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王子

比是非對錯更重要的,是角度與思考吧。因為, 今天這個世界不再缺乏深邃的思想,抑或悲觀的預言。 但夢想,假如夢想的目的不是為了實現, 那旅者行者讀者講者,我輩中人們, 是不是可以讓夢想盡可能的美好? 慢慢發現世界很大也很小,詩與遠方就是文字與自己。 不求出類拔萃,只希望獨一無二。

大連的過去與現在-旅記之二

旅之三·六月二號,早上十點,大連博物館,鋼鐵裡包裹了幾百萬無名人的血

歡迎追蹤我的IG,大家一起更多的互動。

旅之三·六月二號,早上十點,大連博物館,鋼鐵裡包裹了幾百萬無名人的血

(上期回顧:深夜飛行到大連市裡的水霧-遊記之一

1881年,李鴻章上奏希望在大連灣建設港口,大連為商港、旅順為軍港,作為北洋海軍的水師基地,扼制渤海入口,屏障天津大沽口、拱衛京師。

奏章上工整的字跡,處處明算著幾銀幾兩的花費,也暗算著清朝的復興。

1894年,經過十多年的努力,大連有軍港、船塢、維修基地、供水系統,還有因軍港建設而興起形成的大約2萬多人口的海港小城。這是座號稱世界第五大,東亞第一大的軍港。

然後,然後中日甲午戰爭爆發了。

北洋艦隊那颯爽的軍服身影終究敵不過明治維新的勵精圖治,同年9月14日,黃海大東溝海面中日主力大決戰,五小時的天昏地暗。

北洋艦隊損失五艘主力,死傷八百人。

如果日落再晚一個小時,北洋艦隊就將全軍覆沒,但單單覆滅海軍並不足以滿足日軍的野心,11月21日傍晚,日軍登錄旅順港,第二軍第一師團長山地元治,指揮抑或放任,對當地居民實行無差別的大屠殺。

整整四天,整整兩萬餘條的性命。

甲午戰爭後馬關條約割地賠款,清朝承認朝鮮獨立,割讓遼東半島、台灣以及澎湖,但俄國法國德國三國出面干涉還遼,這片土地落入了俄國手裡,開啟了歷經七年的租借時代。

沙皇得到夢寐以求的出海口,取名為“達里尼”,意謂“遠方”。

大連開始被大力建設,最有特色的當屬星羅棋布的“廣場”。當時來自俄羅斯的設計者們,採用歐洲最流行的中心廣場放射式規劃格局,以廣場為中心,街道從廣場發散出去,再在附近規劃次廣場再發散出街道。

因此,大連的老城區上,傳統的十字路口都是一個個或大或小的圓形廣場。

我們也終於知道昨天在俄羅斯街底那棟荒廢的建築就是達里尼市政廳,現在這個名字翻譯過來有點諷刺,好一個遠方被遺忘了的市政廳。

俄國人來的第七年,1904,爆發了日俄戰爭。

兩國的交戰地就在大連這個第三方城市,鏖戰了十一個月,7月30日,日本從海陸全面包圍在旅順港的俄軍,8月10日俄軍突圍失敗,軍艦大多沉沒。

沉默的大連又見證了一次輪迴。

12月5日,日軍攻下203高地,俄軍全軍覆沒。1905年1月,俄軍投降。日本在這片土地上成立關東軍司令部和日本滿洲鐵路公司,開始了長達四十年的統治。

怎麼有種台灣日治時代的既視感。

後面就是耳熟能詳的九一八事變了,故事的節奏轉動的又更快了,我在沉重的血味踉踉蹌蹌,還需要一些時間平復,就像日本在佔領的多年後,又像命運輪迴般的把大連交給蘇聯。

旅之四·城市的芒鞋竹笠,大連的漫無目的

六月二號,下午十二點半,與旅伴踏進另一個滴滴師傅推薦的海鮮餐廳,#钱库里,新鮮海鮮吃到飽,所以鮑魚、生蠔和不知名的蛤蜊小夥伴們一盤接一盤,直到下午三點半關門敢趕人。

還好不是關門放狗,此刻我的肉多汁且鮮嫩。

不過,大連的品嚐海鮮之旅先到此為止,至少二十四小時後再跟提海鮮燒烤。海鮮之旅嘎然而止但城市漫遊正要開始,八十年後的今天,孫子尋找爺爺十五歲的回憶,大陸電燈營業所,那時候爺爺為了補貼生活,遠赴家鄉的海的另一端。

大連是爺爺連結最深刻的兩個城市之一。

那時候爺爺帶著媽媽和弟弟,來到這片俄國的機會之地,在當舖當起學徒,只是隨著俄國退出,日本人來了,爺爺被徵召進電燈營業所。

作為大連第一批的電燈技術人員。

這個記憶特別深刻,爺爺有個機靈腦袋上手快技術好,被召進去了事故科,專門維修有問題的電燈,而今非昔比,那時候好多同事因為操作不慎被電死,還好沒有維修工作難倒他。

不然就沒有然後了,也沒有昱翔能在這裡緬懷。.

可是時空的落差,與同名同姓地名的干擾,我們找到了看似古老的變電所,但不是那以前爺爺出發做維修工作的辦公室。

所以勇敢踏上出租車,跟師傅說我是台灣人,來幫爺爺找記憶,可以幫幫我嗎?.

師傅看著圖片說這是哪裡?又問問更老的大連人,電燈營業所?那是啥?再問問更老大連人的爸媽看看有沒有印象,欸,在民主廣場嗎?那去看看吧,說不定還在,誰知道呢,都這麼久了。

在舊日本居民區裡疾馳,城市找著有緣人,而我找著那緣分。

還好不負苦心人,比對著八十年前的老照片,那個建築還在,外觀應該沒錯,只是現在叫做電車分公司。雖然,我完全沒辦法想像它作為電燈營業所的故事,沒有工廠沒有戴著帽子的工人。

還好還有橫亙八十年的傳承。

過去的印記都被抹除了沒關係,至少這裡有著爺爺的承諾,換來大連女孩兩年的等待。一個不到二十歲離家工作的青年,在異地尋找到了歸宿,就算戰爭來了就算情勢險峻,歸宿都是歸宿,支撐著寂寞的心安定下來,不管過了多少年,依然想回去看看。

看看爺爺的青春尾巴模樣,現在,這裡也有了我的青春尾巴。

走回俄羅斯街買了些回去分送的紀念品,與旅伴再次跳上尋找快樂的住宿驚喜,這次是海景民宿,28樓,溫馨希臘風,150元人民幣一個晚上,雖然海景的部分有點無言無奈。

最後再推薦一下我的IG,一起更多的互動。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深夜飛行到大連市裡的水霧-遊記之一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