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王子

作為一名學者型流氓,或說是流氓型學者努力學習與感受世界。 不求出類拔萃,只求獨一無二。

《隨機騙局》-揭開運氣下的灰暗,心得分享

發布於

現實生活中的成功與失敗,運氣的重要性常常被人嚴重低估。在人生的早期關鍵點發生的好運氣,對後續事業的成功有強烈的放大效應,因為商業世界的邏輯就是大者恆大與贏者通吃;一開始一點微弱的優勢(大部分是來自於運氣),就可能造就最後的通吃大贏家;雖然人們總是把成功歸因於能力強,而把失敗歸因於運氣差,但這種想法很大來自於倖存者偏誤,有趣的是這種樂觀的想法在"沒有成功"時很常出現,如果"已經成功"就不需要了。

《隨機騙局》-揭開運氣下的灰暗,心得分享

有這種思維角度在看別人如何包裝自己時,就有了另外一種破解的切入點,這也是"非線性思維"的起點:關鍵時的好運氣,是獲得成功的決定性因素。換句話說如果懼怕的東西對你來說多半都帶有冒險的意味,那你的人生就太刻板,不容易突破。

關於"運氣"這個主題也是分享《反脆弱》時沒有講透的內容,「不確定」五部曲中我們已經整理了黑天鵝效應以及反脆弱,但裡面的專有名詞的敘述太多,理解上也比較吃力,所以比較建議先看這本《隨機騙局》,理解了運氣也會對槓鈴理論更加了解,這本書也是平常送人我的第一選擇。

《隨機騙局》-人類有損失厭惡心理,止損能力也是一種賺錢的手段和能力(圖片取自 unsplash)

已經發生的事不代表可以被解釋

能單看一個人的表現和私人財富,我們就可以判斷他們是成功或是失敗嗎?其實在任何一個時間點,績效突出的企業人士有很大一部份的表現其實比不上丟飛鏢的結果,不過這群幸運的傻瓜其實並不知道自己是如此幸運,以為自己的能力勝過大盤市場。

沒有人願意百分之百被看透;對別人如此,對自己當然更是如此。

我們必須考慮觀察到以及沒觀察到的可能結果,因為傳統統計上有它的盲點,像是玩俄羅斯轉盤,在左輪手槍的六個格子中裝一枚子彈,槍口對著自己發射,規則是除非開槍後中彈不然都會獲得豐厚的回報(我們這裡假設給他1000萬好了),而玩這種遊戲賺取1000萬的報酬與當牙醫賺取1000萬的報酬比較,可持續性與付出代價等概念都不一樣,可是在統計學中都一樣是有了1000萬的資產。而人類對於這類概念的混淆,是因為在現實中大部分的人還會吹捧玩這種遊戲成功的人(包括股票投機行為、冒險行為等等),但忽略更大一群失敗而退出大家視野的陣亡者。

《隨機騙局》-現實中的風險還不像玩俄羅斯輪盤一樣可以計算(圖片取自 unsplash)

談到風險與機率,人類的大腦往往尋求膚淺的線索,因為我們風險偵測和風險規避都不是由大腦的"思維"部分調節,而是很大的部分由"情緒"調節,所以理性思考和風險規避幾乎沒有關係。如同上一段所說的新聞媒體對人類發展起到了反智的作用,因為它們講求簡化與效率,這讓受眾的心智被訓練得越來越簡單。因此我們必須認清一個事實,管理獲監測風險的機構(基金管理公司、新聞媒體)或是職位(基金經理人),並不是真正把風險降低,而只是讓風險看起來被降低了。就像《人類大命運》裡所說,人類的終點很可能就是資訊來源以及判斷力給"神人",或是機器給取代掉了。

光是避免變成奴隸並不能讓你成為完全自由的人;你還必須避免變成別人的主人。
《隨機騙局》-新聞記者受到的訓練是表達自己的看法,而不是深入討論事件(圖片取自 unsplash)

