆的設計確實很好看,但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展方把十多片唱片的說明卡擠在一個小轉角的牆上,還依舊是那惱人的小字體和楷體。敞若你在右面看完一張唱片,感興趣想了解箇中資訊,你就走向那一小角才能看得到。那一小角的空間只能容納一人,甚至你站在那個位疊,還會阻擋到部分唱片封套。

真的是慕夏?

說明卡、佈局緊逼使得後面展區展覽焦點模糊,容易讓人有誤解。從中後段展區,展方嘗試把慕夏的展品穿插着其他受其啟發的作品,像Marvel漫畫封面等。Marvel封面我們當然能清楚區分出並非慕夏的作品。惟最後日本展區,一大部分並非慕夏的作品,但卻中間穿插一兩件慕夏的作品。如此不按時序的編排,打亂了原本順序排列的邏輯性。原本細小說明卡此時儼如「幫兇」,連作者的名稱也看得不清,很容易讓人誤認其為慕夏的作品。

另一個值得詬病的是,日本展區不少作品是創作在20世紀初,但卻排在歐美當代展區(1960-1990年代)的作品之後。雖然就地域能夠理解兩者的分野,但在時間邏輯上區與區之間的連接難免過於跳脫

空間真的不夠嗎?隨即被打臉

原本我還想為展方辯解,或受限於中正紀念堂的場地限制。不過就我觀察,其實不少展廳位置中間位置是空着,沒有擺放任何作品,連觀眾也不會站在中間。既然如此,為何展方不打算好好利用中空的位置呢?這樣不就會令每件作品變得太「親密」,也多留了一點空間給觀眾喘氣。不過就我現場觀察,展方總是依賴以牆面順方向逐一陳列作品,也促使觀眾動線像排隊一樣。觀眾為了能順着邏輯觀看,只能一個挨一個作品等候。即使工作人員千避百苦提醒觀眾不用「排隊」,但場內格局才是不斷逼觀眾要「排隊」。

原本以為是館所場地限制,誰不知走進同在中正紀念堂Dali的展內。不論是燈光還是場地安排,都顯得「高明」。雖然後面關於Dali的神曲作品展區,也犯了類似編排過密的毛病。不過Dali展覽中,不少作品並非依賴牆面作為動線引導,而是透過不同有心思的裝置、色調和燈光設計引領觀眾。尤其部分一面牆只會展出三幅作品,並騰空兩側空間予觀眾欣賞。就算站在後方的觀眾,也能同時觀賞。看完Dali展後馬上豁然開朗。惟再對比Mucha的展覽,不禁無名火起。

說實話,單是Mucha一場的全票達350元,是任何台灣美術館的十倍價錢。我能理解的是,大師作品的價值叫價力相對高很多。我在想單是票價連週邊產品銷售,策展方定必能做到收支平衡。哪有怎會沒錢花在策展工作上?同在中正紀念堂的Dali做到,為何Mucha展方卻做不到呢?

我想起對上一次在香港也是看大師作品,已經是在2021年初香港藝術館的Botticelli珍藏展。兩次經驗相比下,更會覺得這次觀展經驗的糟糕。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