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喝忌廉

寫得爛極了,但還寫著呢

恩寧路的肩頸理療顧客會體諒新年價目表

如果我可以紋身,那就在手腕紋分號好了。

我沒有攝入過多的酒精

雖然每個醉酒的人也都曾這般狡辯

可我的腳步飄舞在恩寧路的橋

完全是因為新年漲了十元價格的推拿房


梗入喉嚨的是一雙手掌強厚推來的

那篇進行中斷的小說中,女人的怨惱

她在夜晚無法誕生,甚至像個光明來臨的信號

枕下詩整夜消融眼睛裡的針

無非是因為無聊


05年推拿房的大姐陪了孩子一整年

18年短髮二姐一百號人去桂林沒有在玉石攤被騙

21年三姐的兒子理髮店洗頭多交了六塊錢


她們說:


你讓算命的他媽算你哪年死呀,怎麼算我這都是苦命

算命說我年底結婚我男朋友還沒有呢,結果認識我老公年底就閃婚,都是暗示


你不好奇就不會去聽課,人不貪不上當

老太沒帶錢還借卡刷了一萬,外面只要三五百呀,我們沒錢,就滾蛋


不要用手肘滾肩胛骨,我被按都疼,用手指按長翅膀的地方

如果我有女兒的話,也該像你們這麼大了吧,會問:媽媽你生意好不好


她們來了多少年,沒去過斜對面永慶坊

燕子航路上的無人機

也不知道推拿房旁就是年輕仔的酒吧兩點打烊

選擇:你用藥油還是酒精滲入皮囊


沒有任何一條裙子有鳳凰花的顏色

樹醉了

落在面龐上的,全是真心話後羞赧的手掌

我沒醉

背在肩上的,還有大姐二姐三姐正在走著的康莊大道

那是天賦的結果(戀愛工作生育回家離家生育富貴到老)


我是個成年人,實際上骨骼

自由必須選擇,包括便利店七元一把修眉刀

五年後,戴手錶的女人只會說:

陳太,妳真係好命呀

小妹,宜家七仔都twenty-four hours 嘅


小妹,宜家七仔都唔打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