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2 篇作品累積創作 11012 
岑晦之

〈關於希望:如果世界正在崩塌,就用瓦礫砌成隨時崩塌的屋〉

當凡事都好像看不到盡頭,我真寧願辛苦一點,起碼勞累過後的未來是可見的。但世界崩解的速度,就是常人所無法阻擋:這邊廂一座城市正在崩塌,那邊廂一個世界搖搖欲墜。當我們向時間叩問,時間說:人類有歷史以來,世界就沒有停止過脫皮。

3
岑晦之

城市時空的身體詩學

在城市的血管裡,一架架巴士在人群的長龍前掠過,車窗外流動著霓虹與車燈交纏的光影,與及,觀者自己的面孔。車門打開,一對對沒有靈魂踏在沒有靈魂的柏油路上。觀者這時停了下來,落在一個個腳步的背後。

3
岑晦之

《一個關於記憶的問題》(一)

有朋友說,不會想起抗爭的過去。也知道不少人害怕、不願意再次看到抗爭的一些畫面,尤其是警暴。不願反覆看到殘酷的畫面很正常。過往我剪了三條mv,把各個媒體的footages收集起來逐個去看時,我也會受不了。

8
岑晦之

與世界拉扯的勇氣

Agnes Varda "Vagabond" 小時候生命中很多事情都由母親支配,上補習上興趣班學琴學游水。她是個支配欲很強的人。高中揀科時我對自己的未來還沒有很清楚,於是她就在那個悶熱的下午,拉我在屋邨的茶餐廳坐下。

5
岑晦之

談因果,也談《二月廿九》

Viutv電視劇《二月廿九》我已經忘了自己是否也有過患得患失的時候。那些不敢選擇,怕做下決定就無法改變的時候。認識一個朋友,其實還未好好搞清楚自己想做甚麼。畢業後有點隨意的找了份工作,即使明知道不會做長,卻也一直在這份工作上窩著。

岑晦之

《理大圍城》

恐懼:如果要找一個詞語,去貫穿《理大圍城》的情緒 由17日早上到18日19日凌晨,有許多抹不走的畫面 —— —— 同樣是充滿信心的戰前動員,眾人轟聲應和,不論是決定守著理大,還是到了18日早上要衝出去。

8
岑晦之

《佔領立法會》

今天終於在獨立電影節的加場中,看了這齣《佔領立法會》+《理大圍城》兩部紀錄片,聽說以後還會調整。裡面的shot,猶同用你的目光看著其他手足。光線很現場,沒加太多調飾,許多時跟著腳步變得凌亂的鏡頭。

岑晦之

悼念

當迎著比自己更為柔弱的存在,手腕可以如水一般靈巧。我始終捧著這股小小的火光,不願放下。就好像捧著的是一股微小的靈魂,暖暖的燭光把焦躁撫平。這時,現場有人踏著不安的碎步,擾攘如潮水傳遞。即使雙腳也跟隨著他們的內心走,我仍然讓火光躺在水平的掌心,好像那靈魂因而就不會逝去。

岑晦之

自我行為模式的革命

1. 極權之產生,即來自對權力生產體系本身之不自覺。權力生產權力,變成難以控制的權力交叉巨網。先鋒黨形式的左翼將生產關係視為最大敵人,而忽略權力關係本身的惡,因此跟法西斯殊途而同歸於極權的路。要瓦解世界的惡,就要瓦解權力關係本身。注意,是瓦解,而不是消滅。

岑晦之

薄荷糖 (1999)、壓迫輪迴與溫柔

國家機器與父權體制,總是會不斷複製傷害,把原本心裡未嘗不是沒有溫柔的人,變成壓迫關係的一部份。譬如說,事情會這樣發生:可能是找不到工作,曾經參與工運的男主角金英浩做了一名警察。言談間同事問起,見他支支吾吾,就有意逼迫一番,讓他知道自己要站在那一方。