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茈

🌸 牛奶依存症患者、愛吃雞蛋,喜歡角落生物的貓。 🍀 互相追蹤,有拍必回!但每月取消追蹤未曾互動者。 💝 每週更新〈莎莎的營養學習筆記〉1~2 回,直到系列完結。 📚 每日更新〈夢界日記〉1~2 回,直到與當下日期同步,並逐日下架 7 日前的舊文 2 回。 如果喜歡某莎的作品,請放心地拍手搭訕吧❤

〈夢界日記〉【2020-10-21】石灰色空間的密謀|夥伴分組★

發布於

❀ 基礎記事 ❀

  • 記夢日期: 公元 2020 年 10 月 21 日(週三)
  • 睡眠時長: 約 7 小時
  • 睡前暗示: 無
  • 身體狀況: (無紀錄)
  • 鬧鐘設置: (無紀錄)

❀ 相關補充 ❀

睡前沒有特別自我暗示什麼。
因為當下處在思緒活躍但身體疲憊的狀態,有點擔心要是自己放任腦中思緒繼續運轉,可能會導致失眠。

雖然說,現在的自己也不會真的讓自己失眠了。
但如果又要陷入像 10 月 18 日那種彷彿被時空流放的「白色虛空」中半夢半醒度過,感覺還是挺感冒的;畢竟在那種狀態下,自己幾乎無法感知到外在一切,而且若想順利作夢,以自己目前的能力,必須先經過類似「消滅自我意識」的過程。

順帶一提,自己曾經在某些健康類型的網路文章中看過如此大意:

透過吃「安眠藥」來治療「失眠」的患者,如果他們順利「睡著」,似乎也是整夜處在這種白色或黑色虛空的「無夢」狀態。

如果文章說的是真的,那麼長期下來,會變成只有身體短暫休息、心靈卻一直沒得休息的微妙狀況。

然而,身心其實是互相連結、互相影響的。
時日一久,心靈未得療癒的部分會轉化成身體上的毛病,從結果來看吃藥助眠雖能解一時的困擾,卻導致身體的主人一直沒解決心靈上的問題,放任身心狀況惡化。

想到這兒,自己真的很慶幸自己在成長過程中,後知後覺地學會了一些暗示與轉化夢境的技巧。


❀ 片段一 ❀ 【石灰色空間的密謀】

這段夢界記憶發生在鬧鐘躁響之前,當時印象深刻。
但由於當下沒有立刻寫下關鍵字,鬧鐘躁響期間也未能成功續夢回去,因此在今日甦醒起床後,其實是全然遺忘的狀態。

而喚醒這段夢界記憶的契機,是自己在現世中看到沒貼磁磚的白漆牆壁時,腦中赫然閃在夢中看過的石灰色牆壁,從而憶起了特定的空間畫面與殘留感覺。

在夢裡,自己擁有實體,但扮演的不是自己,自己也沒去注意自己在夢裡的外觀與性別,當時比較在意的是夢中身邊的一名少年夥伴,我們似乎是青梅竹馬或親友的關係。

夢界時間不明,直覺是深夜。
在一處疑似地下街或黑市的地區中,我們剛完成某個任務,但因好奇心使然,看到某種令人在意的現象而自主探查著什麼。

在該地區內,一個隨意堆滿桌椅的晦暗石灰色空間中,我們發現了二名可疑份子的行蹤,他們給人的感覺很像〈火影忍者〉的「大蛇丸」和「兜」,但是實際的畫面並非對應的人物形象,並且察覺到對方的形貌會隨著自己的思緒雜訊而改變,因此確定自己正在作夢。

當時,在桌椅小山的後方隱密辦公室門口照出些微燈光,自己透過些微光源知曉桌椅子的四腳是鐵灰色金屬管,而那兩名可疑分子正在裡邊交談,內容是事關重大的陰謀計劃,可惜詳細的對話自己已然遺忘。

倏地,燈光形影晃動,對方察覺到我們的存在了。

我們趕緊躲到桌椅小山堆中的一個凹洞裡蹲著。
自己躲在最內側摀住自己的嘴,少年夥伴則蹲在靠近凹洞出口處,他氣息收斂、瞇眼冷冽觀察可疑份子的動作,另一手按住自己正在發抖的膝蓋,雙雙屏息著。

