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格寶的英倫不政經

住在倫敦的二寶媽

得了Covid-19之後/ 六歲半的兒子接種疫苗

座標:英國倫敦/ 確診時間點: 2022年1月中
2022年4月13日,英國甫開放5歲以上的兒童施打Covid-19疫苗,我們馬上帶六歲半的David去打。事前不知道會是什麼疫苗,到了才知道他是打輝瑞10mg。幸而施打後沒有出現任何副作用或不適。

一直想記錄下我們家確診Covid-19的心路歷程,卻又猶豫再三。原因是我心裡對於這個病毒的敬畏,深怕說出來後,冒犯了什麼禁忌似的,接著這個病毒會再次沾上我和我的家人們的背。

這一切都很難說。

最近台灣疫情是真正出現爆發的趨勢,一直以來都在疫情重災區英國的我,對於COVID爆發的定義早已受到嚴重的扭曲。在英國,一天十萬人確診,才被稱為爆發。而現在,2022年4月20日的政府公布數據顯示,單日新增確診人數為2萬7,069人,過去七日平均每日新增確診人數為5萬8,745人....。

是否死亡人數不多? 昨(20)日新增死亡人數為443人.........

而英國早已在今年一月底就全面解封。馬照跑,舞照跳,口罩完全不戴。

我完全不知該作何感想。

先說說今年一月中我們家確診的情形吧。

從去年12月開始,英國疫情再次"牙"起來後,議論紛紛著是否又要重演前年戲碼,在聖誕節前緊急封城。不過髮夾彎首相本人當時已經深陷派對門風波,這時他若是在下令封城,他不如直接拿屎往自己臉上塗還比較快,因為根本不會有人聽他的公布的任何政策。


為了保住他的飯碗,他決定賭上眾人的性命: BUSINESS AS USUAL.

英國人提心吊膽地度過聖誕節後,看著每天驚人的數據,開始議論紛紛,說這下總該封城了吧.....1月6日,我分別從幾個不同的地方,都聽到了同個日期,謠傳政府將宣布這天開始封城。


結果並沒有。可見首相有多麼怕失去他的寶座。畢竟有這麼多裡裡外外的孩子們要養,嗷嗷待哺,食指浩繁。

聖誕節假期過後,沒有封城,政府只說,鼓勵居家上班,卻仍是全面開放學校。

這種情形下,家長還不能擅自把孩子們留在家裡,否則違法,會被學校舉發並把家長送上法院開罰。

學校還是開了,但是出席率很差,孩子們一個一個倒下,Covid-19步步逼近。確診只是遲早的事情。

1月10日晚上,女兒琦琦的好友的媽媽傳訊跟我道歉,說她女兒確診,要我也注意一下琦琦,畢竟她們每天都玩在一起。在此同時,我才知道琦琦的另一個好友早就在兩天前確診,該好友的媽媽卻沒有跟我們說! 學校也不會告訴我們有哪些小朋友沒去上學,我們完全無從防範。

說實在,開放到這種程度,要如何防範?除了打疫苗。

1月11日一早,我給孩子們做快篩,很快就得到確診的結果。在此同時,我跟老公都顯示為陰性。我們大人都沒有症狀,小孩則有一些咳嗽與眼睛感染的現象。

孩子們馬上就留在家裡,而我的主管卻說,因為我還是陰性,所以12日仍是叫我去上班,這天由老公在家照顧小孩。

6歲半的茶米開始發燒與肚子痛,整個人病懨懨。4歲半的琦琦則只是輕微咳嗽,沒有其他不舒服的現象,食慾活動力也都正常。

1月13日,換我請假在家照顧小孩,老公出門上班。不過他有自己的辦公室,不會接觸到其他任何人。他去辦公室,反而比較安全。這天,茶米病情加劇,更加不舒服,持續發燒,沒有食慾。琦琦也略顯疲態,活動力降低。我幾乎整天都抱著茶米,無比心疼,除了定時給他們吃退燒藥,其餘的我完全束手無策。

這時我在心裡跪倒在新冠病毒面前,拜託它讓我替孩子們承受這一切吧。


得償所望(ironic)。13日晚上,我覺得喉嚨癢癢的.....一測,居然變成陽性了!其實也不用太意外,12日晚上我和兩個孩子睡在一起,因為他們都不舒服,我實在一步都離不開他們,非常擔心害怕。

