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流
心流

心流,時不時在生命中追尋索求之物,如同筆名。腦袋卻裝滿呼之欲出的孩子,因而振筆將其寫下。喜歡說故事,更喜歡寫故事,並將心中的世界完整地連接起來,神馳於夢想的道路。

花拳 第四章 第二節 兵器門之戰(下)

宗師門、金剛門、仁王門和兵器門的存在,是雲中子在一統各家武學的途中,最初就已經在他的腦海裡浮現,金剛門負責帶領「剛強猛烈」的武學、仁王門則專研「陰柔靜燃」的功夫、兵器門管理國內外不同類型的「兵器」以及「兵法功夫」,宗師門的入門資格則是通過三掌門的試練和得到「地圖」以及三個精武令就能打開「哀息之牆」,進而修讀雲中子所秘藏的武學經典。至今為止,也只有「兌眼.斷一心」、「翼手.徐子徹」、「暗行.李莫武」和「軍部大臣.呂勝」得到雲中子的認可,延天以及胤真都是入門的新人選,然後再由凌志和那羅接掌金剛門及仁王門。


但,今天已全然變調。站在演武場上那個戴著無面面具的人,飛快的速度、看不見的身影,使得觀眾席上的兩個宗師門的大師跳了下想要向前阻止,高震在他們跳下後說:


「兩位大師別緊張,這個無面才是兵器門的『真正掌門』,那個關尹麟不過是他的小丑罷了。」

「為什麼你會知道這種事情?」徐子徹轉身怒問高震。

「這個嘛····身為一個商人總要有些『商業機密』啦。」高震笑嘻嘻的說,盈盈已在高震的身後戒備。

「我現在就要好好問你!」徐子徹欲對高震出手,但被段一心擋下。

「等等,他身上可能有更大的秘密把持著,若是殺了他我們就無從得知他已經做了哪些事。」段一心說。

「雖然我也不覺得你們能殺了我,不過我可是個商人,若是『談生意』我隨時都可以展開雙臂接納你們喔。」高震自信的說道。

「不過,現在就先讓我們觀賞眼前的表演吧!這可是傑作啊!」

「這不是飲客刀⋯⋯」無面拿起了刀左看右看,嫌棄地丟到一邊,接著看向我,我看不見她內裏的表情,難以猜測她現在到底在想什麼,她的面具抖了一下,接著開口說話:

「誰告訴你這個人手上拿的是飲客刀的?」

「高震。」我不假思索的說。

「這樣啊!用『謊話』強硬的把我推上臺面,我還真是不成熟⋯要是能多忍忍就好了⋯⋯」


雷聲大作、雨勢漸漸猛烈,雖然我期待可以不發生戰鬥,不過事情並不會那樣發展。


「無面,妳若是能打倒花拳,我就給妳最想要的『情報』。」高震大聲對著無面說。

「我們可以不戰鬥的,雖然我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不過,我可以幫妳。」我對無面說。

「幫我?哼哼哼哈哈哈哈哈————」


不知為何,無面大笑了起來。


「你真可愛,那些說過要幫我的,全部都已經在黃泉之下,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他們在得知『真相』後都被狂徒『獵殺』,而你也不例外。」

「我喜歡你,所以在被他殺之前,死在我的手上吧。」


我從來沒有這麼接近死亡,撇除狼頭人偷襲那一次,對決中我從未感到如此劣勢,因為我的雙手及雙腳不知何時已被苦無刺中。


「苦嵐。」無面飛快的衝向了我的臉前,雙手各持四把小刀,在我的胸口輕盈亂舞。

「花之型.玫瑰。」我打掉她手上的所有苦無,在連擊的夾縫中踢上一腳,沒想到她輕盈地站在我的腳板上,用左腳底下的刺刀朝我的額頭刺去,我抬起頭用嘴咬住刺刀,連著一起把她甩了出去。

「用嘴也可以,這符合『花拳』嘛?」無面笑道。


接著她從袖裏拋出了鏈槌,往我的左腳飛去,我預判他一定是引誘我往上跳,再拋飛行暗器攻擊,所以我將腳用力踩下,主動讓鏈槌纏住我的腳,然後使出「草之型.含羞草」保護自己,結果那不是我所預料的,無面把鏈槌的握柄往上拋去,再往握柄射去一把小刀,是要做什麼?


