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匠人

在金融圈裡營營役役十多年,還差一點點便成功上岸、名成利就之際,因為社會的現況,因為孩子的出現,因為心靈的呼喚,決意放下自在,回頭逆流游向大海中心,追求心靈上所嚮往的烏托邦。 讓我們深深呼吸,重新掌握自己的脈搏。慢慢來,細細來,透過雙手,開放心靈,感受事情的過程,感恩事情的發生,感激事情的教誨。 Facebook 專頁: www.fb.com/livenlovenaturally

那些年,我們一起用卡式帶「實時下載」的音樂

小時候,我爸也算是一個「HiFi 友」,家裡有一套大大件的日本音響組合。除了聽卡式帶和後來的 CD,爸爸也喜歡看電影,那時候,在家裡看電影是用 LD 機的。還記得那大大隻的 LD,總要在電影中段翻它一翻。對於當時只有幾歲的我,每次獲委派去為 LD「反面」的時候,心裡總是七上八落,生怕一不小心就把 LD 弄得「落地開花,花開富貴」。

你知道這鉛筆的用途嗎? (Credit @ GettyImage)

和很多在七八十後一樣,我小時候透過音響組合內的收音機和卡式帶功能,「實時下載」喜歡的歌曲,讓我可以隨時重播自己喜歡的歌。要好好下載歌曲,達到自己能接受的水平,主要取決於兩個部分。

首先,在收音機另一頭的 DJ,在那個年代,通常都不會突然就開始播放歌曲。尤其在一些可以留言點唱的節目,他們會先朗讀聽眾 Fax(沒錯!是傳真 Fax!)過來的留言。在言語間,他們開始播放歌曲,在音樂前奏的伴隨下,DJ 把握時間精準地講出當中留言的內容。其中的高手,總能不慌不忙適時完成,之後歌聲徐徐升起,讓兩者配合得天衣無縫!

有一些節目,DJ 喜歡自己寫一些故事,或心中的想法。他們同時選擇一些適合的歌曲,把讀白和歌詞連在一起,進行「二次創作」,把兩者的味道提升到另一個層次。他們也影響到歌曲創作,曾經有一段時間,尤其在情歌中,在開頭,或片段中,也會加插男女主角的讀白,讓我們聽得更投入,更感受到歌曲表達的情感。

如何去了解該 DJ 的習慣,適時開始和結束錄音,就成了錄音質素的一大分野。有些人太早開始,錄了一大段 DJ 的話,也有些開始得太遲,失去了太多前奏。這當中的取捨,就只能透過經驗累積,和跟 DJ 的「合拍」程度去精益求精。同樣的歌曲,不同人「下載」,也會得出完全不同的質素。

此外,「實時下載」的另一個關鍵,在於我們如何掌握開始和停止錄音的時機。和現在的輕觸式按鍵不一樣,過去卡式帶錄音,需要同時按下「錄音」和「播放」鍵。有時候,或因卡式帶在機內的位置不對,這組機械式按鍵不能運作,錯失了歌曲的前段。有時按得不夠清脆俐落,錄音也可能出現一些怪聲。

那早點開始錄音不成嗎?也不成。從前的卡式帶是 Analog 制式,用磁帶的。在錄每一首歌之間,我們要人手留低些空白的時間作間距。同時在家裡,已經錄了的部分,也是不能夠再剪輯的。我們萬一錯過了,便要非常耐心等候歌曲的下一次播放,可能是下個節目,可能是下一日,可能是下個月。。。

後來,CD 和 MD 普及,從 CD 把內容拷貝到 MD,或再後來的 MP3,把事情變得越來越簡單。在卡式帶年代,我們期待心儀歌曲,甚至「實時下載」的緊張之處,也不是現在能隨時隨地上 YouTube 的一代能夠理解的。

現在,「古老當時興」,不知道會否有一日,HiFi 友會重新拾起 Walkman 玩卡式帶呢?

曾經一部 Sony Walkman 和鮮色的 Headphone,是潮人必備的潮物!


香港變遷吹水篇 之 香港樂壇變遷

80s -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