癮君子movieaddict

著迷電影、哲學、社會人文與心理,結合自身社會工作與諮商心理研究所的專業受訓背景,抒填生活中的孔洞,又白目且厭世地為此扎上一根又一根自以為是的刺。 主要最新發文都在方格子~ https://vocus.cc/user/@s8803797?page=1&tab=new

《靈魂急轉彎》- 如果靈魂僅重21公克,你想帶些什麼?

發布於

有雷警示,雖非劇情的直述或訴說,為了討論相關議題仍有所取捨,介意請斟酌閱讀

白駒過隙,幸福易脆

人生,就像一道拋物線,有起也有落,但卻不是每個人都能有個漂亮的圓弧,《靈魂急轉彎》以此出發,拋擲出關於生命浪潮的哉問,試想如果靈魂僅重21公克,脫離現世後,身上會帶著些什麼?

當然,答案因人而異,知足、遺憾或懊悔都有可能,回到電影主角上,則是不甘心。皮克斯這次不只跳脫白色去刻劃非裔美國人的故事,更直接在開場把觀影者丟到失敗的處境中,雖然,主角並非一無所有,但也沒輝煌成就,這類不上不下的處境,就是社會大眾普同的心聲。為此,強烈的共鳴與共振,不只讓觀影者默默為其加油打氣,更在開場戲碼中就出竅到電影內,附著成主角的影子,期待透過故事的翻轉與成功,化解現實中不斷膨脹的怨氣與不甘。

然而,《靈魂急轉彎》的故事曲線,如片名所述,看似講「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實則講述「體會當下的幸福」,不管是沐浴肩頭的陽光、脆度適中的火腿披薩,或是灌入耳邊的情歌,甚至是因應生命消逝而墜落的花片,都帶有飄逸的細節,細節則是構築生命熱情的火花,即使不是絢爛的煙花,也是意味深長的觸發,推動人們不斷地再次出發。

承前所述,皮克斯再次運用翻轉讓我們理解生命的圓滿,不僅來自於輝煌的時刻,這場精心刻劃的騙局,雖然跳脫每位觀影者的想像,卻又擲地有聲。畢竟,社會不斷要求偉大,卻又不說清何為偉大,僅留模糊不清的刻記,以及迴盪於耳邊的幽魂,令人膽顫心驚,卻又揮之不去。比如熱愛爵士的主角,喬,就因為沉溺於成就偉大而失去靈魂的重量,進而引發飄飄然的失足墜落。就此來看,雖然喬還沒變成失落的巨獸,也相距不遠,但喬明明有清楚的志向與火花,究竟為何還會陷落於迷走?

這部份歸功於皮克斯細膩的角色設定,透過劇情的推展,我們明白,主角執著於偉大成就,其潛意識的需求在於缺乏肯定,自小,母親因為關愛與心疼,不忍主角因追夢而受苦,不斷冷嘲熱諷擺臉色,希望喬能回歸到現實去踏實,而非拘泥於偉大幻夢。可惜,這對母子從未講明彼此心聲,喬,無法明白母親的用心,不被看重的感受,激起氾濫的自卑,推著他走火入魔,把自己關入爵士的牢籠中,運用鐵桿子區隔了自己與世界,多麼諷刺,本代表隨興自由的爵士,現在反倒成了喬的束縛。

綜上所述,喬的成魔來自於執著,執著則來自於匱乏,故此,電影中的自私表現其來有自,畢竟,喬從小到大都沒感受到愛,怎麼可能給得出愛?所幸,故事的發展隨著母子爭執有了轉機,母親明白自己的保護,不知不覺中也成了兒子幸福的阻礙,甚至是一種傷害。母親的擁抱融化了他的心,即使當時的喬還是一隻貓,仍然收獲了長久以來的潛意識追尋,被肯定的愛。

