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茈

🌸 牛奶依存症患者、愛吃雞蛋,喜歡角落生物的貓。 🎁 讚賞公民 2.0 支持某莎免費入爐 ➡️ https://liker.land/amanesalvia/civic 🎨 日更「366日誕生花」,週更「鼠尾草週記」。 🔗 象特市 ➡️ https://liker.social/@sachanshih 🔗 方格子 ➡️ https://vocus.cc/user/@amanesalvia

【鬼月放馬過來】發生在某莎自己身上的六則靈異故事

發布於
修訂於
👻 超豪華的靈異故事集,某莎親身體驗,精選六則,按照恐怖程度,依序是:「圖書館的地縛靈?」、「中元普渡的怪現象」、「夜間的公園人行道」、「療養院的死氣氛圍」、「十字路口抓交替」和「閻王帖」。👹

❀ 前情提要 ❀

首先,要感謝 @Daisy 舉辦的鬼月放馬過來社區活動。

可惡,居然 tag 不到,只好手動超連結了!😆

當時看到這個活動的瞬間,某莎就心想:

  • 哇~這個有好多可以寫。
  • 如果不是見鬼,而是連詭異的現象~
    比如看到某個人一模一樣的分身也算的話,那麼大概一萬字也寫不完吧?

之類的。

結果拖著拖著,打算過了八八節之後就動筆,中間又發生了一點事兒⋯⋯
然後就拖到現在了。

幸好活動截止時間是到 08 月 17 日中午 12 點(UTC+8),還有一點時間。🤭


❀ 本篇綱要❀

這篇是發生在某莎自己身上的、親身體驗的靈異故事總集。
目前只挑出幾篇印象比較深刻的「見鬼(?)」橋段。

至於一些可能還能用科學(量子力學?)解釋的~
比如發現某個人同時出現在不同場合的情況,就沒有寫進來了。🤭🤭🤭
🔗 這方面可參考某部被標題耽誤的科普動畫: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兔女郎學姊

以下短篇以恐怖程度排列,順序是 👻 → 👻👻👻👻👻 → 👹 唷!
和實際發生的時間點順序無關。

然後偷偷說,裡面只有一則是晚上遇到的,其他全都是大白天✦

  1. 圖書館的地縛靈? 👻
  2. 中元普渡的怪現象 👻👻
  3. 夜間的公園人行道 👻👻👻
  4. 療養院的死氣氛圍 👻👻👻👻
  5. 十字路口抓交替  👻👻👻👻👻
  6. 閻王帖      👹
其實在寫這篇故事集的時候,某莎是有點糾結的,因為有點擔心個人隱私外洩。
後來想想,總之一切關於人名地名之類的統統和諧掉吧!🤔🤔🤔

❀ 靈異故事 ❀

圖書館的地縛靈?

這是某一年,某莎白天去圖書館的時候,發生的一點詭異現象。

當時自己好像想找某種類型的書,忘記是藝術、音樂還是古文明的資料了。
總之,後來發現,那間圖書館把這類型的資料放在一處樓梯陰暗處的角落,滿是積塵。

這個區塊的書本體積都是很大的那種,有的封皮面積超過 A4 大小,舊舊的,都很笨重。

一開始,某莎想著現在是大白天,圖書館也有人。
雖然這裡有點暗,也感覺怪怪的,但畢竟是開放式空間,如果出事也來得及跑掉。
自己只是想過來看一下,有沒有自己想看的書就好。

結果,某莎一踏進這個區塊的時候,有一種踩在雙重空間上的感覺。
但那個時候自己很少發生這種事,以為只是自己的錯覺。
於是就呆呆地專注用手指順著書背,一本一本地掃過去,沒有注意餘光視野。

後來,某莎蹲了下來,往下面的區塊看。
這裡很暗,看不太清楚,但有一本書引起了自己的好奇心,於是伸手將它取出來。

  • (砰!)