善於"預測過去"的人,也認為自己善於"預測未來",所以該如何判別失控以及錯誤就非常重要;判斷失控以及錯誤並不是全然事後確定,而是根據某個時間點擁有的資訊去判斷,像是以價值投資法的基金管理人,在低點不斷加碼進場,可是當跌幅超出承受能力而導致整個基金崩潰後,就算後來當初選擇投資的資產都回升大漲,也與已經慘賠殺出的他沒有任何關係。也可以說如果一件事情的結果過於慘重,那麼這件事情不管它成功的機率多高,它成功之後得到的回報有多大,其實都沒有任何意義

很多人實在太沒創意了,他們讀歷史竟然是為了尋找錯誤以備重蹈覆轍。

所以我們在短暫的時間增量內,觀察到是投資組合的"變異性(波動性)",而不是報酬率。辨認這些人的一個方式是去看他們是不是在短時間內改變了"說詞",在賠錢時說自己是長線投資人,以及是否認眼前的事實,延後該做出的決定。因為沒有事前訂定因應計畫,沒有考慮不歸損的可能性,尤其在重跌之後說要買進更多的資產而不是根據既定的計畫這麼做。他們不會想到用來決定價值的方式有錯,是欠缺"批判性思維"。

當我們想去做一件潛意識裡確定會失敗的事,我們會向外尋求建言,為的是失敗的時候有人可以怪罪。

在這個基礎上我們要注意「不對稱性的陳述」,像是有人說觀察了4000隻天鵝,所以確定沒有黑天鵝的存在,這種說法就有邏輯上的荒謬性,不過這類型的論斷非常常見於各大知名專業人士。其實抽絲剝繭後以社會學科來說,世界上只有兩種知識類型,分別是經過檢驗並以適當的方式認定為錯誤的,已被證偽的理論;以及尚未得知錯誤的在未來可能要被證偽的理論。

《隨機騙局》-"可檢測"的陳述都應該加以檢測(圖片取自 unsplash)

存活者偏誤

如果放足夠多的猴子在打字機前,一定會有一隻打出類似《哈利波特》的暢銷作品,但出版社應該給這隻猴子機會再出下一本書的預支版權費嗎?如果是5隻猴子中的一隻寫出來,那就真的可能發掘出了天才,但如果是5億隻中的一隻猴子,那就是純粹機率的問題了。但在投資以及認知的世界中,很奇妙的是大家的思考會相反過來,認為資料越多的人越可能做出正確的判斷,但就像在5億隻猴子中看到暢銷作品一樣,比別人有更多資料的人,往往更容易掉進這個陷阱。

這個陷阱實際上就是"存活者偏誤",意謂我們經歷的現實可能只是所有可能出現的歷史中的一個,但卻將它直接當作代表性的現實,忘了還有其他可能性:表現最好的最容易被看見,因為輸家沒有現身。存活者偏誤的另一種形式,是人們普遍相信事情會自然而然地往好的方向發展。這種思維模式就是在短時間內,他相信事物是隨機的,但是長時間內他就不相信事物有隨機性了。

《隨機騙局》-市場的波動性對壞投資可能有幫助(圖片取自 unsplash)

所以說機率是個特別有趣的概念,任何一件事情在發生之前都有一個發生的機率,介於0與100之間,一件事不管發生的機率多小都有可能發生,而只要它發生了,它在歷史中就占百分之百。

很多騙子就利用這一招,用簡訊群發或者是郵件群發資訊,第一次給其中的2500人發某一檔股票會漲的資訊,然後給另外2500人發某一檔股票會跌的資訊,第二次再把第一次中了的2500人平分,繼續一半發股票會漲的資訊,另一半繼續發股票會跌的資訊,然後不斷地往下分......,總有幾個人是連續接到預測百分之百準確的資訊,於是這個騙子在他們的心中那就是股神一樣,放心把錢委託給這個騙子後被拿錢跑路。

很多你認為是隨機的東西其實可以由你掌控,這毋寧是悲慘,更慘的是相反:很多你認為可以掌握的東西其實是隨機的。

在隨機的世界中的思考模式,也可以借用卡尼曼《快思慢想》的概念,把人類的思考模式拆分成"反射性的自動化思考"和"按部就班分析的理性思考"兩個系統,在人類的決策行為模式中,兩個系統都會發揮作用,但是,由於後者的懶惰,很多時候前者會佔據主導地位,但是前者的直覺式思考模式又存在種種缺陷,容易導致人類決策中的偏見和失誤,這也是人類容易被認知迷霧所遮蔽的主因。另外大腦的設計也不是讓人理解世界,而是要避免危險,這解釋了為什麼人類思考的限制性。