「一沐紅!快扔掉鏈槌啊!!!!」鏡大夫大叫!


來不及了,一道落雷朝我的頭上打了下來,我的腦內飛快的走過一遍走馬燈,我沒有任何的招式可以躲過眼前的狀況,我心想這一次真的完了,居然什麼也還沒做到⋯⋯⋯⋯此時,我的腳擅自高舉,使出過去我已拋離的,『邪王霸道的招』!


將惡意昇華至愛意、再將愛意化作恨意。


「魔慟鬼嵐腳!」


鏈槌同演武場中央一同崩滅,飛起的石塊和芙雪生的花服當住致命的雷擊,當我意識回來的時候,演武場的半邊已毀了一半,無面的身體被數面護盾保護著,她放下護盾,並站起來,無面的面具碎裂,然後崩落。


「原⋯原來是名女子啊!」國王大叫。

「喔⋯⋯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她的真面目,挺好看的。」高震說。


段一心、徐子徹和醒過來的胤真以及延天皆面露驚訝,魯智深則是大力的拍著手。


「對!這才是俺最想看到的。『邪王霸道』!名不虛傳!」

「那不是雲中子大人在修練的招式嗎?為什麼『花拳』會⋯⋯?」徐子徹說。

「如果是這樣,那麼他就是那個『邪王霸道的傳人』了。」段一心說。

「沒想到你會這麼厲害的招式呢⋯⋯」暗香看著我說。


我站在原地不出聲,以為自己超越了師傅,結果只是在師傅的掌心繞圈,難道⋯⋯我沒有進步⋯⋯

我跪了下來,心裏毫無戰意。


「你不想打了嗎?那就讓我來取你的命⋯⋯」暗香朝我走了過來。


我能一死了之嗎?我幻想我能,在下半輩子有著平凡的人生,生活在和平的世界,死在暗香的手上或許不錯,至少我不用⋯⋯


而我的耳邊在此時傳來了熟悉的耳語。


「你是為了什麼才向芙雪生展示『花拳』的啊?」

「武力?殺意?極意?都不是。」

「你向我展現的,是『生命』啊!」

「還沒走出去那又怎樣?勇敢的站起來!然後再一次想起你心中的『生命』!」

「那才是你一沐紅!那才是『花拳』!」

「活下去,然後來見我!」

「小紅────!」


我站了起來,感受到心裏對「生命」的炙熱,我看向走過來的暗香,對她說:


「我還沒有對妳展示過我的『生命』,願意給我一次機會嗎?」

「一沐紅,你天真的無可救藥。」


暗香展開藏在衣袖裏所有的兵器,像是孔雀展翅,對我說:


「看著我,一沐紅,這些武器等一下會全部朝向你飛去,我可以讓你死的舒服點。」


我重新擺起架勢,是過去從未使用過的,那是仙花給我的啟發,我對暗香說:


「那麼,來吧。」


暗香笑一笑,說:


「讓我們彼此盡情廝殺吧!」

「花之絕.黃金蓮華!」

「兵陣.孔雀天舞!」


數百把武器以及暗器朝我飛來,我集自己使用過的花拳為一,將愛意提升至極意、將極意升華為生命,再將生命綻放。那一刻,我又再一次超越師傅! 把所有暗香投擲過來的兵器全數打散,身體比先前更為輕盈,眼睛也開始可以捕捉到暗香的動作,但她還是比我更快,短短的數秒間不斷更換武器向我襲來,沒有一絲喘息的機會!而「黃金連華」沒辦法使用太久,這種燃燒生命的方式會對自己的身體造成極大負擔,現在想這些都沒用,我一定要強勢超越!