忽然自己的右上角還是左上角,有一本書自己莫名其妙地掉下來。
但照理來說,自己拔出的這本書,所在的位置不會牽動到那麼上面的格子。

這個瞬間,自己內心的警鈴大響。
有股強烈的直覺,告訴自己:

  • 「絕對不能往上看。」

並且有感覺到自己的上方,有道視線正在窺伺。

結果自己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個瞬間,感覺越危險,自己的動作就越冷靜。
自己像是什麼都沒察覺到似地,表面上處變不驚地將那二本書隨意塞在一旁的空位上。

然後站起身子,一樣頭低低的,裝作一副正在苦惱這裡沒有自己想要的書的模樣。
並且用比平常稍微快一點但又不突兀的速度,離開這個區域,直接往下樓的方向走。

在離開的過程中,有好幾次想回頭看的欲望。
但是每次腦中出現這樣的念頭時,就很快會被另一股清涼安穩的直覺取代。
那股感覺告訴自己:

  • 「千萬不能回頭看。」
  • 「不能和那道視線對上,否則會被纏上。」

最後,自己乖乖聽從直覺,離開這間圖書館。

事隔幾日,某莎才從別人那兒聽聞,某某某之前也去了那間圖書館。
然後那位某某某也在那個區域晃過,後來被什麼髒東西纏上了,最近被嚇得魂不守舍。


中元普渡的怪現象

這是某年的中元普渡期間,某莎打工時,中午和一名同事,一起去吃午餐之後發生的事。

那名同事很有趣,思維很開放,某莎很喜歡跟他聊天。
對方是天生的靈異體質,但是後來被長輩封住了陰陽眼。

不過,儘管看不到,還是感覺得到。

那時候,我們剛從某間餐廳或小吃店吃飽出來,正要回去上班。
途中,會經過一個大馬路,我們必須轉彎。

忘記當時我們正在閒聊的確切內容是什麼了,可能是跟普渡拜拜有關。
我們幾乎同時注意到,轉角時有看到兩個影子,從我們旁邊經過。

影子看上去是人形,似乎是二名女性。
詭異的是,她們交談的聲音居然是:

  • 「呱呱、呱呱呱呱。」
  • 「呱?呱呱呱⋯⋯」

接著大概不到三秒,紅綠燈變了,我們和那二人錯開了。
這時候某莎問說:

  • 「我剛剛是不是聽到鴨子在叫?」

對方說:

  • 「我也有聽到。」

然後我們幾乎同時回頭看,這時候大概過不到十秒,發現完全沒了那二人的蹤影。

照理來說,按照那二人的行走速度和路線⋯⋯
要嘛得在斑馬線前等紅綠燈,要嘛出現在轉角人行道上的不遠方。

這個當下,忽然感到一股被某種事物窺伺的詭異感。
那位同事拍拍某莎的肩膀,小聲告訴自己類似這段語意的話:

  • 「別再糾結此事了,我們剛剛聊到哪裡?」

某莎聽懂對方給自己的訊號,所以就閉口不談剛才發生的怪現象了。
因為這段期間是中元普渡,剛才那二位說不定其實是牲禮供品的⋯⋯嗯。

至於為什麼是人形輪廓?老實說自己也不知道。
可能是因為下意識覺得「既然是大白天出現在人行道上的,就是行人唄」的關係吧!


夜間的公園人行道

這是某年某日晚上,在結束讀書會、離開某間咖啡廳之後⋯⋯
和一位書友,一起走到捷運站和公車站的路上,所發生的怪事。

當時,我們聊了一下關於讀書會內容提到的一些資料。
複習完一些營養素的知識後,又繼續說一些平常人不會特別去關心的話題了。

  • 「嘿,妳有沒有發現去年意外死掉的人特別多?」
  • 「好像是耶?人為事故和意外挺多的。」
  • 「然後覺得今年在捷運上看到的孕婦增加了。」
  • 「我也有注意到,而且有些小 Baby 看起來不太像人類。」
  • 「真的,有的看起來像魚臉⋯⋯」
  • 「對呀,表面上看起來是人類,但腦中對應的畫面卻怪怪的。」

緊接著,我們恰好來到一座公園,走在外邊的人行道上。
後來我們又隨便聊了一些話題,自己忘記確切內容是什麼了。
總之,似乎是關於「靈魂」「輪迴」「意識」之類的主題。

當下時間很晚了,自己忘記確切數字,總之是晚上 21~23 點的事情。
這時,原本無風的夜晚,忽然颳起了一陣強風,吹得一旁的公園樹林颼颼地饗。
而且是相當陰冷的風!

