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茈

🌸 牛奶依存症患者、愛吃雞蛋,喜歡角落生物的貓。 🍀 互相追蹤,有拍必回!但每月取消追蹤未曾互動者。 💝 每週更新〈莎莎的營養學習筆記〉1~2 回,直到系列完結。 📚 每日更新〈夢界日記〉1~2 回,直到與當下日期同步,並逐日下架 7 日前的舊文 2 回。 如果喜歡某莎的作品,請放心地拍手搭訕吧❤

〈夢界日記〉【2020-11-03】「日版」的「食物語」

發布於

❀ 基礎記事 ❀

  • 記夢日期: 公元 2020 年 11 月 03 日(週二)
  • 睡眠時長: 約 8.25 小時
  • 睡前暗示: 詳見【相關補充】
  • 身體狀況: 詳見【相關補充】
  • 鬧鐘設置: (無紀錄)

❀ 相關補充 ❀

睡前有自我暗示,表示「自己想回顧前晚在夢裡的『時空之歌』,而且要記得」
然而,這一次的暗示好像又「失靈」了,在第一個鬧鐘躁響之前的夢界故事全然遺忘。

根據殘存的感覺,只隱約知曉可能是超出自己在現世中所能夠認知的訊息。
感覺很重要,但怎麼也想不起來,而且當時自己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被隱隱作痛的左側喉嚨吸引,當下還想著「完了,又要發作了嗎」之類的念頭雜訊。

結果,自己「似乎又要感冒了」,這一次是喉嚨開始的。
如果這幾天都只是痛而不會癢的話,那倒是能很快痊癒。

今日起床之後,和家人交談時,才發現原來「溫度驟降」不是自己的錯覺。


❀ 片段 ❀ 【「日版」的「食物語」】

這段夢界記憶發生在鬧鐘躁響期間,自己在夢裡的型態則因夢界的維度轉換而有所不同。
也許是因為自己似乎有意無意地惦記著今日日版的「食物語」會上架的關係,結果夢到了相關的情節。

在夢裡,剛開始的故事情節還蠻正常的。
自己和平常一樣用著平板,下載了遊戲,並且想洗帳號刷首抽,然後在夢裡大概刷了 2~3 次後,發現都沒有自己想要的。

此時,天外之音的鬧鐘響了,自己睜眼按掉它後再度續夢。

在視覺心像空間中忽然想到,如果自己想用第三方帳戶登入的話,根本不能刷的樣子。
於是,自己一進到夢界就「放棄刷首抽」了,直接連動帳號進入遊戲,結果自己的意識卻因此「被平板畫面吸了進去」

所處的空間轉換到「原夢界」「平板遊戲世界」「中間層面」
自己是只有意識的「幽體」,觀測遊戲內的世界從 2D 轉換成 2.5 D,然後自己透過意念直接操作遊戲裡的物件。

開服活動是「雲華引春」,就和當初台服一樣。
但是「夢裡」的日版「很怪」「玩法完全不一樣」

編隊與戰鬥模式居然變成另類的「戰棋格子」排列方式,而且還編隊版本還分成四種不同顏色的區域,中間還有一條灰黑色細長的單排區域,畫面區塊大致分為上三下一。

上半部:

  • 左:藍色防禦區
  • 中:紅色物攻區
  • 右:橘色魔攻區

下半部:

  • 左大區塊:綠色輔助區
  • 右下角小方塊:友達支援的系統白色方塊,這是系統變動的,玩家無法完全掌握。

玩家需要先在「四色區域」設定好「指定」的角色「人物」,然後再從這些指定範圍內的角色中,點選排列到「中間」「灰黑色細長隊伍」,並且必須放進一位「友達支援」「隨機人物」

最後真正「出戰」的,只有這條灰黑色隊伍。
不過「人數限制」似乎會隨著「玩家等級」有所「增加」,另外包含固定的白色外援區域的 1 位;參戰總人數一開始好像是 6 位,然後 9 位,全開是 12 或 15 位的樣子。

就在自己設置好隊伍後,用意念按下出發按鈕,結果自己的意識徹底「被吸入夢裡的遊戲世界」了,不僅環境整個 3D 虛擬實境化,自己也「被強制附體」到隊伍的其中一位身上。

奇妙的是,現世中「食物語」這款遊戲裡的食魂角色「全都是男」的,剛才在夢裡編隊的角色也「全都是男」的,印象中似乎還有放進「龍井蝦仁」的樣子。

但在自己的意識被吸入其中後,隊伍中的五人居然「變成了三女二男」
還有一名未現身的「支援角色」,似乎要等到「把 BOSS 打掉一半的 HP 之後」才會露面。

(這已經是不同的遊戲世界了吧?😵

在夢裡,自己附體在一名「菜鳥魔法弓箭手」身上,和隊伍中另一名「菜鳥女補師」一樣是隊伍中的「萌新」,而另外三名隊友則是相當高等的老手,分別是「女肉盾」「男巫師」「男雙劍士」

我們正在一處「正立方體封閉空間」內,其中一邊的中央有一個「沸騰大煮鍋」,它就是我們要討伐的 BOSS,目前處在「休眠狀態」,需要等它損失 1% 的 HP 後才會醒來與我們戰鬥。

  • 醒意識的自己看到幾乎快要笑出來了!
  • 因為我們這麼慎重討伐的對象,居然是一個正在「煮湯的大鍋子」!