同日,13日晚上,睡在我旁邊的茶米,在夜裡忽然出了一身大汗,詭異的大汗。我注意到他流汗,是我忽然感覺到我的袖子很濕涼....原來是我的袖子靠在他臉的旁邊,完全被他的汗水給浸濕。

他整臉都是斗大的汗珠,額頭,鼻頭,包括臉頰。我從沒看過他出汗成這個樣子,額前瀏海全都沾溼了。


我趕緊起身拿毛巾幫他擦汗。他的前胸後背也是大汗淋漓,枕頭與床單都濕了。我趕緊先換掉枕頭,在床上鋪上毛巾讓他墊著。


這場大汗之後,隔天14日,他一早醒來,元氣十足地跟我說: 媽媽我覺得我好了,我可以去上學了!


我說,你去上學的話,其他小朋友全都被你嚇跑了。很可惜,在你的檢測轉陰之前,你還是不能去上學。

*********

當時英國的隔離政策也是朝令夕改。原則上是從確診後隔日算為第一天,至少隔離7天,並且最後連續兩天測試都呈現陰性,才能解除隔離。

或是,隔離10天後,不管檢測結果如何,都可以結束隔離....

我在確診後第十天轉陰。琦琦從頭到尾症狀最輕微,她在11日確診,在19日與20日就連續陰性,因此21日星期五,她就開開心心地回去上學了。茶米則到21/22才連續轉陰。我則是22/23才連續轉陰。

老公則是幸運地從頭到尾都沒有被我們傳染到。我們仍是同桌吃飯。要做到在家隔離是不可能的,他還是給孩子們念睡前故事,只是減少擁抱,且避免親吻。

我們猜測著是因為疫苗的保護力。否則孩子們確診隔天後,是他跟孩子們相處了一整天。他打的三劑疫苗分別是AZ+AZ+莫德納,他三次打完疫苗都有些許的發燒與很輕微的不舒服。

我三劑都是輝瑞,三劑打完我完全沒有不舒服,也沒有手痠,反而食慾很好。數度懷疑護士是給我打白開水嗎?

******

我們家三人確診的經驗看來,很可能得的是Omicron,因為我們沒有失去味覺嗅覺,症狀也很輕微,真的像是感冒一樣。我自己而言,症狀真的很輕微,比平常感冒還輕微。整個過程中就是喉嚨有點癢癢,有時心理作用吧,覺得心臟快喘不過氣。不過我本來就有二尖瓣脫垂的問題,其實時不時都會感覺到那樣喘不過氣。

確診期間,我預防性地服用清冠一號中藥。那是我早在2020年底就一次購入八盒的預備用藥。這期間,送了一些給確診的朋友們,漸漸地,自己所剩無幾。躲了快兩年,終究是躲不過。

這個中藥我也不知道確切是否有療效,但是吃了至少我心理上覺得有舒服一些,生理上可能也有點效用,但畢竟我很幸運地,沒有出現重症。

到現在確診後三個月了,其實我仍是會擔心再次確診。身邊聽說很多朋友都是得了兩次以上.....。


******

現在回頭看看確診經過,想要分享三個主要心得:

1. 新冠病毒的挑戰不只在生理上,更是在心理上。往往心理壓力是讓自己病情加劇。

2.一定要跟小孩好好說明這個病毒的起因與後果。

3. 要準備充分的快篩試劑。

第一個首先是心理壓力的部分。雖然我確診的症狀很輕微,但是這是轉陰後,以及隔了幾個月後,覺得自己可能沒有後遺症了,才敢說出的結論。過程中其實很煎熬,因為不知道自己會發生什麼事。不管是否打過疫苗,還是聽到不少難以預料的病情發展。這樣的不確定感真的很折磨人。

我後來努力尋找樂子,跟孩子們在家,完全不擔心功課,我的工作也只做基本盤,其餘時間就是跟孩子們一起吃喝玩樂,轉移注意力,也主張心情POSITIVE可以幫助病情趕快NEGATIVE。


第二個就是一定要好好地跟孩子們說明關於這個病毒的everything。

在確診之前,我就經常跟孩子們說,現在有這個病毒的存在,會讓人生病甚至死亡,所以我們很多事情都不能做,出外也要勤洗手,保持清潔。

但在得知確診的當下,茶米馬上哭了出來,哭著問: 「我會死掉嗎? 我還可以回台灣嗎? 我還可以辦我的生日派對嗎? 我還可以去Dylan的生日派對嗎?」

看到他哭成這樣,我真的很心碎。我溫柔而堅定地把他擁入懷裡,然後告訴他: 「你不會死掉,我們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台灣,你可以辦你的生日派對(那是在七月),但是很抱歉,你不能去Dylan的生日派對了(那是在即將來臨的那個周末)。」