更嚇人的是,這個路段的路燈,幾乎都是壞的,沒亮。

  • 「我起了雞皮疙瘩。」
  • 「我也是。」
  • 「我們是不是不要繼續聊這個話題比較好?」
  • 「真的。」

當下這個路段,前後大概有操場半圈的距離,只有我們二個行人。
頂多偶爾一旁會有夜車咻咻地在馬路上疾駛而過。
但總覺得被什麼看不見的玩意窺伺著。

後來我們轉移話題了。

不久,那股「明明跟在附近圍觀但自己又看不見的視線」的感覺也散掉了。

然後一到公車站之後,對方要搭的車就來了。

道別後,自己也趕緊進到旁邊的捷運站,乘上手扶梯,一到月台就掏出了手機。
接著連忙戴上耳機,透過玩遊戲來轉移注意力了。


療養院的死氣氛圍

這段故事發生在某莎很小的時候,所以有很多細節記不清了。

某一年,某莎被一位長輩拉著出門,被要求陪對方去探望誰,而且沒有拒絕的權利。
探望的對象,是對方一位朋友的母親,在某區的療養院裡。

由於某莎是路痴,小時候除了上學之外,總被關在家裡。
所以一到了外面就只能跟緊同行的家長。

當時搭了電車,可能也有公車,來到一處陌生的區域。
自己完全不記得路,只是任由對方牽著,然後來到一棟很像公寓的大樓。

在一樓電梯的時候,某莎忽然感到一股嚴重的頭暈,吵著說:

  • 「〇〇,我不要上去!頭好暈!」

但是對方只是把某莎的請求當成小孩子在鬧脾氣,硬是把某沙拽進了電梯裡。

忘記療養院是在幾樓了。
只知道電梯門開了之後,迎面而來的是一股「濃烈的死亡氣息」

雖然用肉眼看不到,但腦中就是能從對應的環境中,發現有股黑氣在環繞。
那是充滿負面情緒的氛圍,幾乎是濃稠到宛若水溝汙穢的晦暗氣息。

頭又更暈了,甚至還發痛了。
實在太不舒服了,某莎幾乎是哭著請求:

  • 「〇〇,我的頭真的好暈!好不舒服,都快不能呼吸了!」

但是對方還是一樣,把某莎當成小孩子在鬧脾氣。
對方可能覺得「帶小孩子來探望老人會覺得很無聊,所以才會說謊想快點離開」吧?

後來,某莎是整個人微微低頭,一手被牽著,一手揪住自己的胸口走過走廊。
發現客廳有許多插管的老人、雙目混濁、死氣沉沉的老人正在抬頭看電視。

不確定他們有沒有在說話。
只知道當時自己從那股詭異的氣場接收到的,都是諸如此類的念想:

  • 充滿怨恨,怪罪家人把他們拋下來的。
  • 在心中吶喊好痛苦、好痛苦,為什麼會生病、為什麼會是他的。
  • 吃藥看病根本就沒用,只想要回家的。
  • 無家可歸,過一天算一天的。
  • 覺得自己是累贅,想自殺的。