這個大煮鍋有點像某些作品中「魔女」使用的「黑暗料理鍋」
體積目測高約 1 米、長寬約 1.5~2 米的半球體,看起來有點被上下擠壓過。

此時,身為隊長的女肉盾要自己和那位菜鳥女補師先去摸一下 BOSS 的 HP。
她表示擔心接下來我們倆若沒有貢獻傷害,將會被系統認定掛機而白打一場、結算時沒有獎勵。

當時夢意識的自己追問「要怎麼摸」,對方表示只要「拿湯匙」肴走一口「吃掉」就好。

於是,女補師從包包裡掏出了一支有花紋的「銀湯匙」,左手膽顫心驚地按著胸口,右手小心翼翼地挖了大煮鍋的湯料一口,吞了吞口水,強迫她自己喝下去,然後左手貼著臉頰一副感到「幸福美味」的模樣。

接著,換自己靠到大煮鍋旁邊,從腰包中取出一支有花紋的「紅木湯匙」,往熱氣騰騰的鍋口看去,發現是「橘黃色的濃湯」,感覺添加很多「奶油」「鳳梨」「水蜜桃」「不確定是否有南瓜」

當時夢裡自己「沒有」模擬出「嗅覺」,也沒模擬出味覺的樣子。
因為自己除了覺得大煮鍋「很燙」之外,並未聞到香氣,自己挖了一口「還沒吃下去」,大煮鍋就醒來了。

此時,女肉盾大喊要自己退後,按照隊形,除了她留在中間引王之外,其餘四人盡量在空間內的「四個角落」保持距離。

見狀,自己趕緊退到後方的角落。
因為自己「貓舌頭」的關係,湯匙裡的「湯料」也沒吃下去就把它「甩向大煮鍋」了。

豈料,這個舉動對大煮鍋來說根本是「挑釁」
害自己嚇得不止退到角落,腳板還像有吸盤般,很自然地「貼牆爬上了天花板一角」

隊友們瞪大眼睛看著自己,但很快就冷靜下來,似乎都是用「她本來就是魔法弓箭手,會爬牆什麼的不奇怪」之類的理由說服他們自己,醒意識的自己也鬆了一口氣,還以為自己又要與夢界斷線了。

隨後,女肉盾趕緊把大煮鍋挑釁回去,女補師則是專注恢復女肉盾被燙傷的部位,另外兩名男隊友也集中攻擊著大煮鍋,一個「冰凍」它的「鍋腳」拖延它的速度,一個握著雙劍迅速迴盪在大煮鍋附近,一邊掩護女補師、一邊支援女肉盾,都是一副要它「把鍋裡的湯料全都灑出來」的模樣,而自己也蹲在天花板的角落,往大煮鍋的湯口射出蘊涵「風屬性的箭矢」

如此攻勢過了幾輪之後,黑色大煮鍋的湯料已經「灑出一半」,它也因此「狂暴化」了。
大煮鍋的顏色化成了血腥赤紅,體積也多了一倍,鍋身甚至還「長出眼睛和嘴巴」,齜牙咧嘴地掃過我們。

隨後,大煮鍋的視線焦點居然落在自己身上,嚇得自己沿著牆壁跑到另一個較遠的天花板角落,然後轉身舉弓搭弦,將要再次射出風屬性箭矢的瞬間,赫然驚覺大煮鍋「不僅又完全無視女肉盾的挑釁,還用古怪的姿勢『踮腳尖』踩過冰塊,然後跑到自己下面」!

見狀,夢意識的自己驚嚇大喊:

  • 「所以說那個友達支援呢?」

同時跑向另一個角落,回頭時醒意識的自己看得不禁傻眼了。
那個友達支援居然是「食物語」的「牡丹燕菜」,還從大煮鍋蒸騰的「熱氣中」逐漸顯現飄到半空,「宛若菩薩優雅淡定般,對大煮鍋彈琴使出音波攻擊」,然後看著大煮鍋的湯料一灘一灘地灑出來後,大煮鍋的 HP 條大概只剩下不到一成,忽然出現的「牡丹燕菜」就這麼「隨著熱氣消失」了。

最後,男巫師再次冰住大煮鍋的鍋底,男雙劍士用武器敲了大煮鍋兩下,氣得大煮鍋再次鍋底生火,結果因為「忽冷忽熱又被敲擊」的關係,大煮鍋的「鍋底破了一個大洞」,害它自己把剩下的湯料給全都灑了出來,「澆熄了它自己的鍋火」自殺了,然後碰到冰塊變成冷湯。

蹲在天花板角落的自己看得忍不住牽了牽嘴角,腦子正吶喊著「我到底夢到了啥小」時,天外之音的鬧鐘又響了,自己便果斷地離開了夢界。🤣🤣🤣

免版權圖庫:Pixabay @ Mia_Teegan

🎈 文末推廣 (๑•̀ㅂ•́)و✧

  • 夢界日記穩定連載「每日更新」中!歡迎夢友同好參與標籤社群✦
    如果喜歡這系列的作品,請多多支持某莎,或是「拍手留言」交流吧!
  • 另也歡迎「喜歡 ACGN 或小說創作」的文友前來「推薦或自薦作品」
    某莎會很樂意追蹤拍手食糧噢✦(特別是耽美或奇幻的)

〈夢界日記〉資料頁:關於某莎的常用記夢詞彙

〈夢界日記〉資料頁:關於某莎的探夢特性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