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匠人

在金融圈裡營營役役十多年,還差一點點便成功上岸、名成利就之際,因為社會的現況,因為孩子的出現,因為心靈的呼喚,決意放下自在,回頭逆流游向大海中心,追求心靈上所嚮往的烏托邦。 讓我們深深呼吸,重新掌握自己的脈搏。慢慢來,細細來,透過雙手,開放心靈,感受事情的過程,感恩事情的發生,感激事情的教誨。 Facebook 專頁: www.fb.com/livenlovenaturally

自由的極限,在哪?

發布於
修訂於
我該如何養育子女,他們的自由到底有多少?超越自由的界線後,又應該如何處理?

不知不覺,細佬撞車事件已經過了個多月。昨天,收到警方給我的一封信,向我確認已經結案,這事件終於告一段落。

這段日子,由事件發生時感到害怕、內疚、擔心,到後來憤怒。幸好,得家中長老幫忙,照顧了細佬幾天,讓我能夠好好調整一下自己的情緒。當細佬再次回家,臉上的傷痕都好像不見了,我才算稍為平復下來,反思這件事的啟示。

我不喜歡別人管我

小時候,我爸管教很嚴,也每每帶點「跳制」的感覺。例如,明明我倆興高采烈的去買玩具,可是我途中做出一些越界的行為。爸爸會突然收起那笑容,換來一副嚴肅的樣子,轉用兇惡的語氣去教訓我。之後,事情完了,他不會再多說,也會回復那興高采烈的心情,好地地繼續買玩具。

我不喜歡這樣,爸爸很嚴格,把每一個小節都捉得緊,怕我學壞。長大了,我做了別人的爸。我覺得自由很重要,孩子,尤其是男孩子經常聽不到,也貪得意,直到發生承受不了的事情,才會成長。我的取態是,不會死的,我都會讓他試。與其老掉牙的向他說教,不如讓他做一次。甚至,明明在想做與不做之間的,我都會鼓勵他做一次,這「發生」對男孩子比較實在。

一開始就覺得不對勁

關於撞車事件,我一直感到內疚。從那朝早大塞車開始,就註定這户外學習日,我們要遲大到。我當下就不太想去,心裡有種說不出的不安。可是,我也找不到一個不去的理由,能講得通細佬。我把不安藏在心裡,只好小心一點,看緊一點。小心翼翼過了半天,差不多要回程了。我們在路邊等旅遊巴回學校,突然覺得有點不安,又剛剛見到有人在玩遙控飛機,就把他拉過去,希望給他點事幹,不要走來走去。

可是,要發生的始終還是發生了。事出突然,細佬轉身全速跑出去,我叫也叫不停,「啊!」的一聲事情就發生了。不幸中之大幸,細佬一直清醒,能自己上落救護車,也不用留院觀察。可大幸也是不幸,他這幾年經歷過無數次「中頭獎」,卻每次都「最後無事」,萌生了一種自己很幸運的念頭。

同一屋簷下,男女大不同

我看見他在事情發生後,很快便平復過來了,還沾沾自喜自己有的運氣。他越無所謂,我越有所謂。結果,我用了我以前不喜歡的方法,半罵半發脾氣的「教訓」了細佬一大頓。罵得差不多,火下了一半,才向他說得出自己的感受——擔心。

家姐心思細密,往往為人著想,甚至有點「想多了」。反之,在細佬的世界,卻絲毫沒有「其他人」的概念。他長得大隻,卻腦袋裡還是天真無邪,像個BB一樣的。很多時事情發生了,他即時強烈的反應過了,一冷靜下來就同時放下了,我喜歡他這個態度。可是,他能否在事情中學到東西,卻成了未知數。同一屋簷下,兩姐弟卻是截然不同。

慶幸,這次「教訓」後,細佬變得不一樣了。他在馬路旁會變得小心,也主動拖大人的手。他又試過和朋友玩得瘋狂的時候,拋了一句叫同學「小心」,向同學說如果同學跌死了,他會很傷心。慢慢地,他發現自己和別人都有感受的,開始嘗試講出自己的感受,也重視其他人的感受。

自由的極限,在哪?

這段日子,我反覆思量,我在想我該如何養育子女,他們的自由到底有多少?同時,超越自由的界線後,又應該如何處理?我小時候不喜歡我爸的界線,現在長大明白其難處多了一點。我要想想,這自由的極限在哪兒。我要如何畫清楚這界線,超越了極限的話又該怎樣做。

每個孩子都不同,我對著他們,都是獨一無二的經驗,都是摸著石頭過河。我和太太都是家中老大,對於家姐的想法,比較有體會。當然,作為一個大男孩,我也明白細佬的「麻甩」思路。不斷調整,不停進化,讓他們在一個自由而不放任的空間下成長,是我未來十年的課題。

還在學,共勉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