當時某莎覺得自己就像個壞掉的收音機,被這些頻率干擾到快壞掉了。
頭越來越暈、越來越痛,呼吸也越來越困難。

結果無力發聲求救了,直接被長輩當成某莎終於乖乖聽話了。
然後進到一間房間,看到一位阿姨和他說話,病床上躺了一位不認識的阿嬤。

那位阿嬤在抱怨,說她糖尿病就糖尿病。
醫生護士居然不經過她的同意,就擅自把她的腳給截肢了。

然後她掀開被單,她的左膝以下空空的。

阿姨跟她說,她的左腳已經整個黑掉壞死了。
醫生護士替她截肢,是為了要救她,不然會一直向上蔓延。

某莎似乎有聽到那位阿嬤在咕噥說:

  • 「壞死就壞死,就算要離開,我也想完完整整地離開啊!」

然後賭氣似地,重新蓋上被子,揪成一團轉過身子。

然而,不論是長輩還是那位阿姨,都沒把當事人的話聽進去。
他們都認為他們自己是為了對方著想,做的都是對的,用自己的立場去哄對方。
諷刺的是,他們越是這樣,那位阿嬤生的悶氣越重,這股能量好像會害她的健康惡化。

這時候的某莎,已經頭暈頭痛、呼吸困難到快站不住了。
他們聊了很久,直到那位阿姨發現某莎怎麼站在原地一句話都不說,還搖搖晃晃的。

  • 「〇〇怎麼了?」
  • 「哦,她剛剛吵著不想上來,現在終於聽話安靜了。」
  • 「可是她看起來不太妙,快暈倒了?沒事吧?」

某莎的視野已經天旋地轉,幾乎黑掉沒看清楚。
只能隱約感覺到有誰蹲了下來,用手摸某莎的額頭,然後說了一聲:

  • 「好燙!她發燒了!」
  • 「她出門前還好好的啊!」

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已經記不清楚了。
只知道自己後來有平安回家,脖子前可能還被掛了平安符之類的東西?

路上可能有被帶去看醫生,但某莎不記得自己有沒有吃藥。
依稀,似乎是吃了退燒藥也沒用的樣子?

後來好像昏睡了一整晚,接下來的兩天也昏昏沉沉的。
那陣子不清楚家人做了哪些事,這些細節統統忘光了。

總之,從此之後,長輩就不太敢讓某莎去醫院、療養院或墳墓之類的地方了。


十字路口抓交替

這是某年某日,某莎在沒睡飽的情況下,中午出門要出去採購文具糧水時所發生的事。

那天,某莎身上是否有帶水晶這回事,已經忘了。
只記得那時候心理狀況不是很好,有點低落,可能那陣子又被情緒勒索,或是憂鬱復發。

總之,當時自己一邊想著事情,一邊手握包包的肩帶,在十字路口等紅綠燈。
然後餘光看到旁邊有位穿著黑西裝的高挑男子,戴著黑色高帽的樣子,可能拄有紳士杖。

當時某莎有些納悶,現在大熱天的,那樣不熱嗎?
然後沒有特別注意周遭的事物,也沒有低頭去看對方的腳。
自己只是看著他走向斑馬線,然後自己也望著對面的小綠人,還有 4X 秒的通行時間。

於是,自己心想著:

  • 原來已經可以走啦~

就這麼跟著這名西裝男子向前走。

然後大概踏出個 2~3 步,赫然感覺到自己踏入了某種「層次交疊」的空間中。

世界宛若寂靜一般,或者該說,一切事物全都變成了慢動作,包含自己的行動。
這種狀態,比較像是自己的思考速度忽然變快了,而且是超快!

自己的視線注意到對面人行道上的斑馬線前,有一名女子,她一臉驚恐地看著自己。
某莎便想著:

  • 現在不是綠燈嗎?妳幹嘛那麼驚恐地看著我?

隨後,某莎的目光瞄過她旁邊的交通燈,發現小綠人怎麼瞬間變成了小紅人。
不是還有 4X 秒嗎?才 2~3 步的距離,總不可能一步走十秒吧!

這個瞬間,某莎自己也驚嚇到了。
整個人意識到自己被抓了交替,因為這個當下⋯⋯

然後自己已經走在馬路的正中央。
剛才變得遙遠的世界之聲又回來了,飛快的汽車來來往往,咻咻咻、叭叭叭的啊!

