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喝忌廉

寫得爛極了,但還寫著呢

乍現|她們和娃娃和花

給一段失敗的友誼

你靠在了我的肩上

去黃大仙求的那張籤

湊近去聽大師的普通話

他被隔斷了的忠告還塞在某種娃娃的身體中

一如此刻的腸胃炎

可靠在我肩上的不是娃娃,是剝落後的

你和我


我也有個娃娃,喜歡穿裙子戴

像還能心無旁騖的五歲看一朵,花。

紫色的小巴燈只是夜黑了

一筆麟閃的眼線

打秋千飄向廣福道

凝望而青黑的眼,疲倦又輕柔那樣眨了眨

我在窗,你終於全然倚靠我了


花一樣的她和她,她們為愛

正如驕傲的女性

在一輛永遠沒有終點站的路野,橫行

她慾火焚身了,她怒觸天顏了

她去占卜保護神,她被海上的太陽曬紅了

梳開娃娃的長髮,我是多麼溫柔的的媽媽

給青春期的女兒:妳不用在乎任何


可她被愛,總是被愛,揉捏歪曲侵犯重塑鍛造

被遺忘的是一種安謐的幸運

該給媽媽打給電話,該原諒我不是所有娃娃的唯一

該摘掉手錶,該放鬆肩膀了

在小巴廣福裡落車,唔該

還是傾灑的綠,光潔的小腿,阿婆拖紙板被人行道穿梭

凝視她們的臉龐

閃爍在春夜的霧珠

我被愛打敗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