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匠人

在金融圈裡營營役役十多年,還差一點點便成功上岸、名成利就之際,因為社會的現況,因為孩子的出現,因為心靈的呼喚,決意放下自在,回頭逆流游向大海中心,追求心靈上所嚮往的烏托邦。 讓我們深深呼吸,重新掌握自己的脈搏。慢慢來,細細來,透過雙手,開放心靈,感受事情的過程,感恩事情的發生,感激事情的教誨。 Facebook 專頁: www.fb.com/livenlovenaturally

這一年來,我得到的,比我失去的多很多

發布於

去年今日,我們一家四口,帶摺櫈,帶風扇,帶食物,帶食水,弄得像行山露營一樣,就是為了帶只得幾歲的孩子們,一起成為一百萬份之四,去打一場連一百萬份之一勝算都沒有的仗。

一年過去,我失去了很多,同時我得到了更多。

記得在2014年9月28日,我站在金鐘的一條行車天橋上,看著曾經的警察發放第一粒催淚彈。在金鐘的黑夜,氣氛異常緊張。我們示威者沒有想過要訴諸暴力,我們只是想憑著我們的雙腿,去給高高在上的公僕知道,誰才是這地方的主人。

在那夜,驚雲密佈,我們都生怕89.6.4的事情會重覆在這片自由的土地上。這夜之後,我差不多每天都在金鐘,每天都堅持著。有人說,「佔中」弄得交通不方便,生活不方便。我說,在演藝行馬路到中環,不過十數分鐘時間。沒有汽車,沒有廢氣,我感受到微風的快意,我明白到只要對地球好一些,香港可以變得更好的。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我得到的,比我失去的多。

至去年6.9「反送中」遊行,我出門的時候,就跟我老婆說,我知道我們沒甚麼勝算的。不過,我們還是要出去,還要帶著孩子出去。這是為了給孩子上一堂人生難得的德育課,也是為了不讓自己留有半點遺憾。

結果,有了後來6.12,也來了個200萬加1人的6.16大遊行。有人說,200萬也不到全香港人的三分之一,還是有很多支持政府的聲音。我想說,經過6.12之後,我明白到本來「和平的爭取訴求」,會讓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把它弄得一團糟。這次,我不敢帶孩子出去,結果,我家裡的貢獻只剩下二百萬份之二。可是,我還是覺得香港賺了,因為少了很多小孩子,卻還是多了一倍人。我為了安頓小孩子,也要請家中的長老來幫忙。可想而知,在一個星期日,要為社會帶來兩個人的力量,背後需要是五六個人的支持。我慶幸,香港人都醒了,我得到的,比我失去的多。

幾年來,香港變了很多。我在金融業打滾,發現中資公司越來越多。我也從2014年在美資行工作,變成了後來在中資「搵食」。不過,在哪裡都沒所謂了,無論中資外資,受到社會的氣氛,老闆的壓力所影響,很多人為了開飯都要啞忍,不能為自己發聲,不能保障自己的權利。

結果,說提出分手也好,說是「被分手」也好,我離開了一個令我成長的環境,我放棄了一份別人夢寐以求的「搵到好多錢」工作。我媽跟我說,這樣放棄了,一家生活怎麼辦。我說,在這個亂世下,我不能為了錢而放棄自己的價值觀,也不能勉強自己不發聲。財散人安樂,少了點錢,也少了點工作的壓力。我樂做一隻閑雲野鶴,逍遙自在,說實話做自己。我覺得,我得到的,比我失去的多。

後來的7.21,8.31,或更多更多無眠的日子,我們看見一個政權,開始毫無忌憚地「打茅波」。他們以為,這樣做事情就會完結,人們也會繼續習慣,成長為一頭「港豬」。可是,事與願違,我很多過去沒發聲,在2014年也毫無感覺的朋友,也一一睡醒了,一一為這片土地的未來發聲,去說服家裡的長老,去叫醒身邊的朋友。我見到,我們成長了,我們變得更強壯更健康。

世界變了,不知在何時開始,我討厭別人說「獅子山下」的精神。說到底,這不過是老闆美麗的謊言,要人們只要做,不要嘈,這根本就是「搵笨柒」,甚至造就了今天高官顯貴們自私自利的局面。

後來,朋友跟我說,現在我們不在獅子山下了。為自己,為家人,為香港,為未來,我們不怕千辛萬苦,也會走到「獅子山上」,打開電話,打開電筒,就是為了給全世界說,「我愛香港!」原來我們沒放棄「獅子山精神」,我們不過把它再昇華了!

如果黑夜總要降臨,我寧願它早點來,讓我們一起去期待下一個黎明。我也不想,讓這重擔再拖落去給下一代去承擔。感恩上天讓人見到黑暗的美麗,感謝上天讓我們看得起我們,讓我們堅負「光復香港」的重任。

這一年來,我得到的,比我失去的多很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寫在香港反送中運動一週年之際

反送中和「Black Lives Matter」:殊途同歸的抗暴之路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