大概幾個呼吸之間,可疑的二人從我們的旁邊經過,由於空間太過晦暗,他們一時之間找不到我們的樣子。

然而,他們似乎非要確定是否有人在竊聽的樣子,因此停止交談,直接走到石灰色空間的其中一個出口,準備開燈翻過此地一輪。

見狀,少年趕緊拉住自己的手,他的食指按在他的唇邊,要自己蹲著身子保持安靜,隨他悄悄離開這裡,並指向空間的另一個出口。

當時,自己嚥了一口口水,我們踮起腳尖迅速脫離了桌椅小山的凹洞,離開的同時,我們的餘光也都注意著可疑二人的動向,從他們的視線死角竄了出去。

然後,天外之音的第一個鬧鐘響了。
至於這段夢界故事的前期脈絡,自己已無任何印象。


❀ 片段二 ❀ 【夥伴分組】

這段夢界記憶發生於鬧鐘躁響期間,到自己正式睜眼起床之前。
這次自己似乎對鬧鐘的干擾特別敏感,因此這段期間儘管數次續夢成功,但反反覆覆的醒醒睡睡也讓對應的夢界畫面越來越模糊。

關於這段記憶,夢界時空不明,自己擁有實體,但扮演的角色不是自己。
當時身邊有一個夥伴,而我們的眼前有十位聯盟夥伴,眾人聚集在一處兩側有大理石柱的殿堂上,正因需要分隊而討論著。

這群聯盟夥伴來自各種族群,形貌各具特色,但最後自己只記得兩位的大致外觀:

  1. 由灰白色岩石或黏土組成的生命體,組成後的外型很像熊,沒有耳朵,有犀牛角。
  2. 表皮介於樹皮與熔岩之間的生命體,類似黑猩猩。

這兩位在討論過程中,似乎一直在互相唱反調。
至於其餘的聯盟夥伴,印象的有一位疑似女性,並且瘦得像竹竿一樣的某種生物,還有類似日本妖怪的鬼人的樣子。

當時,自己向他們說明某個在上位者的意思後,要他們先五五分成兩隊,他們沒有接受,而是各有不滿地互相爭執,誰也不讓誰。

根據爭執的內容,自己還記得的大概分為四種:

  1. 不滿意這種均衡型的分配,應該根據個人專長特化成機能型小隊。
  2. 同意這種均衡分配,任務以夥伴的安全穩妥為先。
  3. 認為只分成兩隊太沒效率,應該要細分更多組,最好是 2~3 人一組分頭進行。
  4. 不願被強制分組,認為他們自己更適合單獨行動。

夢裡的自己雖然只是安靜地看著他們爭吵,但自己並非發呆或被嚇傻,而是趁機透過自己的意識,宛如全方位攝影機般,隨意放大縮小關於這群聯盟夥伴的細節畫面。

醒意識的自己很想記下他們的容貌細節與各自在乎的點,可惜目前自己辦不到,要一口氣清楚記住好幾位夢界角色的外型難度實在太高了!

反觀待在自己身邊的夥伴。
他是一位身穿青甲、沉默帶劍的男性侍衛,並且和自己都是人模人樣的。

夢裡的自己似乎對他非常依賴與信任,當時甚至想著:

  • 如果自己也得被分組下去的話,自己最後可能只會信任他一人而已。

不過,說到底,夢意識的自己似乎不太在意自己的身分,只知曉當下的自己似乎是被誰派來管理這些聯盟夥伴的。

免版權圖庫:Pixabay @ Mia_Teegan

🎈 文末推廣 (๑•̀ㅂ•́)و✧

  • 夢界日記穩定連載「每日更新」中!歡迎夢友同好參與標籤社群✦
    如果喜歡這系列的作品,請多多支持某莎,或是「拍手留言」交流吧!
  • 另也歡迎「喜歡 ACGN 或小說創作」的文友前來「推薦或自薦作品」
    某莎會很樂意追蹤拍手食糧噢✦(特別是耽美或奇幻的)

〈夢界日記〉資料頁:關於某莎的常用記夢詞彙

〈夢界日記〉資料頁:關於某莎的探夢特性

〈夢界日記〉【2020-10-18】虛空中的點線面|迷你世界的農園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