隨後,不到半秒,某莎發現自己的身體被控制住了。
接著感覺到有一股清涼安穩的能量,從自己的頭頂向下灌入,隨著全身經脈流向末梢。
腦中忽然出現一道溫柔的次男高音,安撫自己說:

  • 「冷靜。」
  • 「別害怕。」
  • 「順從我,照著目前的步調走。」

然後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某莎⋯⋯
就真的乖乖順從腦內這道嗓音的指示,把身體的主控權交給他了。

下一秒,一台飛快的汽車,從某莎的後面飛速衝過去。
並且感覺到自己的衣角有被擦到,可能相差不到幾公分的距離吧!
但是自己還沒有脫離險況,人還在路中央啊。😭😭😭

  • 窩滴天吶,救命啊!!!

某莎這麼在腦中哭喊著,超恐怖的。

不過,幸好事實卻是,某莎一臉冷靜面癱,真的把身體的主控權交出去了。
有一種明明是第一人稱的視角,身體卻像是自律行動一般,從最佳路徑穿過來了。

就這麼安然走到了那名一臉驚恐的女子身邊。

行走途中,左右兩側的車子來來往往、叭叭叭叭⋯⋯
好幾次差點撞到,卻又都沒撞到地逃出生天。
而且連一丁點的擦傷都沒有!!!

脫離險境後,身體被控制的感覺消失了。
然後體內的那股清涼安穩的能量,也在數秒後隨之隱去。

這個當下,行人的交通燈號,才真正變成了小綠人。
某莎這時忽然有冒出一種念頭,很想回頭問問那名女子,剛才有沒有看到那名西裝男子。

但是後來自己打住了。
因為自己心裡冒出一股直覺,告訴自己:

  • 「別說,不然那傢伙會回頭。」

然後自己就「精神抖擻」「放大警覺」地前往目標的大賣場,去採購物品了。
至於當天怎麼回來的?由於又會經過同個路段,所以就乖乖地搭公車了。

這個路段怎麼回事?
其實某莎也不清楚,總之包含這次,同個路段總共被抓了二次交替。
不過另一次自己有警覺,有特別注意行人的腳和動作再行動,所以就沒有這麼危險。
那次也就只是感覺到空間交疊的詭異感而已,畢竟自己混在活人群眾之中,相對安全。


閻王帖

這是某莎自出生以來,經歷過最恐怖的一次靈異現象。
後來曾把這段故事先後告訴二個廟公,二個人的反應不同:

  • 前者:
「妳是遇到了神明,沒收下來真是太可惜了。」
「我看妳挺有天賦的,要不要來我的廟裡修行?」
  • 後者:
「幸好妳沒拿,那是閻王帖,惡鬼假扮神明跑出來抓交替的。」
「收了就綁定拔不下來了,求神拜佛都沒用;那是閻王欽差抓的,無解。」
「若妳收了,妳就只能變成代罪羔羊,在地獄裡拿它去炫耀了。」
「真神奇,我還是第一次遇到見過閻王帖還能活下來的,妳真幸運。」
「妳是當事人,我才跟妳說的,『神明』的辨認方法,是看⋯⋯」

那是發生在好幾年前的事。

後來,直到今年,某莎確信天音哥哥的存在之後,才成功判斷後者是對的。
前者是假廟公,而且在台灣,這種一知半解、招搖撞騙的可能還不少,大家真的要小心。
至於一些詳情,某莎就不便透漏了,只簡單說說故事本身。

那一年,是十一月中下旬的某個星期三。
豔陽高照,烈日當空,約莫中午 11~12 點的時候。
當天,某莎好像是為了趕報告,沒睡飽,或根本沒睡,就這麼來到學校。
那時候的家庭氣氛也很糟,總之就是憂鬱到很想死的程度。