「小子從來沒那麼有幹勁過,對上我的時候總是提不起勁,這一次遇到跟他自己一樣的『稀世之才』,終於有所覺醒,俺真是看得好開心啊!無論是『邪王霸道』,還是『花拳』!」魯智深說。

「相公的意思是自己比不上一沐紅?」李蓉問。

「哈哈!當然不是,那小子還嫩的很,俺是說能激發他的那個人不是俺罷了!真是囂張啊!」


我感覺到暗香的攻擊速度越來越快,絲毫沒有要放慢的意思,莫非她也同我一樣,第一次遇到能使她成長的人?在與她高速交手的途中我看見她的眼睛,就像那天晚上如水流般波動,思考著什麼?迷惘著什麼?好像那倒影映著一個男人,使她傷心欲絕,對這世界充滿絕望,那是復仇者才會有的眼神,她就在那裏面掙扎。


「你會遇上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芙雪生的話在我耳邊繚繞,我確定是她,跟仙花不同,我對仙花的愛是開拓我心中世界的尊敬,而暗香,我想要與她的生命交疊,一起走下去。


就在這瞬間,我們在交戰中感受到了對方,相較於將一切都收起來的她,這樣毫無戒備的宣示感情,使她有了一秒的遲移,在戰鬥中,這可是致命的,但對我來說,是「生機」。


「暗香!我喜歡妳!我想幫妳!想跟妳在一起!」我大聲的對她說。

「你在說什麼蠢話啊!」暗香的臉羞紅了起來,然後往後退上幾步。

「所以我會堂堂正正的打倒妳!雖然現在還不如妳,但有一天我會超越的,就像超越自己的師傅那樣!我會不斷超越這一切給妳看!」

「因為,這就是我的『生命』!」


我感覺到自己與地面開使形成某種連結,但一下子又消失了,接者暗香對我說:


「是嗎?那麼我也得對你坦白一切,用我的自創的絕學⋯⋯」

「來吧!暗香!」

「我來了,小紅!」

「金石煉火————」


暗香欲出招的瞬間,西毒蠱妃不知從哪冒了出來,使她坐著那條巨大的變色龍伸舌將暗香抓住,在場沒有一個人會意過來西毒蠱妃的偷襲,暗香就被變色龍給直接捲進了嘴巴裏。


「暗香!!!」我大叫。

「喔,是一沐紅啊,鏡海⋯⋯你也在,不過不要緊了,我會拿到『結離經』,以後我們可以快快樂樂的在一起了!」西毒蠱妃大笑。

「老太婆!不要影響別人比武啊!」魯智深衝了出來,立刻舉起了大壺蘆往變色龍一砸,使得變色龍不得已將已放在嘴巴裏的暗香吐出,接著踏上變色龍想給西毒蠱妃一拳。

「終焉蝶。」數百隻的毒蝶從西毒蠱妃的嘴裏飛了出來,它們揮灑著毒麟粉,朝魯智深飛去,李蓉見狀敢緊拿起大紙扇揮走那些毒蝶,魯智深拿回了自己的大壺蘆,原地加速回轉一圈,也砸死了數十隻。

「一隻都不能留!被麟粉灑到就完了!」李蓉一邊忙著揮扇一邊大聲的說。

「兌眼乾坤指。」段一心用手指比劃幾下,像是一把無形的劍,幾隻毒蝶就墜了下來。


在暗香被變色龍吞進去後,發現自己身上的力氣全數消失殆盡,這才發覺「花之絕.黃金蓮華」的發動必需要有對手的「存在」才可行,而且氣力的消耗實在太大,我沒有辦法向前去救助暗香,直接趴倒在大雨磅礡的演武場上,若是能掌握方才連結地上的氣息,說不定就可以擺脫現在的情況,我真的很悔恨啊!


「那個小姑娘馬上就會毒發身亡了,我已經達成了我的目標,再會了!」西毒蠱妃向天空揮手,天邊立刻飛來了一隻大飛蛾,她拋下變色龍,跳上大飛蛾,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李蓉!這姑娘再不來救她就完蛋了!快來幫忙!」鏡大夫已經上前查看暗香的情況。

「為什麼要救她?她曾經想殺了我們耶!再說,這隻變色龍開始變異了!」李蓉說道。


巨大的變色龍開始五顏六色地轉變,而且碰到雨水越發越大,已經不能說是變色龍,是一隻巨大的怪物,但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暗香的性命,於是我大聲對李蓉請求:


