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晦之

暴大文研。創作者。評論人。

《一個關於記憶的問題》(一)

有朋友說,不會想起抗爭的過去。也知道不少人害怕、不願意再次看到抗爭的一些畫面,尤其是警暴。

不願反覆看到殘酷的畫面很正常。過往我剪了三條mv,把各個媒體的footages收集起來逐個去看時,我也會受不了。

如果「抗爭畫面」=「諗起就想喊」、「好慘」,好像抗爭就只剩下苦難。

但現實遠非如此。

抗爭中不時有些其實「很鳩」的畫面。有段時間校園媒體很喜歡捕捉這些畫面。記得有一幕是一次和理非遊行,一群手足見沒有事做,就用雷射筆對著不知那裡冒出來的曱甴玩role-play:「面前嘅曱甴,你哋依家喺度非法集結!我要求你立即返上行人路,否則示威者將會用武力將你驅散!」我簡直笑傻了。實際上,抗爭手足大多都不過是學生,本來就是九唔搭八,本來就是充滿稚氣的。

也有許多感動的畫面,當每個很不同的人都為一個目標走出來。今日才看到一張回顧相片,八一八遊行,一個拿著「和勇不分」牌的blackbloc青年人與一個中年人緊緊擁抱。

八一八遊行


更多的是勇敢的畫面。外人看來,可能會憐憫年輕手足要承受這麼多,對所有衝突場景都感痛心。但對奮戰其中的手足而言,冷暖自知。受傷、被捕與及見證苦難固然難受。但吃得辣多,自然會慣。況且成功抵抗過一次攻勢,甚至奪回一片街道,光復失地,都是一份鼓舞、一份熱淚盈眶的感動。人類總是會放大失敗、苦難,但讓人走下去的是那份微小的勝利,那份微小的希望。

黑暗固然沉重,因為那是由無數人的血淚,甚至性命灌注而成;但這不代表我們就要抹去一切黑暗中的光明。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