為此,忘情演出之後,為何喬感受不到生活的明顯改變,其一如同大海故事的寓意,人生的本質就是一連串的過程,其二是因為改變早已發生。

就在母親接納的那一刻起,喬的人生有了圓滿,他打敗內在的幽魂,意即自己不夠好的價值否定,藉此描繪出一道欣慰的人生曲線。爾後,帶著嶄新發現,再次前往來世的喬,靈魂的21克,裝盛的就不再是被包裝成不甘心的落寞與失望,而是被人肯定的喜悅,甚至是走向盡頭也無妨的知足與無畏。就此來看《靈魂的急轉彎》所傳達的把握當下,也不只是把握時間,更是想要我們用心品味生活以及關係,誠如心理學常說的保持正念,不帶評價地適時駐留,才有機會走得更長遠。

生命就像鐘擺,左擺也好,右擺也罷,都是一種前進

絆倒靈魂的火花,我是不是不夠好?

接續來談,電影的另一主角22號,筆者相信透過前述針對喬的整理,不只點出故事的精巧安排,更也闡明22號與喬看似矛盾,其實共為一體,即使一個不想活,一個不想死,卻也都沒脫離生存價值來勾勒,甚至解構出另一道普世議題,不甘心之中所掩藏的呢喃與探問,意即自己到底夠不夠好的疑惑。

雖然皮克斯打破舊有框架,不再強調追夢,但也沒否定追夢的意義,只是增添多一道調味,讓人明白「珍惜當下」的重要性不亞於「未來成就」。然而,面對社會的本質就是充滿競爭這個設定,皮克斯明白人的一生就是擺脫不了自我否定,即使喬的故事已經闡述夠多篇幅,但很明顯他們想要再多一點,為此,有了22號,運用另外一段迷失的故事,繼續探潛生活的價值與意義。

說巧不巧,靈魂僅重21克,22號大了一點,但諷刺的是他總是缺少了一點,導致他無法投胎轉世,至於這個空缺,電影歸屬為火花,如本文開頭所述一種生命的觸發。故此,22缺乏觸發,進而無法點發自己的轉世,就此來看,這不也像是渺小的我們嗎?總是缺乏踏實與肯定的價值感,只能有氣無力地拖著自己,繼續厭世看衰自己。

所以,皮克斯怎麼解套「自我否定」這個宿命設定?

既然22號與喬互為表裡共為一體,那22號的答案也埋藏於喬身上,如果說喬是被自己追逐不到的未來給束縛,22號就是被過往名人的批判給絆住,進而深陷於無法感受到美好的無價感。就此來說,一個瞻前,一個顧後,有了鮮明的對比。不過,靈魂錯位之後,22號體驗到世界的美好,煩躁的厭世哲學甚至能被人理解與認同,理髮廳一幕讓他理清了頭緒,明白自己並非沒有價值,只是被擺在錯置的位子。

當然,皮克斯不會讓22號這麼簡單就結束困惑,還要讓他通過迷失的考驗,故此,蓄意讓喬說出傷人的話,擾亂22號經驗到的美好,點明所謂美好都是披著喬的皮囊才有可能,22號就是一個盜竊他人幸福的小偷。這番指責正中22號心頭,促使他陷入無窮的自我否定之循環,甚至化身成迷惘的巨獸。

直到那片墜落的花片來到眼前,喬的改變與坦白,讓22號明白自己具有足夠價值,不管偉大的前人怎麼說,一個人的幸福只有自己能決定,更何況,連生命盡頭的墜落花片都能解讀出詩意,22號早已證明他能夠創造幸福。就此來說,火花這個單詞有了新的意涵,不只是觸發,更是燃燒生命時乍現的足跡,怦然悸動的激情證明。

就此來說,面對22號的難題,皮克斯直接使用正向的經驗去碰撞,藉此推翻偉人事蹟所構築出的高牆,進而再次回到電影的主軸,有夢很好,無夢也罷,生活就是系列的堆疊,有些人是成就,有些人是感受,難以比較誰才最好,只要能夠熠熠生輝,你我的人生,就足夠好。