「拜託妳!李蓉!請妳救救她!對我來說,她很重要!求求妳!」即便是趴倒在地上的我,也想盡辦法使聲音大過雨聲。

「⋯⋯⋯⋯⋯⋯巴嘎鴨肉!」我不知道李蓉說了什麼,但她跑去幫忙鏡大夫,一同將暗香搬進旁邊的屋內,而這隻怪物停止了成長,看向了觀眾席。

「陛下,我高震這就請人將您移送至安全的地方。」盈盈將手搭在國王和高震的肩膀上,隨即消失。

「陛下啊啊!!」隨從大喊,接著就被怪物捲進肚子裏。

「那麼,要怎麼對付這玩意兒?再慢下去牠可是會把我們全部吃掉啊!」凌志推著布道和尚,飛快的離開觀眾席,這時已經回復狀態胤真衝上前來把我扛走。

「嘿⋯⋯這麼快就回復啦!還真是厲害,謝了。」我對胤真說。

「不過是一報還一報,等下你可要跟我解釋『邪王霸道』的事啊!」胤真有些鬧脾氣對我說。

「好啦,我說,但等我們先活下來吧!拜託你帶我去鏡大夫和李蓉那邊。」

「沒問題,小事一樁。」胤真一邊閃避怪物的攻擊,一邊往小屋前進。


————————————————


怪物不斷的襲擊到處逃竄的達官貴人,魯智深在一旁坐下,喝著大壺蘆裏的酒,徐子徹和段一心在一旁牽制著怪物,不讓它再踏向前一步。


「兌眼乾坤指。」

「飛翼天翔。」


這兩個人各用著無形的氣勁,從怪物的兩方不斷進行攻擊,段一心的攻擊就像針槌,在怪物滿是麟甲的身上,鑿出一個一個的大洞,而徐子徹的揮舞的手刀則是氣刃,在怪物的身上劃出一道一道的深裂的傷痕,若不是這兩人的內力修練渾厚,絕不可能有這鬼神般攻勢對上怪物,魯智深看得滿是讚賞,說道:


「你們兩個還真不賴,不過那怪物的傷口正在不斷噴散毒氣啊。」

「你倒是在旁邊喝酒看戲!」徐子徹說。

「別這麼說!俺可是在準備出手,你們兩個給俺空出個時機,一擊就能結束!收工回家!」魯智深大笑。

「這可是你說的。」段一心用「兌眼乾坤指」鞭打怪物的臉部,使怪物的眼睛對上魯智深,然後同徐子徹跳到一邊去,魯智深站了起起來,扭了一下脖子,接著舉起大壺蘆,向天一跳,竟跳了兩丈高,跳的比怪物的身體還要更高,怪物見魯智深跳到空中,立刻伸出大舌欲將魯智深纏住,徐子徹瞄準了那一瞬間,用了「翼手.斷空」的強勁氣刃將舌頭切斷,魯智深則是在空中變換了姿勢,雙腳朝天、雙手朝地並緊抓著大壺蘆,使著氣勁便朝怪物的天靈蓋快速落下,大壺蘆在落下的期間還被魯智智深的驚人氣勁給包覆住,使得大壺蘆擊落在怪物的殼頂時,震波由外而內、再由內而外使怪物爆成了碎塊,飛濺得到處都是,這一切還沒結束,隨著第一波的衝擊之後,魯智深的雙腳重重朝地面踩下,形成了第二波的衝擊,將自身發出的氣勁使怪物的碎塊全部震成餘燼,再藉由大雨沖散一切的毒氣及毒霧,流散至各處。

「看到了沒,這就是俺的『酒吞三分蓋世』!回去好好學著點。」魯智深向段一心及徐子徹說道。

「··········」徐子徹沒有表示意見,但他的心裏感到非常震驚,深刻的了解到「四絕」的厲害。

「哼,不過是個莽漢砸酒甕,就給你神氣一回,下次我們再比過!」段一心不知為故,顯得有些不滿。

「我們去找陛下。」徐子徹向段一心說。

「走,把延天也帶上。」段一心和徐子徹離開了現場,並帶走了延天。

「你們還有得練,使用『化氣法』還不到家的毛小子。」魯智深說完,朝小屋走去。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花拳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