我們所說的理性,是指信念協調一致,沒有邏輯上的矛盾,而且行為舉止都符合這些信念,但這在現實中幾乎不可能發生。退而求其次的說回"按部就班分析的理性思考",結合書中的重點要關注事件是否有"顯著性"、是否受"多變量原因影響"等等,所以說與其市場會往哪裡走,還不如研究超過預期的誤差率背後可能的原因。

《隨機騙局》-去掉雜訊的訊息才有參考意義,我們思考雜訊的出發點是看它是不是容易受到波動的影響(圖片取自 unsplash)

在機率的世界中,每天都是一張白紙

在面對隨機性的世界中,首先要了解自己不夠聰明、不夠堅強,也不必奢望自己可以對抗所有的情緒反應,就算大腦可以區別噪音和信號的不同,但內心依然會有礙障,甚至還必須依賴各種情感來架構一些觀念,從而得到實踐的力量。

對於我們的自尊不構成威脅的人,我們會給予標準化的恭維;對於其他人,則稱讚他們「傲慢自大」。

不過我們要小心賭徒行為,他們不管賠率是否有利,行為者面對面對發生的隨機結果都感到興奮。而且不要太認真看待周圍的事情,用"雜訊"建立無相關的因果關係,要記住數學是用來思考而不是計算的工具,像是有個鴿子實驗,實驗者在不定的時間給鴿子食物,經過一段時間後,實驗者發現鴿子開始有奇怪的動作,像是祈求食物的出現,他們就是通過觀察自己建立了一套因果關係。

《隨機騙局》-有些人之所以迷人,是因為他們身上顯現出矛盾而非看不見矛盾

這聽起來有點像是人類的宗教行為...,但重點是我們必須接受事情"自相矛盾的事實",因為環境變化可能導致事物的本質或表象出現變化,我們要避免依賴第一個觀察點當作任何事情的判斷基準點,因為我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種可能,在機率的世界中,每天都是一張白紙

以為宗教就是「信仰」的人既不懂宗教,也不懂信仰。

很多人不認錯,反而指責大家在事情不如預期時,像禿鷹一樣撲向他們,但真相就是不管我們做選擇的經過有多複雜、有多擅長支配運氣,隨機性總是最後的裁判,把別人沒有常識拿來當藉口,本身就是沒有常識的人。而面對隨機性的發威,我們唯一可以做的是"優雅的面對任何事",畢竟它總是會回歸正常。

《隨機騙局》-要是有人說:我沒那麼笨,往往表示這人比自己以為的還笨(圖片取自 unsplash)

優雅的面對未知挑戰

分享不確定這本書不是說讓人的生活選擇開始變得消極,相反的,如上一篇反脆弱所說的,它具有很大的積極效應,有一身好本事卻窮困潦倒的人,最後一定會爬上來,而幸運的傻瓜他可能短時間內借助於生命中某些好運氣,但是長期來看,他的處境會慢慢趨近於運氣並沒有那麼好的傻瓜

先入為主其實是我們大多數人的一個天性,不死守自己的觀念,那才是一種很罕見的特質,我們通常只關注那些顯而易見的樣本,卻常常忽視那些沒有機會出現的樣本。不管在哪個領域,最大的風險就是黑天鵝事件,而且黑天鵝事件有一個特點,就是完全不可預測,唯一能預測的就是它一定會到來。

面對隨機性,面對這個不能用線性思考的世界,我們唯一能做的一件事就是把我們手上的事情做到最好,把大部分的資源放在日常穩定的回報中,小部分的資源放在受罕見事件影響的資產裡,然後過好每一天。

《反脆弱》害死我的使別人更強大-閱讀分享

拓展認知系列-《反動的修辭》讀後感

讀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資本主義與自由貿易的第一問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