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格寶的英倫不政經

住在倫敦的二寶媽

母兔生了

發布於
修訂於
從任性少女兔變成拔毛築巢的年輕媽媽,我以為自己從她的眼中找到了母性的連結,直到冷不防被猛咬了一口,把我拉回現實世界。

2021年12月2日星期四上午五點,我發現母兔Ricky生下兩隻小兔子,但是還未滿六個月大的新手兔媽媽,根本不知道怎麼照顧兔子,把兔寶寶生在了完全沒有bedding的籠子地板裡,看來她也不知道要把胎衣吃掉。兩隻瘦長的小兔仔,在下雪的夜裡,從未睜開過眼睛,就離開這個世界。

我默默地收拾了小兔仔的屍體,放進可分解的食物垃圾袋中。本想拿去埋在後院裡,但是拉開窗簾才看到後院已經一片雪白,看來昨天夜裡下雪了....現在是早上五點多,天仍深黑,若要把兔仔埋進土裡,院子裡經常有貓與狐狸來訪,我得要埋得很深,才不會輕易被挖出來....這個情形之下,我可能沒辦法做到....只好決定把袋子丟到一般廢棄物的垃圾桶了。

我說Ricky不知道怎麼照顧幼兔,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照顧母兔。

同天早上8點鐘,我們全家正急急忙忙準備出門時,妹妹對著兔籠驚呼:『媽媽你看,Ricky家裡有好噁心的東西!』

我靠近一看,我的老天,Ricky又生下了一隻小兔!這次仍是沒生在她築的窩裡,而是生在同一個角落。幸而稍早我收拾她的兔籠時,重新把整個籠子鋪滿了軟木屑。之前也鋪滿了,但被她全給掃進她的房間裡,才導致露出了一塊完全沒有bedding的區域,她最後選擇生在那裡。

第三隻小兔仔雖然生在了軟木屑上,但不知道是否因為產程過久?也已經沒了氣息....

母兔Ricky待在幼兔旁邊,沒有舔幼兔,只是一臉無辜地看著我,嗚嗚咽咽地叫著,似乎想說些什麼:『What happened just now?』(設計對白,講英文的,畢竟是英國兔)

我輕聲噓走了Ricky,拿紙巾撿起這隻小兔仔。跟另外兩隻一樣,瘦瘦長長地,粗細約有我的兩隻手指寬,長度約有10公分這麼長。說實在地,比我想像的兔胎兒大多了!Ricky自己也才小小一隻,肚子裡怎麼塞得下三隻?目前所知,三隻...

這隻兔仔看起來沒有胎衣了,跟前兩隻不一樣,這隻的四肢已經展開,嘴巴也打開了,剩下緊閉的雙眼。隔著重重紙巾,我隱約感覺得到一點溫度。

這時的心情真的很複雜,其實就是很難過。

我輕輕地按摩著這隻兔仔,它一動也不動,幾分鐘後,我覺得它應該已經走了。

*************

一家子出門上班上課後,今天中午,我特地跑回家吃飯,主要是想看看Ricky還好嗎?我擔心她是否還有小寶寶要生。

回家確認後,沒有多的小寶寶,Ricky的精神看起來也好多了。天氣雖冷,但是高緯地區晴朗的陽光,仍是能彌補低溫的落差。兩隻兔子們各自在自己的籠子裡,曬著暖暖的冬陽。

Ricky一直是比較兇的兔子,好吧,其實是很兇。

為何母兔是女生,卻有一個男生名字Ricky呢?而公兔卻叫EllaBella呢?

因為當初收養這兩隻兔子時,主人告訴我們,橘色這隻是男生,灰色這隻是女生。當時他們才分別三個月和兩個月大。我們讓孩子們決定名字,我們也參與討論。

原本兔子的主人是一個台灣女生,住在倫敦精華區Russell Square的頂級公寓頂樓,是一套樓中樓的公寓,樓中樓的頂樓還有一塊人工草皮平台,遠眺碎片大樓,和其他倫敦地標。

我們去領兔子時,尋著地址按圖索驥,邊走邊不敢相信,我們真的要走進這個頂級公寓嗎?

這個台灣女生跟我們說,這是她的租屋處,這公寓五年前的主人是英國知名喜劇演員Ricky Gervais所擁有。老公一聽到這個名字,馬上低聲驚呼,然後說不意外,這個英國演員實在有錢到爆炸。

我完全不知道他是誰(掩面)只catch到了Ricky這個名字。隨後茶米決定叫公兔Ricky。

好樣的,再怎麼榮華富貴,不過也就跟我家兔子同名不是嗎?!(到底是可以多阿Q?!XD)

至於母兔,茶米想取名Ella,妹妹想取名Bella,最後折衝的結果,就是叫做EllaBella(這樣的結局真的可以算是折衝嗎?....)