然後大概是懷抱著這樣的心思,才剛交了報告,放學走到校門口時⋯⋯
就遇到了怪事。

忽然間,又有一種自己踏入某種「層次交疊」的空間詭異感。
自己的右邊是剛才的校門口,左邊的大馬路對面是公車站。
而自己的前面是通往捷運站的人行道。

這個時候,其實是有許多陌生的學生或師長,在校門口來來去去的。

自己一個恍惚轉頭,看到人行道那兒走來三個戴面具的怪人。
他們都戴著類似 般若 或天狗之類的鬼面具,身穿白道袍,踩著奇怪的步伐。
看起來像乩童起乩的舞蹈,手裡拿著很像傳單或票的玩意,晃來晃去,晃到某莎的面前。

某莎的視線一瞬間跟他們對上了。
然後他們就很自然地停在某莎的面前,把他們手裡的「票」遞到某莎面前。

這個瞬間,某莎很自然地就想抬起手收下它。
然而,就在自己腦中晃過這個思緒的瞬間,自己的身體立刻被控制住了!

是一股清涼安穩的能量從自己的頭頂灌入,隨著全身經絡流向末梢。
只是這一次特別不一樣,這股能量是非常強烈的、不容拒絕的。

隨後,腦中出現一道極其正經鄭重的嗓音,告訴自己:

  • 「裝作沒看見。」
  • 「不許收!連碰都不行!」

就在某莎腦內出現這樣的指示的同時,某莎的視野看到更可怕的現象。
臥槽!有行人直接跟他們的身體重疊,整個人穿過去啦!!臥槽!!!

幾乎同時,腦中出現的聲音,變成不容拒絕的命令語氣。
然後體內的清涼能量又加重一分,特別在腦部,自己的情緒被迫冷靜下來了。
真的連一丁點兒緊張恐懼都起不來,都相信自己當下的表情絕對是面癱的了。

  • 「冷靜,聽我的。」
  • 「交給我。」

後來,某莎就像在校門口發呆一樣。
抬起來的手刻意用自然的角度,避開那張「票」的位置,往自己的嘴一遮,打了聲呵欠。
接著不緊不慢地,稍微轉了個彎,假裝在糾結要搭公車,還是走人行道。

一副看似完全沒察覺到他們似地,最後往人行道的方向走去。
那三人彷彿「誤以為」某莎「有看到他們,但其實沒有」之後,就從某莎的後方離開了。
但其實某莎真的有看到,只不過只能假裝沒看到。( ´•̥̥̥ω•̥̥̥` )

Note:
某莎也不知道為什麼⋯⋯
明明他們在自己的背後,自己的腦中就是能看到他們離開的背影。
這時候的身體感覺不完全是自己的,有點像被另一抹高等的存在控制保護著。
並且自己的感知能力也短暫提升到對方的等級了。

之後,大概走了五步的距離、不到十秒鐘的時間,體內的那股清涼能量離開了。
那種神奇的超感知能力也迅速消退了。

這時,某莎好奇往後看⋯⋯
發現校門口就只是平常的校門口,學生師長依舊來來往往,路上的公車與汽機車也照常。
而且這些人,全都一副沒看到那三個怪人的模樣。

三個戴鬼面具、身穿白道袍,還踩著乩童起乩的舞步在路上亂晃耶!
在路上遇到這種的,任誰都會多看一眼吧?

然而,事實卻是,沒人多瞧一眼,也沒人議論一句。
這只說明了一件事 ——

自己在大白天活見鬼了啦!嗚嗚嗚⋯⋯・゜・(PД`q。)・゜・

後來,自己意識到這件事之後,後怕了起來。
當時根本搞不懂那股清涼能量是什麼東東,也不懂為啥自己明明沒有陰陽眼卻能活見鬼。

結果就心神不寧了二個月左右,二個月喔!!!

