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者

26歲的上班族,貓奴 今天也在人生的路上尋找著屬於自己的歸處

莎媞菈No.3

隨著燃燒的火焰逐漸平息下來,周遭刺耳的哭喊聲也慢慢聽不見了。或許人們終於了解到,在這冰冷海域上,如何大聲喊叫也只是白費力氣。抑或著是敵不過寒冷,就這樣子被死神給牽走了也不一定。只知道自己正為了活下去,而讓身體拼命的發著抖,盡可能地產生著那微不足道的熱量。雖然恐懼死亡這一點,大概也是其中一個發抖的原因吧。


趴在大木桌上,順著海浪的起伏載浮載沉的。由於受到饑餓感驅使,我決定試著在這令人絕望的情況下找點東西吃。我隨手抓起漂浮在一旁的拖把,轉動著早已失去知覺的肩膀與手肘,試圖划動起我的木桌號。但是拖把畢竟不是船槳,往海中揮了好幾下,也沒有前進多少距離,不如說我根本就在原地轉圈啊...到底是誰把這張木桌刻成圓的啦!之後我才掌握到拖把的正確使用方法,是將其勾在充滿在周遭的漂流物身上,來藉此拉動自身稍微前進一些。

我首先將一個褐色衣櫥給拉開來,試圖看看能不能找到包餅乾之類的,盡管由於身後的火光逐漸弱了下來,使得無法清楚地看見廚中的衣服花色,也能透過絲綢那特有的細緻手感,了解到這些都是相當高級的衣服。
然而不管是質地多麼高級的衣服,只要被浸濕了,穿起來都一樣不舒服,同時也非常地不保暖。誰知道衣服的主人還有沒有機會,再將它們穿上呢?
由於我不是蠹魚吃不了衣服,所以拉開的衣櫥門也沒關,我就繼續勾向其他東西,尋找食物去了。


看到單人沙發、看到粗糙的玩具車、看到鋁製餐盤、看到壞掉的灰色時鐘,為甚麼就是沒有看到漂浮的食物之類呢…。
此刻,我真的覺得好冷、好餓、好痛苦,為甚麼當初,不繼續接受自己單調無聊的日子,而要踏上這該死的「莎媞菈號」尋找甚麼明天呢?邊後悔著,我呆滯地望向漂浮在一旁的海面上,靜靜地瞪著夜空的中年男子。他身上穿著一套華美的暗色西裝,刻意讓左邊胸前的口袋,露出了手帕的其中一角。我無趣地將手帕輕輕抽了起來,想看看上流階層的有錢男人,都是用甚麼花色的手帕。隨著手帕被我抽起,一個小東西也飛了出來,直直地落在了我的木桌號上。拿起來一看,竟然是一小盒HINT MINT薄荷糖!

「天啊!謝謝! 」我向著躺在海上的友善中年男子,大聲地表達謝意,但是他非常專心地盯著夜空看,放大的瞳孔完全不允許眼皮眨那麼一下。我一次將4、5個薄荷糖放入嘴裡,貪婪地咀嚼著它們,任薄荷味肆意在我的鼻腔中遊走著。
稍微打起精神之後,我打算直接將搜索目標鎖定在四周,那些好心的人群身上。
我從一位抱著洋娃娃的小女孩那邊,獲得3顆晶瑩剔透的糖果;
從缺了顆門牙的小男孩的口袋中,獲得一條巧克力;
從穿著白圍裙的年輕廚工那,獲得半截胡蘿蔔。
這種尋寶的興奮感,令我幾乎忘記了身上的寒冷以及黑夜的可怕。這次就向背對著這邊,掛在木箱上的那位女性,去祈求些食物看看吧!


我將手探向女性身著的淺色洋裝。這次會獲得甚麼呢?是清爽的薄荷糖?甜膩的巧克力?精緻的小餅乾?我一邊好奇的猜想著,一邊翻找她洋裝上的口袋。
忽然間,我的手腕被不知道甚麼東西給圈住了,接著只聽見幽幽的女聲,清楚地傳進了我的耳裡:「喂,你以為你在摸哪裡?」掛在木箱上的女性將頭轉了過來,以披頭散髮的面容,慍怒地瞪著我。「~~~!!!」一道不像是成年男性會發出的尖叫聲,劃破了死氣沉沉的海洋,直直地砍向了夜空的寧靜。

莎媞菈No.2

莎媞菈 No.1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