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茈

🌸 牛奶依存症患者、愛吃雞蛋,喜歡角落生物的貓。 🍀 互相追蹤,有拍必回!追蹤文章會每隔 3~4 天一口氣狂拍,每月會退訂無互動者。 💝 每週更新〈莎莎的營養學習筆記〉1~2 回,直到系列完結。 📚 每日更新〈夢界日記〉1~2 回,直到與當下日期同步,並逐日下架 7 日前的舊文 2 回。 如果喜歡某莎的作品,請放心地拍手搭訕吧❤

〈夢界日記〉【2021-03-06】鋼琴樂曲與亡故少女|吃魚的魔化鼠魚|暴躁室友與代課

發布於
第一段是難得能在夢裡聽到樂曲的奇妙之夢,然而故事前期溫馨,後期卻是駭人詭譎。第二段則是看到自己多了個魚缸,一個寧靜祥和,另一個簡直殺戮戰場!至於最後一段,該怎麼說呢?自己完全搞不懂為什麼會夢到這個,陌生的室友自說自話還炸毛強人所難,唯一能夠聯想的,就是自己曾經有試著想做香蕉蒸糕這回事,但不是炒菜鍋啊!

❀ 基礎記事 ❀

  • 記夢日期: 公元 2021 年 03 月 06 日(週六)
  • 睡眠時長: 約 7.5 小時
  • 睡前暗示: 無
  • 身體狀況: (無紀錄)
  • 鬧鐘設置: 有,和平常一樣

❀ 相關補充 ❀

同樣又是看小說看到睡著。

最近的腦子混亂感在規定自己每日必須翻看待閱讀物 1~2 節之後,那股莫名的焦躁與自我強迫總算緩和下來,或許是一種內在自我發給自己的訊息吧。


❀ 片段一 ❀ 【鋼琴樂曲與亡故少女】

由於鬧鐘還是設定的和平常一樣,但自己晚睡晚起,所以躁響期間特別久。
這種不時的外力干擾也讓自己留意到其實今日的夢境故事是很長的。

可惜自己拖到睡前才把殘存的夢界記憶寫下來,隨著時間推移而闕漏不少。

在這段夢裡,不確定自己是處在哪種狀態。
有可能是意識分身的情形,也就是自己同時擁有第三人稱幽體旁觀視角,並同時附體在夢界的特定人物身上。

這是一處架空夢界,來龍去脈忘記了,只記得最後二幅畫面與兩者之間的大致因果。

第一幅畫面

一個未知暗色空間中,有一架高級的 A 字型白色鋼琴。

鋼琴椅上左側坐著一名少女,右側坐著一名比她稍大的少年。
看似少女在練琴,少年很有耐心地手把手教導她。

夢裡的自己同時在他們背後觀測,又同時接收少女視角似的。
在自己的腦內形成某種超出常規、難以言喻的立體化面。

總之,他們似乎聊得很開心。
並且少女進步神快,似乎是原本就會彈,只是讓少年幫助她回顧而已。

很快地,空間傳來了四手聯彈的優美鋼琴聲。
但沒持續多久,夢裡的音樂很快就被淡入淡出般地被天外之音的鬧鐘取代了。

第二幅畫面

場景是在一處白日的海平面上。
畫面一側有彎乾淨沙灘,鏡頭似乎有旋轉過的樣子。

倏地,忽然有座龐然大物從海平面下向上隆起,宛若噴水池般向上浮現。

水花散去後,是一座上半部是圓形光罩、下半部宛若倒金字塔的空島。
光罩是透明的,但隱約可見淡淡的天空藍光。

然而,就在自己看仔細後,發現空島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大。
光罩內的體積似乎只有一個房間大小,正中央正放著那架高級的 A 字型白色鋼琴,但坐在椅子上的卻只剩下那名少年。

那名少年彈著很悲傷的曲子。
自己遙遙望著,莫名能從對方的音樂中知曉,那名少女已經死了。
而他將獻祭什麼,企圖使她復活,哪怕不再是原本的她。

直到自己稍從音樂中回神,赫然發現,在光罩之內、鋼琴之上居然飄浮一抹不祥的靈體,正是那名少女的上半身,她的眼睛貌似化成了黑底紅瞳,令人毛骨悚然。


❀ 片段二 ❀ 【吃魚的魔化鼠魚】

夢裡的自己可能擁有實體,扮演自己。
場景是自己的房間,但很朦朧,只注意到自己的桌子。

桌上的擺設和現世版本不太一樣,自己沒多加注意,只是關注有兩個魚缸。

靠近自己的那個魚缸中,發現右下角有二隻魔化鼠魚居然在吃同缸內的魚。
牠們正在追擊一條身上有斑馬線的魚。

與此同時,自己注意到原本養得滿缸的孔雀魚居然幾乎沒了!
只剩一隻懷孕的母魚躲在整缸的左上角,而剛出生的小魚在逃離牠母親的吞噬之際,傻傻地游向了魔化鼠魚的戰場。

見狀,自己趕緊拾起放在一旁的工具,把這群呆呆的孔雀魚們撈到另外一缸。

正當自己要看清楚另外一缸的模樣時,自己的意識被天外之音的鬧鐘牽引。
最後只記得裡面似乎種滿了水草,有其他活體,可能是小蝦米之類的。


❀ 片段三 ❀ 【暴躁室友與代課】

架空夢界,但沒有奇幻元素,與現世很類似。

夢裡的自己因為前晚之故,整個人爆睡補眠到太陽下山。
直到在夢中起床下樓後,看到一名年輕女性,可能是室友關係。

見到她時,她看上去非常暴躁,抱怨地向自己表示這般意思:

  • 「昨晚我要你幫我代今晚的料理課。」
  • 「現在可好了,你居然睡到現在?」

聽到「現在」的當下,自己莫名知曉夢裡時間是晚上六點半。
腦中晃過了牆上的掛鐘,然後繼續聽她叨唸:

  • 「我已經把材料都準備好了。」
  • 「妳快去現場!七點出發都還來得及。」

聽完,醒意識的自己很納悶,夢意識的自己也有點不悅,索性向對方表示這般意思:

  • 「我昨天根本沒答應妳,妳別自說自話。」
  • 「而且是要做什麼料理?我根本不知道啊!」

後來對方炸毛似地,趕緊要自己到廚房,看她示範一次,做起了料理。

過程中,是否有「粗魯地抓住自己的手走去廚房」這回事,自己不太確定。
畢竟,自己拖到當日睡前才寫下夢界日記的,這部分印象很模糊了。

至於是什麼料理,依稀中,在夢裡有詳細的步驟。

似乎是某種用「炒菜鍋烘成的蒸糕」
可惜這部分的記憶早在自己起床的當下,就幾乎忘光了,因為自己甦醒後最先回顧的是片段一的夢境畫面。

免版權圖庫:Pixabay @ Mia_Teegan

🎈 文末推廣 (๑•̀ㅂ•́)و✧

  • 夢界日記穩定連載「每日更新」中!歡迎夢友同好參與標籤社群✦
    如果喜歡這系列的作品,請多多支持某莎,或是「拍手留言」交流吧!
  • 另也歡迎「喜歡 ACGN 或小說創作」的文友前來「推薦或自薦作品」
    某莎會很樂意追蹤拍手食糧噢✦(特別是耽美或奇幻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夢界日記〉資料頁:關於某莎的常用記夢詞彙

〈夢界日記〉資料頁:關於某莎的探夢特性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