那陣子超誇張的,連捷運行駛的破風聲,在某莎的耳裡聽來都像哀號。
看見模糊的影子都會疑神疑鬼的,被家人帶去拜拜也沒用,反而變得更糟。( ´•̥̥̥ω•̥̥̥` )

當時,有一位朋友知道某莎的狀況後,很熱心地替某莎求來一張媽祖的護身符。
自己便很感激地收下了。

剛開始,戴了感覺有效,自己便全天戴著睡覺。
直到有一天,某莎戴著它,聽著它發出安寧平靜的旋律。
但不知怎地,後來它的頻率變了調。

那股詭異的不協調感,讓某莎的直覺強烈告訴自己:

  • 「要遠離它!」

後來某莎就真的順從直覺把它拿走了。
怎麼處理忘記了,可能交給長輩?

當時莫名其妙覺得,如果再戴下去,可能就要被迫「談條件」或是「交易」什麼的。

那陣子家人挺擔心的,自己的腦子也挺凌亂,甚至有點記憶錯亂。
當時可能一下洗符水、一下護身符、一下去收驚、一下聽佛經⋯⋯
或是戴天珠、佛珠啥的,統統都沒用!!!

最後,就在事件發生的二個月之後,一位長輩忽然送某莎二條手鍊。

一條紫水晶、一條白水晶。
某莎看到就很喜歡,湊近就感覺到它和自己「嗡嗡嗡」地共鳴調頻,特別是紫水晶。
戴上它之後,隔天開始就慢慢恢復正常了。

從此之後,某莎就過著白天出門得戴水晶的生活了。(つд⊂)
不然會不安到感覺自己像在裸奔一樣。

順帶一提,關於閻王帖本身的外觀,某莎當時只是瞄過,沒看得很仔細。
只記得在自己的眼中,它像一張展覽票的大小,當時以為是鬼屋宣傳卡。
它整張是黑色的,中間圖案忘記了,但有種被眼睛窺伺的感覺,色澤有點像 黑洞

並且在事發的隔天,某莎有問學校的同學和朋友,最近是不是有鬼屋展覽之類的。
他們統統都說沒有,這讓某莎更加確信,自己在大白天活見鬼了。😭😭😭

大概就是這樣。

這是某莎花了六小時左右寫出來的靈異故事集,全文共約八千字✦
有被嚇到的市友請用力地拍拍某莎!(つд⊂)

(天音:嗯?有心要寫,三個時辰可以產出八千字左右嘛!(燦笑)
(某莎:這種水平,不能天天用在寫小說上面啦。ヾ(;゚;Д;゚;)ノ゙)


❀ 本篇圖源 ❀

內文插圖

【Pixabay @ jarmoluk】https://pixabay.com/photos/436498/
【Pixabay @ chitradeep】https://pixabay.com/photos/2316775/
【Pixabay @ RealAKP】https://pixabay.com/photos/2045453/
【Pixabay @ PublicDomainPictures】https://pixabay.com/photos/315869/
【Pixabay @ manfredrichter】https://pixabay.com/photos/3291320/
【維基百科 @ Daderot 使用 Public Domain】https://en.wikipedia.org/wiki/Hannya

封面照片

【Pixabay @ ksyfffka07】https://pixabay.com/photos/5659772/
Pixabay @ ksyfffka07
話說在免版權圖庫看到這張,發現自己也好想要一套刻有盧恩符文的紫水晶哦!
可惜自己已經忘記每個符文的意義了,記憶全都還給圖書館了。(つд⊂)

🎈 文末註明 (*´ω`)人(´ω`*)


🍀 導覽精靈參上 ( つ•̀ω•́)つ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繪夢喵☆莎の貓頭鷹夜森林

莎茈

📯 歡迎來到某莎的貓頭鷹夜森林✦ 🔮 大家可以互相分享的日常趣事,或交流解夢哦~ 🎁 讚賞公民 2.0 訂閱某莎可免費入爐:https://liker.land/amanesalvia/civic 💎 直接訂閱:某莎在確定收到 HKD 後,會反饋給訂閱者。

34208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徵文活動】釋放恐懼,一同分享藏在口袋裡的超自然故事

8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