領養了兩周後,兔子們開始出現互騎的現象。我的老天啊,不管幾歲,都印證了古有名訓『飽暖思淫慾』。整天吃飽睡,睡飽吃,外加亂咬電線與紙箱的兔子們,果然開始亂來。

老公見狀,驚呼他不想要養任何小兔子,火速帶著兩隻兔子前往獸醫院檢查。

我很少見他動作這麼快過。認識他的人應該都知道,依照他平常行動的速度,讓他屬兔,無異是一種諷刺,他應該屬烏龜或是樹懶,只是這兩種動物,當年不意外地,都沒有贏得12生肖的賽跑(攤手)。

*********不檢查還好,一檢查不得了的分隔線*********

醫生一看才知道,其實橘兔Ricky是女生,灰兔EllaBella是男生。雖然發現了真實的性別,但是叫習慣的名字,卻改不回來了(想起國小時的國語課本,有一課就是在說習慣,習慣真的很厲害喔.....不知道習大大有沒有興趣改名習慣?!XD),我們就這麼繼續叫下去了,因此母兔有個男孩名,公兔有個女孩名。

母兔的結紮手術屬於侵入性手術,至少要等到五個月大才能執行。公兔結紮手術相對簡單,只要睪丸外顯後,就可以執行簡單的手術,將睪丸切除。

由於母兔比公兔大了一個月又幾天,因此母兔一滿五個月大的當天,我火速帶他們去受醫院。

話說回來,Ricky與EllaBella其實是來自同一對父母,但是年紀只差了一個月又多一點點?是的,母兔一生產後,馬上又可以再懷孕。

我們去領取兔子時,從兔子主人臉上那不尋常的竊喜,我看得出來,她不是故意要繁殖這麼多兔子來賣。事實上她是免費送兔子的,她說不需要靠兔子賺錢,想要給兔子們找個好人家。

她這樣說我也不意外,租得起那樣的公寓,還給兔子們買美國進口,一箱5公斤就要34英鎊的乾草,當然不需要靠賣兔子賺錢,我都想給她養了(這位媽媽,清醒一點!還在寫文章,不用急著揭露人性黑暗面....)

兔子很恐怖吧?可以生了又昇,生了又生,生生不息,歷久彌新(這句成語是在亂用)。

******自作多情而被咬一口的分隔線*******

今天晚上,Ricky明顯恢復正常,原本腫大的肚子也完全消風。但為何我生完小孩後,我老公還膽敢問我是否懷了雙胞胎?我的肚子裡其實還有一個baby要生?

他可能知道我剖腹生產,當時還下不了床,因此偷吃熊心豹子膽,開了那樣不入流的英式笑話(我記恨到現在)

晚上讓Ricky和EllaBella出籠放風,在客廳裡到處亂跑。

不料,兩兔卻出現了異常情慾流動的現象。

Ricky瘋狂地想要騎上ElleBella。沒錯,是母兔想騎公兔,而且是用她的屁股,去猛蹭EllaBella的頭....猛蹭.....

蹭得一向好脾氣的EllaBella氣得拔腿猛追Ricky。我從沒看過EllaBella這麼生氣,但也沒看過Ricky這麼猴急....我擔心Ricky是否生產流血後,有感染的現象?或是...還有baby卡在那裡?!(若是這樣,要求鬧出兔命的EllaBella幫忙推一下孩子出來,應該也不為過喔?喂~)

基於我自己沒由來的擔心,還有自以為產後的Ricky轉性,覺得她的眼神露出溫柔的母性,我似乎跟她產生了特殊的連結....我們是罵幾,對吧?

我伸手去抓Ricky。她向來很兇,我們都不太抓她,也不太抱她,她不給抱。

Ricky先是張牙舞爪地嚇唬我幾下,但我不知道為何,覺得她不會咬我,還是把她抓住,翻過來看看。果然她的外陰腫脹發紅,是發情的現象。

我把Richy放下後,她冷不防咬了我一口!明明她是雙子座,卻要模仿有仇必報的天蠍座,大大地用力地咬了我的手腕一口。痛死我了。絕對不能讓孩子們被她咬,指頭肯定被她咬下來。

被她咬後,我痛得趕緊上樓擦藥消毒貼OK band。

隨後,我整理籠子,再次把牠們放回各自的家。

這一切,似乎沒有發生過...........只是似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