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匠人

在金融圈裡營營役役十多年,還差一點點便成功上岸、名成利就之際,因為社會的現況,因為孩子的出現,因為心靈的呼喚,決意放下自在,回頭逆流游向大海中心,追求心靈上所嚮往的烏托邦。 讓我們深深呼吸,重新掌握自己的脈搏。慢慢來,細細來,透過雙手,開放心靈,感受事情的過程,感恩事情的發生,感激事情的教誨。 Facebook 專頁: www.fb.com/livenlovenaturally

當自立爸爸在家裡管功課⋯

發布於

早幾天,老婆放工後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家。吃過晚飯後,一家大小開始了自由活動時間。

家姐的學習習慣跟媽媽很相似,她經常到了晚上,集中力和專注力才會走出來。那麼,在她放學後到晚飯前,即全權由我管轄的時段裡,有時會完全沒有做過學校的事情。

我是喜歡在早上發功,先做好事情,之後才安心去玩的人。家姐這習慣跟我相差太大,我有點掌握不到。有時下午我會提醒她是時候去做功課,可是卻不得要領。有時再多說了幾次,反讓她感到很煩躁。我自己也不喜歡別人煩,要給我指示,給一次便好了。既然如此,我也不想成為她心目中的長氣爸。

家姐今年上小三,開始會有考試。功課的難度,也較過去兩年為高。關於家姐的學習進度,我更多是向老師們查詢的。今年因應疫情,學校調整了教學模式,每一個星期教授一個主科,讓老師更有空間去編排有趣味的教學。同時,對都些學生來說,這也較容易投入課堂的內容。

家姐不想我煩,天天問她進度,結果我上個月便收口了。我改為在學校見到老師的時候,和他們溝通一下。同時,見家姐在一些小測中也對自己的成績感滿意,那關於學習的事情,免不過我便不問了。

終於,在這個自由活動時間,我「爆鑊」了!家姐在我不為意的時候,走了去身心俱疲的媽媽處,跟媽媽說「那個除數我不是太懂,想你教我一下」⋯之後,劇情相信大家都容易估到了,總之我就好像辦公室內給同事金手指的可憐蟲。

事後,「大老闆」也沒有甚麼,只是跟我分享了家姐的狀況。家姐說,我很少追問她的功課學習進度,覺得我好像不太關心,不想她問我。她也怕問我這個除數的話,我會教得很快,讓她聽不明白。

作為天天在家的全職爸爸,和孩子的關係得到很大的改進。也因為我一直講求自律,希望孩子們能夠照顧好自己負責的部份,他們在這幾個月之間也有了明顯的成長。可是,在某些情況下,這卻讓孩子帶來了一些尷尬的局面,就是他們明明不懂做,卻怕負了父親的期望,所以自己收收埋埋,沒有適時提出疑問。

那是不是可以解決的問題呢?當然,我可以重新做過一個長氣爸,重新追縱家姐的學習進度。不過,我不想這樣。這樣隨便插手,將變成我倆之間的信心危機。

現在,家姐也學精了。這陣子,流感嚴重,同學輪流請假,學習進度有差。老師們也多了補課,讓同學能夠追回進度。家姐選擇適時參加補課,寧願放學後多留一會。這樣子,回到家裡也能避免了無謂的紛爭。

再過一輪,家姐人生第一次考試便來了。即管看看結局如何,再調整下一步。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