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茈

🌸 牛奶依存症患者、愛吃雞蛋,喜歡角落生物的貓。 📚 每日更新「夢界日記」二回,直到與當下日期同步。 🔗 日常廢噗:https://www.plurk.com/SachanShih 「夢界日記」是某莎自 2020 年 06 月 28 日開始記錄迄今的夢境資料。 目的是透過記夢方式,嘗試與自身潛意識交流,並探索更多的心智可能與靈感。 如果喜歡某莎的作品,請放心地拍手搭訕吧❤

〈夢界日記〉【2020-07-13】牛與牛奶|遺忘|地下之塔的晦暗世界

發布於

❀ 基礎記事 ❀

  • 記夢日期: 公元 2020 年 07 月 13 日(週一)
  • 睡眠時長: 約 7.5 小時
  • 睡前暗示: (無記錄)
  • 身體狀況: (無記錄)
  • 鬧鐘設置: (無記錄)

❀ 記事補充 ❀

今日起床時有再三回顧夢境事件,但由於自己在一段時間內只能專注回憶其中一段,導致另外兩段夢境故事幾乎全然遺忘。

然而,遺忘的其中一個片段,在起床後的思緒忽然閃過特定字眼時,對應的夢界記憶忽然湧現回來了。

經此實驗,再次證明,特定的契機可作為現世與夢界的指標橋樑。


❀ 片段一 ❀ 【牛與牛奶】

關於這段夢界記憶,在起床時原本是遺忘狀態的。
但是後來在腦中閃過「牛奶」這個字眼時,相關的夢界記憶便如洪水襲捲而來了。

在夢裡,剛開始自己像是隔著螢幕觀看全方位的電影般,醒意識閃過牛奶,畫面便呈現一群乳牛被放在一個巨大的矩形空間,每隻牛都有自己的牧草休憩隔間。

現場似乎有牧場主人和孩子,但對比輪廓清晰的乳牛和其周遭的環境,這些人物的形象非常模糊。

當下自己的意識強烈想要身歷其境,於是便被螢幕吸入般,直接穿透全方位電影似的夢屏進入夢界,倏地自己從幽體轉變為實體,觸覺和視覺也變得更加清晰,但是當下似乎沒有模擬出聽覺和嗅覺的樣子。

自己正在擠牛奶,而且可以直接和乳牛進行意識交流,並且在交流中,得知牠們的悲慘過去,以及被箱型卡車送來牧場的畫面。

擠好的牛奶不知所蹤,自己也沒注意,當時自己的注意力已經完全從現場飄走了,思緒的模擬畫面直接取代了夢界場景,而自己的型態再次從實體轉變為幽體。

當時,自己飄浮在半空中,看著退休養老的牛隻,偶有雜訊般地閃現牧場主人為了利益,打算利用完這些動物後便將其宰殺,但自己強烈的思緒又再度把這些雜訊排除。

在這個當下,自己十分確信自己是可以操控整個世界的,但並不確定自己是否擁有「這是夢」的知覺。


❀ 片段二 ❀ 【遺忘】

幾乎全然遺忘。

根據殘存的感覺,貌似與〈仙境傳說守遊〉中,卡普拉冒險錄限定的「災厄炎龍系列」的頭飾造型有關,並且場景可能是在獨木舟上。


❀ 片段三 ❀ 【地下之塔的晦暗世界】

由於鬧鐘的關係,這段夢界反反覆覆斷線續夢了好幾次,並且在重連的過程中喪失了許多情報,例如:任務理由、地表背景等。

從自己有記憶的情節開始,知曉自己在夢裡擁有實體,但扮演的角色似乎不是自己。

在夢裡,自己和伙伴們為了某個緣由,必須進入一個很像廢棄公寓、通往下層世界,宛若向下發展的高塔建築;並且根據前人探索的回饋,知曉每往下一層危險難度便會提升,而夢界當下的地表人民,掌握的情報只探索到地下「第六層」的樣子。

根據夢意識的記憶,自己知曉第一到三層都是人類活屍、死屍出沒的樓層:

  1. 單純的停屍場。
  2. 屍體似乎會微微騷動,並出現清晰的蜘蛛網、塵灰霉味和其他昆蟲穢物。
  3. 與第二層很相似,但是屍體會起身移動。

當時,在離開地下第三層並持續向下樓時,隊伍刻意忽略了它們,而自己直覺認為若是在這個樓層待久了、與它們的目光對上,將會徹底喚醒它們,讓它們發狂似地撲上,把行經的活人給啃食殆盡。

第三層的下一層是第五層,不知為何沒有第四層。
當時在夢裡的思緒也全沒意識到這個問題,認為數序「12356」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詭異的是,曾經續夢的一個片段,在第三層和第五層之間是存在一個樓層的,實際樓層有六個,但數數時卻只有前三層和後二層,莫名漏了第四層。

而在被夢界忽視的第四層中,存在著一隻怪物。
它很像〈明日之後〉秋日森林的「不明生物」,但當時隊伍只是匆匆地略過這一層,向下到第五層探查。

第五層是怪物是一隻巨型漆黑毛蜘蛛,有懾人的紅眼和利嘴。
在晦暗的空間環境中,目測它的體積是成人的 2.5 倍高大。
當時,隊伍一樣匆匆略過這層,下樓到第六層,並且出現相似的怪物,差別只在這個樓層有兩隻。

見狀,屬於隊伍一員的自己眼前畫面忽然隨著意識模擬出栩栩如生的應對畫面:

隊伍前後各有一位挺著很像現世中鎮暴警察的金屬大盾牌。
二人的中間再放兩位輔助人選,他們的任務是維持探索燈光與協助排除干擾。
再中間的,則是放了一到二名打手。

隨後,自己的意識游離,再度回到了兩隻巨蜘蛛所在的第六層,自己的位置則位在靠後的輔助人員與打手之間。

後來,我們沒有真的和巨蜘蛛發生衝突。

緊接著,自己因鬧鐘躁響而斷線續夢,再次回來時,夢界的隊伍已經闖過了第六層,來到一處晦暗的地下世界。

這處地下世界看起來像是文藝復興之後的歐洲街景,整體色彩偏向銀灰,街燈偏米黃。
當時,有一位貴族裝束的紅髮男子前來搭話,他似乎是個劍士,但自己忘記他是揹劍還是腰間佩劍,並且也忘了談話內容;不過,自己記得他還有其他同伴,並且試圖聯絡地表上的人們,想傳達探索情報的樣子。

自己直覺認為這裡是第七層或第八層的休息地景,相對於其他樓層安全許多。

這個夢界疑似擁有地下城的世界觀。
但此處的晦暗世界,又總是讓自己覺得跟以前時常夢到的「亡靈界」是相通的,只不過每一次的登入地點都不盡相同。

免版權圖庫:Pixabay @ Mia_Teegan

❀ 文末廣播 ❀

  • 【夢友募集中】歡迎對夢有興趣,或是喜歡小說創作的文友前來「搭訕」!
  • 【回文強迫症】某莎患有一看到留言就要回覆的強迫症;同理,如果⋯⋯(略)

〈夢界日記〉資料頁:關於某莎的探夢特性

〈夢界日記〉資料頁:關於某莎的常用記夢詞彙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