他還是哭了,但是明顯鎮定許多,他很傷心不能去他最好的朋友的生日派對,但是至少知道他不會死掉,他還是可能回台灣,而且他可以辦他的生日派對。

經過他這一哭,我才明白孩子們其實對這個病毒很不了解,孩子們也跟我們大人一樣,其實很害怕。


最後就是快篩試劑FLT的數量。由於英國的隔離政策高度依賴連續兩次陰性的結果,因此插不多就是每天都捅一下,try your luck。尤其是輕症的話,實在不好說到底轉陰了沒有?就只能每天測一下。一家三個,用掉的試劑數量其實不少。

當時試劑還屬於免費索取的階段,但是隨著疫情升溫,各地也出現缺貨的現象。當時在朋友的提醒之下,發現老公任教的大學裡還能夠索取,雖然一次只能領一盒,但是我們前後大概領了三盒備用,準備度過這段確診的日子。

現在英國已經沒有免費試劑了,要自己去買。我也不知道多少錢。真心希望不需要再用到(淚)。


********關於兒童接種疫苗*********

我們家一直都是支持接種疫苗的。

對於這種事情,每個人都是自帶立場,其實已經預設自己想打或是不要打,再看個人對於外界資訊的吸收能力以及能否改變自己立場的能力,去決定繼續強化原本的立場,或是可以做出與原本立場相反的決定。

我們支持接種疫苗之餘,也持續關注疫苗相關的學術報導與研究。

老公一直都是支持兒童也要施打。對於孩子們,我本持觀望,他則持續跟我分享相關的最新報導與研究。

接著經歷過孩子們確診,看著茶米這樣受苦,我自己卻很輕微,老公則幸免於難。琦琦可能因為年紀比較小,相較之下,病情也沒有茶米這麼嚴重。

經歷確診之後,我也支持讓茶米去接種疫苗了。我當然擔心。

在他接種疫苗後的當天與隔天,我也是寸步不離地陪著他,提醒他喝水,提前吃Calpol退燒藥作為預防,早睡早起,保持心情開朗。

幸好,到現在施打後一周了,他完全沒有出現不適感。

等到他可以施打第二劑時,以及今年八月,琦琦滿五歲後,我們也會帶他們再去打疫苗。

******

最後想說一下,關於「被當成白老鼠」這件事。我看到台灣輿論似乎出現一種聲音: 叫我孩子去打疫苗?你什麼意思! 你的孩子不會先去打喔!

我覺得病毒之前,我完全不敢貿下結論去說: 你看這個病毒就是這麼輕微。或是你看我孩子打了疫苗都沒事,你幹嘛不敢打?

我的三個英國蠢同事,就是莫名其妙堅持不打疫苗者。他們宣稱主張自然療法,拒絕讓疫苗入侵他們的身體,而是讓身體去對抗病毒,才會產生比疫苗更強大的抗體。但是在他們差點被病毒奪去生命,急CALL救護車把他們在去醫院急救時,他們這時倒是沒有拒絕讓醫生入侵他們的身體。

這三個同事都得過兩次COVID,並且在第二次得到時,他們都發出狂語,說:「我得的不是COVID,因為我之前得過了,covid不是這個樣子。我得的這個是流感而已。」然後三人繼續在辦公室狂咳嗽,死不戴口罩。

(你怎麼會自大又愚蠢到以為得過一次covid,就會知道covid的真面目呢?)

我只能自己整天戴著口罩,跟他們關在一個密不通風的辦公室裡。他們不肯開窗戶,說開窗戶太冷,會讓他們病情加劇。

三天後,三個人都確診。我在心裡狠狠罵了一聲幹。

老天有眼,我沒有被他們傳染。

老天再次有眼,不打疫苗的他們三人,全都出現long covid症狀。確診後兩個月內還是咳個不停,並且說持續頭痛,胸痛,無時不刻都在痛。一個再次因為肺積水送醫急診,一個失去味覺嗅覺長達兩周。

我不能也不會鼓吹施打疫苗,但我絕對會說,上述這三個人的例子,愚蠢到極點。


回到白老鼠的例子,那你怎麼不說,不打疫苗的你,用肉身去直接抵抗這個病毒,不也是另一種白老鼠?

************

這是我們的確診故事,希望我們都平安無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