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王子

比是非對錯更重要的,是角度與思考吧。因為, 今天這個世界不再缺乏深邃的思想,抑或悲觀的預言。 但夢想,假如夢想的目的不是為了實現, 那旅者行者讀者講者,我輩中人們, 是不是可以讓夢想盡可能的美好? 慢慢發現世界很大也很小,詩與遠方就是文字與自己。 不求出類拔萃,只希望獨一無二。

上海,新天地酒吧尋幽,1691

發布於

上海的新天地是酒吧聚集地,但以前要喝酒我很少來這裡,在最純粹的市中心很難找到一個地方安靜,感受酒精感受時間感受朋友。所以特別感謝朋友的推薦,在一個從住的地方騎腳踏車就能到新天地,有一個這樣坐落在歷史厚重感的建築,

這樣輕鬆的喝杯小酒。

上海,新天地酒吧尋幽,1691(不小王子)

好喜歡這裡的幽靜又充滿了驚喜,一樓可以看個樂團表演,不過不是今天,另一頭賣著質感古著;二樓則有一面牆的書架,蒐羅了老闆喜愛的文學作品,擺放了廢都、王小波時代系列,還有龍應台的野火集。

這個品味很可以,不過老闆可以用個書套嗎。

再往上走是上海古早民房的頂樓樣式,紅磚斑駁著裸露在內牆,裡面刻著也裝著老上海的靈魂。朋友帶著繼續往後走,小房間的深處竟然有一個木造小陽台,面朝星空。小陽台突兀的在城市叢林裡探頭,感覺像是要逃離高樓怪獸包圍網,更徹底點的城市浪人還可以再往上爬到屋頂,躺著直面純粹的黑夜星空。

在上海最繁忙的城市空間裡,這樣的自由太奢侈。

因此我們點了長島冰茶,讓濃烈的味道刺激感官,讓這種自由麻痺,再慢慢的聊著天,讓餘韻發酵。一行三人都是閱讀愛好者,聊了聊文字也聊了聊生命,解放平日的壓抑也反思壓抑的累積,在上海可以這麼文藝,真的太奢侈。

人啊不用真的喜歡詩與遠方,只要討厭苟且就好。

說到文藝談起自由,書寫的人有兩種人格,一個是會定時回看過去紀錄的人,想想現在進步了沒,讓文字變成紀錄成長或是失落的軌跡;另一種的書寫只在意當下,寫完了就當作發洩完了,繼續向前探索,想到什麼繼續寫什麼。

什麼樣的文藝,怎麼樣的自由?克制型人格和進取型人格之間的不同。

第一種人隨著書寫會對世界越來越溫柔,總是站在現在看著過去想著未來,這或許也可以說是一種柔弱,但不管怎麼樣,遇到什麼困難,這種人依然會持續往前。

小草任由風吹雨打,雨過天晴後依然屹立搖擺。

第二種人的情緒不穩定,隨著現實的軌跡時而癲狂時而溫婉,他們放大所思所感,只執著給當下一個答案,這樣的人沒有包袱,想著的是要怎麼把事情做出來。

長矛利劍直接捅下去,是誰敗了那再說。

討論這些也是討論遊子們,如何安放自己漂泊的心。跳出了舒適圈也就是放棄了退路,不想那麼急著回家,在新城市裡感受新的朋友交流、新的感情拉扯,還有無法逃避的各種世俗利益衝突。

想想總是那麼不容易,總是讓人更加珍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020年不小回顧-城市中產嚮往的生活

上海-黑石公寓的前世今身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