不用完美,足夠就好。

即使挫敗難免,墜落也能具有詩意

何為生活的靈感,依照電影的發展有了清晰的輪廓,那就是打動靈魂的感動,至於為何而悸動,因人而異。

回到角色上,如前所述,看似矛盾的兩位主角,其困惑、處境與解方都是相同的,皮克斯運用這類巧妙的手法來闡述換位思考的重要性。以此來看,拉到現實中,或許很多時候,表面上我們會以為兩個人大相徑庭,但實際上只是因應個人習慣使用不同手法去包裝個人議題,比如電影所呈現的,面對自己不夠好的擔心,22號選擇消極逃避,甚至以厭世來武裝,對照到喬,則是積極地去汲汲營營,卻忘了留意當下腳步。由此可知,即使看似極端不同的兩人,也會被相同的議題給纏綿。

因此,兩個人的方法,如前所述,沒有誰比較好的問題,都是一種應對的方式,藉此去保護及捍衛生存的價值,就此,主角們的人生之所以打結,問題不在於方法,在於過度使用,以及整體社會的單一化指標與期待,好似不完美就得死,導致上述兩種不討喜的方法,難以被人理解,只能越用越烈,卻反而引發更多的反彈,促使自己遺落到社會的邊緣,甚至被推向掉落與迷失。

所幸,皮克斯透過鮮明的色彩以及模糊柔化輪廓的靈體,讓我們從原本的單一化牢籠中出竅,逃開不合適的期待與追尋,達到單一化社會以及自我的拆解,進而學會欣賞細節與過程的美好。為此,即使挫敗難免,墜落也能具有詩意,讓人活得足夠愜意。

承前所述,《靈魂急轉彎》所勾勒出的寓意不僅是「珍惜當下」,更要我們嘗試擁抱生活的微小與細節,學習理解甚至欣賞自己的不容易與價值,進而才能自在地享受前進、駐足或後退的每一刻,不再被「過往的挫敗」或是「未來的目標」給凍結。

為此,即使《靈魂急轉彎》是一部美國動畫,卻也包含華人熟悉的老莊思維,闡明了當下的力量與重量,意即「來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的意涵,甚至讓筆者聯想到著名的詩句「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畢竟,不管是愛情或是理想,很多時候都像遙不可及的星光,即使再怎樣閃耀,也不如手邊一盞可以驅趕黑暗的油燈。

就筆者個人而言,非常喜愛皮克斯這次的安排,跳脫框架思考之外,也回到普世個人議題上來梳理,即使畫面大多鮮豔、活躍與溫馨,卻精雕細琢出生活的光影,完整地承襲了《腦筋急轉彎》的概念,讓故事包覆了喜樂與憂暗,揮灑出層次多彩的躍動。或許,有人會說這是一部寓意過深的電影,導致孩童不一定看得明白,筆者卻覺得電影闡述的反而是孩子本來就懂的道理,細品當下,一個簡單卻因成長而被遺忘的生命訣竅。畢竟,就像電影所述,每個靈魂降生前,早都裝填了滿滿的火花與熱情。

靈魂的悸動,來自於生命的感動。

結語

隨著成長,我們的夢想越來越龐大,每多一步前進,都像在灌入一股氣,試探爆破的邊境,什麼時候開始,懷抱夢想從選擇變成不得不成?以此來說,如果人們被責任、壓力與生活擠到谷底,《靈魂急轉彎》就像埋藏於角落的那一盞燈,讓人明白,即使不被允許放手,也能擁有暫時的駐留,隨著生活的細節盡情擺動,就像是自由的爵士樂手,自在地吸與吐,徜徉於那躍動的樂符裡。

原文發布於 解影,解癮-影劇相談室

[體會電影] 珍惜當下的靈魂急轉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