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喝忌廉

寫得爛極了,但還寫著呢

雕塑

發布於

有時候,只活在一句話裡的人

遺忘。

是慢慢升空的海,逶迤

勉強被分出四季的

一座城,陷落。流浪的人

講永遠在那裡——下一座

家。躲在門後偷聽了這個傳說


自願將侵入的請出去,拋

在腦後的新人類,誕生於遺忘之母

只是。

怎樣證明此刻所有人

不是一樣的湮沒?我,

也要長久的沈默,像朦朧。

給世界以懷疑:

怎麼不是祢太容易就把我忘記了

自然如最後一個

凝望的雕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